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驅逐中共外交官 跨黨派議員支持

【大紀元2023年05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耀採訪報導)週一(5月8日),加拿大政府宣布驅逐一名參與恐嚇國會議員及其家人的中共外交官。這一行動得到加拿大跨黨派聯邦議員的支持。

來自自由黨、保守黨、新民主黨和魁人政團四大政黨的國會議員和兩位參議員,在5月10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一致認為中共外交人員恐嚇、威脅加拿大國會議員莊文浩在香港的家人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加拿大應該和盟國一起共同採取行動抵制中共的對外滲透和脅迫;中共的全球執法行動將在世界範圍內加大衝突,使地緣政治更為兩極化。

驅逐中共外交官 跨黨派議員支持

自由黨資深國會議員、國會國防委員會主席John McKay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外交官的所為並非外交官應盡的職責。「當你和『中國外交官』談話時,你是用詞不當。因為這些人與外交官不沾邊……我認為,加拿大不得不認識到,與中國(中共)沒有任何交易可做。中國(中共)希望把世界上其它國家變成自己的附庸國。」

自由黨資深國會議員、國會國防委員會主席John McKay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外交官的所為並非外交官應盡的職責。(方慧/大紀元)

他認為,中共「外交」正在沿著令人深為遺憾的途徑前行,這次遣返只是沿途的一個標記。「我很遺憾這麼說,但還會有其他人。(中共外交)是由戰狼進行的,他們並不真正感興趣『說服』你,他們感興趣的是『嚇倒』你。」

保守黨參議員Leo Housakos以「最邪惡的方式」這個措辭,形容中共被驅逐的外交官之所為。(任僑生/大紀元)

保守黨參議員Leo Housakos以「最邪惡的方式」這個措辭,形容中共被驅逐的外交官之所為。他對大紀元說:「(加拿大)政府花了370天時間來決定(驅逐)這件事,令人難以置信。特魯多先生和政府必須停止在涉及中國的問題上搖擺不定,他們必須採取行動。我們不能繼續讓其(中共)在我們自己的國家和世界範圍內霸凌,不能容忍這種情況。」

Michael MacDonald參議員對大紀元說:「這就是中共的恐嚇、霸凌的方式。」(任僑生/大紀元)

Michael MacDonald參議員對大紀元說:「這就是中共的恐嚇、霸凌的方式。看起來他們派過來做外交官的人很有外交手腕。我認為我們對他們太有耐心了。我們應該非常強烈地推進我們的建議,讓他們知道他們的行為在加拿大是不可接受的。我們是一個民主國家,生活在這個國家的人們可以自由地支持他們想要支持的人,他們在香港或中國大陸的親屬(因此)遭到恐嚇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政府不作為等於給中共開綠燈

5月4日,國會通過了國會加中立法學會副主席、保守黨國會議員Michael Cooper提出的動議,加拿大政府驅逐了中共外交官趙巍。Cooper議員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我們要做的是驅逐北京的外交官,他們不僅參與恐嚇議員,還干涉我們的選舉。(目前)只有一名外交官被驅逐,還有更多的外交官需要離開。自由黨政府尚未關閉在加拿大領土上運作的非法(中共)警察局。這將是兩個應該立即採取的措施。到目前為止,措施還不夠。」

5月4日,國會通過了國會加中立法學會副主席、保守黨國會議員Michael Cooper提出的動議,加拿大政府驅逐了中共外交官趙巍。圖為Michael Cooper議員。(任僑生/大紀元)

他認為,自由當政府對中共的干擾、滲透一直視而不見,使中共政權更加膽大妄為。「自由黨政府的不作為,發出的信息實際上是給北京開了綠燈——讓它干涉我們的選舉,恐嚇現任議員,干涉我們的民主,威脅加拿大華人的安全和保障。」

自由黨議員Judy Sgro表示,中共希望世界上其它國家的觀點和意志屈服於它自己。「正如我以前所說的,『一帶一路』倡議,條條大路通北京,而帶子是係在你的脖子上的。這正是中國(中共)希望與世界其它國家開展關係的方式。」

自由黨議員Judy Sgro表示,中共希望世界上其它國家的觀點和意志屈服於它自己。(任僑生/大紀元)

國會加中委員會副主席、新民主黨國會議員Heather McPherson認為,加拿大政府對加國公民受到恐嚇的反應緩慢。「我希望我們最近看到的莊文浩的事件,意味著我們將作出更快的反應。」

