駕機逃離共產國家的男子 不斷尋求自由

【2023年04月02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ichael Wing撰文/趙孜濟編譯)這個1984年飛越鐵幕逃離共產主義捷克斯洛伐克來到美國的人,2017年他又逃離了藍色的加利福尼亞州,在猶他州沙漠中尋求更加自由的生活方式。他的經歷就像一個最大的政治諷刺。

今天,62歲的伊沃‧茲達爾斯基(Ivo Zdarsky)開玩笑說,如果他不得不再次逃離,無論何種原因,他都會失敗,因為他已無處可逃。

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冷戰期間世界離核災難有多近,但茲達爾斯基知道如果我們最終成為共產主義國家,我們會遭遇什麼。

茲達爾斯基現在住在盧辛(Lucin),一個1990年代被遺棄的鬼城,居民只有他一個。他講述了他逃跑的原因以及過程。「這有點令人沮喪。他們不讓我做我喜歡做的事情。」茲達爾斯基用他明顯帶有口音的英語說。

他舉了一些例子:「自由意志,他們一點也不喜歡,但卻是我最喜歡的。他們甚至不讓你離開。你能想像嗎?一旦你開始尋求自由,就像在飛行中一樣,你就停不下來了。我逃亡不僅僅是由於經濟原因,而是因為他們那個制度製造的一大堆問題。」

伊沃‧茲達爾斯基(Ivo Zdarsky)當年是一名住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工程專業學生。(由伊沃‧茲達爾斯基提供)

在布拉格捷克技術大學(Czech Technical University)飛機工程專業上三年級時,24歲的茲達爾斯基已經是一名自由鬥士了。他四處分發由當時的政治犯、後來的總統瓦茨拉夫‧哈維爾(Václav Havel)撰寫的文學作品。捷克斯洛伐克的共產主義統治者對此極為不滿。茲達爾斯基對飛行的熱愛也受到當局的打壓。極權主義下日益增加的麻煩成為他出逃的動力。

令茲達爾斯基最後下決心出逃的事件發生在一次駕駛超輕型三角翼飛機前往克拉洛韋赫拉德基山區(Královéhradecký)的飛行中。當時他飛入一個禁飛的空域。「我不應該飛進去,但顯然我進入了一個限制領空。他們派了兩架噴氣式戰鬥機追趕我。」他說,「但是他們找不到我,因為他們太快了,而我飛得很慢。」

因為需要燃料,茲達爾斯基降落了。一陣風將他的飛行裝置吹翻,並損壞了它。「警察找到了我。他們把飛機關進了監獄,而不是我。」他說,「捷克版的克格勃」,祕密的國家安全局(STB)「努力想在他身上找到更多罪證」。警察沒收了他的三角翼飛機,但他賄賂了警察,並拿回了他的飛機。但這時,茲達爾斯基已經受夠了。

他決定拋下一切,冒著一切風險,為自由而出逃。「我一直為此做好了準備。我不是專門為此事而製作三角翼飛機,但它很有用。」他說。

伊沃‧茲達爾斯基二十多歲時是前捷克斯洛伐克的工程專業學生。(由伊沃‧茲達爾斯基提供)

他在腦海中制定了逃跑計劃:乘飛機。出逃必須得在晚上,否則武裝警衛肯定會發現他。他說,「我試圖找出逃生的最佳地點。我一個朋友曾經在鐵幕旁邊的雷達上工作。」鐵幕指的是蘇聯時代由鐵絲網、機槍和地雷加固的邊界,旨在將居民留在境內。「他告訴我,雷達有一個盲點。如果你離它很近,它就看不到你。它在一定距離外才能工作。所以我計劃了一條直接路線,儘可能地直接。」

如果能逃出去,那就是它了。他必須考慮每一個細節。茲達爾斯基練習在天黑後用汽車遠光燈、月亮和星星的照明來進行夜間飛行和著陸。他的目的地是維也納,捷克斯洛伐克進入奧地利的西南邊界是他的路線,因此他決定在邊界附近的一塊空地上起飛。

他為三角翼飛機準備了足夠的燃料,可以一直飛到日出,並帶上了第二個指南針,因為他聽說一個不幸的飛行員降落在錯誤地點。「他在夜晚的大霧中迷路了,結果他降落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內。」茲達爾斯基笑著說,儘管這對那位逃亡的捷克人來說肯定不好笑。「他降落在一個禁區,所以他進了監獄,他的飛機在警察博物館裡。」

出逃的夜晚臨近了,茲達爾斯基將他的三角翼飛機轉移到起飛地點。1984年8月4日,一個晴朗而美麗的夏日早晨,凌晨3點左右,茲達爾斯基登上他的飛機,綁上繩索,起飛,前往自由。他沒有回頭路了。

