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遊戲公司副總 放棄事業潤美國

【2023年06月02日訊】(記者楊陽、馬尚恩洛杉磯報導)去年底出國前,他在企業界一直風生水起,做過遊戲公司高管,獲得中國頂級企業高管的賞識,有一般中國人羨慕的履歷和才華,但幾年來,他卻一直在醞釀出國。因為,他已經無法忍受國內那種環境。

南基峰,中國一家知名遊戲公司的副總裁,於去年12月底偕妻子女兒移民美國。他的父親過去也是一省會城市知名公司的老闆,但在生意糾紛中心灰意冷,與妻子在十多年前移民出國。

「在我父母移民出國的時候,我基本上就是一個富家公子。」南基峰說,他從北京一所大學畢業後,先後在北京、上海和廣東發展,每到一處,總能憑藉出色的業務和溝通能力得到賞識、獲得成功,但最後他卻選擇「潤」出中國。

「其實,我老早就想出國了,不過一直沒有合適的契機。」後來,他實在受不了了,但妻子當時還不理解他的心態,他只能繼續等待時機。回顧心路歷程,他透露了自己必須離開的原因。

信仰——異常尷尬的窘境

南基峰一直信仰基督教。2022年,他從廣東搬回北京,見到擔任醫院高管的一位昔日同道好友。他們一起參加一個基督徒的小型聚會,禱告時,這位朋友教他一個所謂「五指禱告法」:一為國家禱告,二為國家領導人禱告,三為周圍的人,四才輪到上帝,最後是自己。

南基峰說:「我覺得這很荒唐,因為《聖經》裡根本沒有這麼寫。」朋友告訴他,南京神學院的標準課程就這麼教的, 那裡所有的神職人員及追隨者都按這套模板做,並且去教別人。

「這個是很恐怖的。」南基峰說,他之前還有些理想主義,想運用自己的影響力、用真誠去改變環境,但自從那次禱告後,他失去了對那塊土地的希望。因為這是官方的要求,不按要求做,就會成為異類,成為被打擊的對象。

「這本質上就是宗教管控,就是它們(共產黨)想控制、無孔不入地控制所有人的行為、思想、甚至信仰。」南基峰說,「如果你是一個敏感的人,在中國你是喘不過來氣的。除非你徹底躺平,生活在深山老林裡,人也不敏感,也不想去奮鬥,什麼也不關心,做個閒雲野鶴,也許還行。」但在中國,能找到這種地方嗎?

南基峰說,這是他不得不離開中國的最主要原因:中共理論至高無上,在這種社會框架下,除了個體不被尊重,人們彼此之間也很難有尊重,法律之下沒有人人平等。

緊繃的精神狀態

南基峰認為,當下每個中國人的精神狀態都處於「臨界點」——在殺人與不殺之間的那個點上隱忍。「這聽起來非常恐怖」,他說,「但如果你進入社會就會發現:你接觸的方方面面都處於高壓之下,每個人都處於非常緊繃的狀態。」

「你看中國的新聞就會驗證這一點,就是有汽車突然就連撞死好多人。」南基峰老早就看到了這一社會現象,因為「個體不被尊重,負能量不斷積聚」,一個人隨時可能崩潰,去報復社會。在點外賣時,也可以看到外賣小哥的焦慮狀態。但這些現象,只有敏感的人才會去思考。

「每個人都很緊張,連幼兒園的家長微信群也都在散布焦慮。」他說,經常看到家長對孩子的吃飯或作息非常擔心。

不只是家長焦慮,幼兒園也向孩子散布焦慮,這令他十分震驚。

「她(女兒)上幼兒園的時候才三歲多,居然有軍訓。」南基峰說,他當時居住在北京,因為私人幼兒園滿員,只好選擇政府收編的私人幼兒園;到了中共所謂國慶節,他說,「學校要求所有家長給孩子買那種軍裝,由他們統一採購。」軍訓不是一次,後面還有第二、第三次。他質疑:為什麼要給那麼小的孩子軍訓?

「九零後」對中國的錯覺

南基峰本人是九零後。父母離開中國時,他選擇留下來。因為在八九六四之後的教科書中,官方課本一直在宣揚改革開放,他也認為中國處於改革開放之中。

「當時我還是想留在中國,因為我覺得挺好的,我從小能看到想看的日本動漫、全世界的動漫,美國的我也能看到,長大後又能玩到自己想玩的遊戲。」雖然有防火牆,但他可以翻牆,隨便看外面的東西。

「所以,那時候沒有那麼明確的認知,我甚至想學好做遊戲技術,改變中國沒有好遊戲的現狀,投身到這個事業裡,是抱有這種理想主義。」他說,對於每份工作,「我一直處心積慮地往上爬,我在每一個任職的公司都爬到了很高的位置。」

但是,南基峰越做越發覺不對勁:人在國內不能有自由的選擇,不能有自主的想法,「中國人的身分證上寫的是居民,不是公民,人們也看不到未來的希望,國內對民主的控制越來越收緊。」

在他想「潤」的時候,同為九零後的妻子還沉浸在他過去的「夢」中。如何才能喚醒妻子?他準備花幾年時間來說服,沒想到,疫情中的一次經歷給妻子上了一課,改變了她的想法。

2022年,妻子想飛回北京,在機場被攔住。健康碼顯示,她去過一些風險地區。「其實幾個月來,她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我去哪她去哪,我去的地方比她還多。」但那道健康碼擋住了她,她無法回家。她當場還看到人們在憤怒地責問:老子要回家,為什麼不讓我回家?!

「那一刻,她意識到,原來自己這麼不被尊重;在自己的國家,原來這麼不自由。」她終於同意離開。

在美國生活幾個月後,南基峰說,他感受到內心的平和,即使身處華人認為不太好的區,他發現周圍的人都很友善,他能感受到,這些美國人都是有規矩、有底線的人,「人們的精神狀態很鬆弛,這是兩邊最大的差異」。

這幾個月,他還改變了抽菸的習慣,發現自己也不再罵髒話。「這種環境是會滋養人的。」南基峰認為這與美國信仰自由的環境有關,「這種環境允許你尋找答案,但是那片土地(中國大陸)不允許你尋找答案……因為中共只允許你研究共產主義,學那玩意兒,人自然就會變得病態」。◇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