中共全球執法加深衝突 加拿大需與盟國聯手應對中共

以中共宣稱對香港《國安法》進行全球執法為例,McKay表示,與其稱之為法律,不如說是暴徒的操作手冊。他說:「這是非常傲慢的,也是非常無知的。歸根結底,它(中共)不尊重國家的主權,最終不尊重每個國家為自己人民提供安全的職能。因此,我們加拿大已經在一個小的層面上看到了所謂的『(中共)警察局』,這只是除了黑手黨的勒索行為之外的另一做法,這就是國安法的內容。」

外交事務委員會副主席、魁人政團國會議員Stéphane Bergeron告訴大紀元,通過對中共管理香港事態的研究發現,「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外國干涉,對中國人、加拿大華人的干涉可能會在世界各地複製。因此,我們必須與所有志同道合的國家團結起來。我們必須一起工作,以打擊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這些行動。」

外交事務委員會副主席、魁人政團國會議員Stéphane Bergeron告訴大紀元,通過對中共管理香港事態的研究發現,「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外國干涉,對中國人、加拿大華人的干涉可能會在世界各地複製。」(任僑生/大紀元)

他表示,西方世界曾認為加強對華貿易,提高中國人的生活水平,會帶來更多的民主和對人權的更多尊重。「我們意識到,我們錯了……中國人民仍然生活在一個非常嚴酷的獨裁統治之下……中國人是這個政權的第一受害者。這是可悲的,我們沒有能夠通過與這個國家的貿易來改善中國人民的狀況。因此,我們正在從所有這些年發生的事情中吸取教訓。」

Housakos參議員說:「中共必須停止對世界各地民主國家的欺凌。就這麼簡單。他們受益於我們的自由市場,我們向他們開放消費市場,不受限制地進入。現在是我們必須開始提出條件的時候了。我們創造了這個叫做『中共』的怪物,現在是我們結束它的時候了。」

他說:「當我們向那些不尊重我們價值觀的國家開放這些資源時,我們首先貶低了我們應該珍視的價值觀和原則,如自由和民主,我們允許那些獨裁者在我們的財政中利用我們的錢袋,我們實際上是資助了他們的獨裁。」

週二(5月9日),中共報復性驅逐一名加拿大外交官,中加關係進一步惡化。加拿大總理回應說,不會被中共的報復嚇倒。

Housakos認為加拿大政府應該把加拿大外交官撤出北京。「我認為我們應該向這個惡棍發出一個明確的信息,即我們不僅要驅逐你們的外交官,我們還要把我們自己的外交官從北京撤出。我們應該發出這個明確的信息,如果北京不振作起來,開始表現出對國際法治和基本價值觀的尊重,我們將與世界上其它可以與加拿大進行貿易的地方開展貿易。」

加中衝突升級將讓地緣政治更為兩極化

McKay表示,中共正迫使加拿大人進入導致衝突的地緣政治聯盟的格局。「目前中國和台灣之間的衝突更加深入。(中共)與加拿大和台灣之間日益增長的衝突剛剛開始處於更高級的階段。這必然需要我們改變態度,也需要我們的政府機構,從總理開始,改變態度。讓我相當失望的是,最終我們似乎不能達成一個更成熟的關係(中共似乎並不希望如此)。這迫使我們所有人進入了導致衝突的地緣政治聯盟格局。而這是令人遺憾的。」

McKay認為,中共越是試圖恐嚇加拿大政府和人民,加拿大的態度就會越強硬,就越不可能有任何形式的妥協。這將迫使地緣政治重新配置,即(分化為)西方盟國和中國及被其收買的國家,如斯里蘭卡和一些非洲國家,「但他們並不是(中共的)真正盟友」。

加中關係全方位惡化

McKay對加中關係的未來發展不樂觀。他說:「在學術上,我不知道我們如何繼續與中方的科學家、研究人員合作;在經濟上,永遠不可能依賴中國供應商或處於中國買家的地位;在政治上,關係將變得相當緊張——我預計會有更多的外交官以這種或那種方式被驅逐;在軍事上,我認為南中國海和北極地區的緊張局勢將加劇。這些事情將變得相當嚴重。」

Cooper議員說:「中共設立非法的警站,干涉我們的選舉,威脅議員,這是不可容忍的。我們需要作出回應,有力地譴責它,採取行動。坦率地說,從長遠來看,這些努力將使我們與中國脫鉤。」

國會加中委員會副主席、新民主黨國會議員Heather McPherson認為,加拿大政府對加國公民受到恐嚇的反應緩慢。(方慧/大紀元)

McPherson認為,加中關係並不牢固,「部分原因是我們從北京看到的好戰姿態。北京做出的一些決定,包括抓捕兩個麥克爾作為人質,已經將這種關係置於一個困難的境地。所以我認為,很明顯,目前的北京政府對有意義地參與一個民主的世界秩序不太感興趣。」

她認為,加拿大政府有責任站出來支持來自中國弱勢群體的價值觀。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