捷克的邊界上當年的鐵幕。(Karl Allen Lugmayer/Shutterstock);插圖:此圖像已經過顏色校正。(Pudelek/CC BY-SA 3.0)

他可以看到維也納在遠處發光。「所以不會迷路。」茲達爾斯基說,「我甚至找出了北斗七星和北極星的位置。但迷路並不是主要問題。最困擾我的是潛在的發動機故障,但最終沒有發生故障。一切都順風順水。」

接近邊境時,他升得很高,這樣即使警衛看到他,他也在機槍射擊範圍之外。然後他讓發動機減速,以便在完全靜默的情況下滑過邊界。「感覺很棒。這是一個美麗的夜晚,沒有空氣湍流。」他說,當他進入奧地利時,他的興奮情緒高漲。「我可以看到那裡的河流在星光下閃閃發光。所以,我知道我現在很安全。好吧,我必須降落在某個地方。」

他已經進入了自由社會,但還沒有走出困境。理想情況下,他應該降落在高速公路或停車場上,但「問題是在晚上看不到電力線」。因此,他用地圖設法將飛機導航到維也納國際機場。該機場的飛機控制塔燈閃爍,他的飛機在塔台上盤旋了兩圈,然後成功降落在波音747巨大機翼下的滑行道上。

塔樓是空的,但茲達爾斯基找到了一個機械師。機師對他不停地大喊大叫,顯然對他的到來感到不安。直到茲達爾斯基開口,並出示他過期的捷克斯洛伐克護照,機師才明白他是什麼人——一位叛逃者!

「他們對我真的很好。」茲達爾斯基說,他立即受到接待捷克難民和美國大使的官員的接見。可能是因為茲達爾斯基的逃跑所帶來的政治信息,名譽也隨之而來。他的故事被全球新聞媒體播出,包括《星期日快報》(the Sunday Express)世界新聞台,其標題是「蝙蝠俠在月球自由衝刺中擊敗紅黨」。「我不認為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但顯然別人覺得這很了不起。」茲達爾斯基說,「每個人都喜歡這個故事,除了共產黨人。」

伊沃‧茲達爾斯基在猶他州盧辛(Lucin)的家中的近照。(由伊沃‧茲達爾斯基提供)

他說,由於捷克的國安局在奧地利尋找他,他的美國庇護申請被加快了。在歐洲待了幾個星期之後,他在舊金山停留了很長時間,最終定居在長灘,在那裡他生活了17年。

茲達爾斯基的捷克鄰居認為他創業的想法很糟糕,所以建議他「找份工作」。但他還是創辦了「Ivo Prop」公司,製作三角翼飛機螺旋槳。他取得了財務上顯著的成功。

加州對茲達爾斯基和他的Ivo Prop公司都很友好。但到了2000年左右,加州開始失去光彩。美國聯邦航空局禁止駕駛雙座三角翼飛機,而尋求刺激的人越來越多地轉向無人機和視頻遊戲而不是飛機。與此同時,茲達爾斯基夢想駕駛一架帶有傾轉旋翼機、能夠垂直起降的飛機,所以他渴望一個「偏僻的地方」的機場。因此,他在猶他州北部買了一個廢棄的機場。以前的一切都成為過去了。

當年飛越鐵幕的英雄登上了他的塞斯納天鷹(Cessna Skyhawk),逃離了洛杉磯。

七年過去了,這位自由意志主義者現在擁有了一切:他巨大的居室,比許多人的整個房子都大,配有一組架子鼓和超大平板電視。他的傾轉旋翼飛機可以飛行,但需要安裝發動機。憲法第二修正案權利(擁槍權)讓他在猶他州沙漠中可以隨時使用他的比利時FS2000和308狙擊步槍,以防止獾破壞家園。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可以自由漫遊——探索猶他州的岩層、古老的印第安洞穴和廢棄的礦山。

茲達爾斯基的新型傾斜螺旋槳飛機的獨特之處在於它能夠垂直起飛。(由伊沃‧茲達爾斯基提供)

當需要購物時,茲達爾斯基飛160英里到最近的城市,駕機需要45分鐘。他的車就停在機場,在購買補給品或雜貨後,再飛回家。

在美國找到了自由,茲達爾斯基現在回饋社會。2019年,在從空中發現一名駕車者被困在家附近的泥濘中後,他再次成為頭條新聞。他用無線電向搜索人員發送消息,搜查人員迅速將駕車者救出。

這位逃離加利福尼亞的人是一個自由主義者。他一直都是。他直到投票日才知道這個詞。他仔細研究了各種政治派別:民主黨,共和黨,自由主義者。「我發現這才符合我的觀念」,他說,「我自己的自由意志主義規則意味著:不促進混亂;不傷害別人;不要拿別人的東西;自由旅行。」

原文:「Man Who Escaped Soviet Bloc in Ultralight Plane Now Lives in an Airplane Hangar in Middle of Nowher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