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預言家珍妮之二 最意外的總統選舉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在之前的節目中,我們談到了一位二十世紀最著名的占星家特異功能者——珍妮‧迪克遜。她對許多重大事件的準確無誤的預言為她贏得了國際聲譽。包括美國總統在內的各國政治家、社會名流和商界要人都曾積極尋求她的建議,許多外國名人情願放棄白宮的私人宴會而與她約見。

那麼今天,我們就先來說一個珍妮和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之間的故事。

「我還剩多少時間?」

美國憲法規定,總統只能連任兩屆,然而美國第32屆總統羅斯福,卻是美國歷史上唯一被三次選為總統的人,由此就可以看出,人們對他是多麼的愛戴與信任。而就是這位總統,也曾向珍妮尋求幫助。

1944年11月的一個上午,珍妮在她的公寓中接到了一通電話。對方在確認了珍妮的身分之後說:「我是替總統打電話給你。我們聽到很多關於你的事情,總統很樂於同你談一次話。下週四的早上11點鐘後,你有空嗎?」

在會面的當天,珍妮如約出現在了白宮的橢圓形辦公室。羅斯福總統從他的寫字檯上抬起頭來,用強壯的手臂半撐起他的身軀。他的臉上閃過一絲溫暖的笑容,對珍妮說道:「早安,珍妮。謝謝你的來臨。」他把輪椅開到他的寫字台的盡頭,與珍妮握了手。這一握手,珍妮來了感應,她感覺到幾乎整個世界的重量都壓在了羅斯福總統寬闊的雙肩上。

珍妮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來,和羅斯福總統寒暄了幾句天氣,突然,她感覺到對方「一陣孤獨的浪潮向她湧來」。珍妮說:「總統先生,當一個人心中有了疑問時,有時找人開導一下倒是很明智的。」羅斯福總統嘆了口氣,回答說:「人生短暫,活得再長的人也都一樣。我還有多少時間來完成我必須完成的工作呢?」

珍妮要求握一下總統的手,羅斯福總統伸出了他的大手。珍妮感受到了他生命的振動,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於是珍妮拚命想岔開話題,避免回答那個問題。然而羅斯福總統很堅持,他要一個直接了當的回答。珍妮只好極不情願地說:「六個月,或許更少。」

話音一落,房間裡是好長一段時間的沉默。之後,羅斯福總統又和珍妮聊起了世界局勢,從俄羅斯,到中國、歐洲和非洲,說了好久。隨後,羅斯福總統似乎是不甘心,又把話題轉到最初的問題上。他慢吞吞地問珍妮:「你說我還有多少時間來完成我的工作,幾年?」

珍妮溫和地更正道:「不是幾年,總統先生,不能以年來計算,而是以月。不超過六個月。」「哦,那樣長啊?」羅斯福總統低聲地咕噥著,像是自言自語,然後轉過身去,兩眼直盯著天空。珍妮之後回憶說,她能確切地知道羅斯福總統的腦子在想什麼,他在想「急事先辦」。珍妮說,她能感覺到羅斯福總統心中已有了死亡的預感,只是找珍妮來確認這一事實。離別時,羅斯福總統握著珍妮的手,和她道別,說「你來這裡真好。」

轉眼,又過了2個多月,1945年1月中旬,珍妮再次被邀請到白宮會見羅斯福總統。「你帶了你那個水晶球了嗎?」羅斯福總統問,當珍妮把水晶球從包裡拿出來時,她和羅斯福總統相互會心一笑。

「好了,我還有多少時間?」羅斯福總統問道,就像一個沒有耐心的小男孩急著要自己的生日禮物一樣。珍妮把姆指和食指弓起來,在它們之間留下二英寸的空隙,並說道:「這樣多。」

好像接受了終點正在來臨的事實,羅斯總統和藹可親地點點頭,「時間真短啊。」「是的」,珍妮不情願地附和著,「短到了我們不喜歡去想它。」

1945年4月12日,帶著沉重負擔的羅斯福總統由於腦出血而在喬治亞州的溫泉市逝世。從他第一次在辦公室裡接見珍妮算起,他的生命確實沒有超出六個月。

羅斯福總統去世後,副總統哈里‧杜魯門接任成為了美國第33任總統。而珍妮還因為這位總統,差點聲名掃地。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你必須修改你的預言!」

對於很多美國人來說,除了2016年川普(特朗普)總統的競選大逆轉之外,美國歷史上最戲劇性的總統大選,就是杜魯門總統1948年的連任競選了。

當時,杜魯門總統一路被人看衰,眾家民調都顯示他落後對手兩位數,還面臨執政黨內分裂成三派的領導危機。

在整個競選過程中,只有一個人一直堅信杜魯門總統會勝利。對,她就是珍妮。

當她在1948年1月預言杜魯門總統會成功連任時,幾乎沒有人相信她,連她的朋友們都覺得,可憐的珍妮,她的天賦已經不復存在了。

華盛頓一位律師的妻子沃爾特‧馬隆內(Walter Maloney)回憶說,她當時曾請珍妮為她作預言。珍妮請她在內心發一個願。之後,珍妮仔細看著水晶球說:「你發的願不是一個為自己個人的,但你會如願以償,它會實現的。」沃爾特覺得自己成功戲弄了珍妮,大笑著說,她發的願是杜魯門連任總統,而這是幾乎不可能的。然而珍妮卻說,她從水晶球裡看到了杜魯門總統會贏。

珍妮在同一時期還向多人說過這個預言。結果預言在公務人員中很快地傳開了。一些華盛頓名媛們憤怒地從自己集會客人名單上劃掉了珍妮的名字。一個大使館的祕書甚至打電話給珍妮,催促她公開改變這個預言,「因為你用這個預言把自己弄得滑稽可笑。」然而珍妮卻守著自己的預言不變。

幾週以後,珍妮在一個地方電台節目中預言說,競選雙方將會是托馬斯‧杜威和哈里‧杜魯門。她說:「我看到杜威先生從報紙的洪流中消失了,一頂勝利者的桂葉花環降落在杜魯門先生的頭上。」政治評論家雷‧亨爾(Ray Henle)也在他的全國性電台節目中廣播了她的預言。

這一來,辱罵的信件從全國各地潮水般地向珍妮湧來。看起來沒有人相信她,甚至包括她的朋友埃斯特爾‧弗里德利希(Estelle Friedrichs)!如果杜魯門贏得選舉,在白宮工作的埃斯特爾可是最直接的受益者。

選舉前的那個星期六,我們之前提到的律師妻子沃爾特‧馬隆內在杜魯門競選總部當義務員工。就在一兩天前,由於資金短缺,杜魯門總統的政治演說廣播被切斷了。義工們以背水一戰的心態努力募款為總統買廣播時間。

珍妮去捐了款,然後對沃爾特抱怨說,「人人都說我瘋了。我們用撲克牌再試一次,看我是不是仍然得到同樣的感應。」於是,珍妮拿出了那副磨破了的牌,讓沃爾特分牌。珍妮將牌擺開,看著牌幾分鐘沒有說話。最後,她抬起頭說,她沒有看到任何別的結果。杜魯門會贏得大選。

最終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杜魯門真的贏了,很多人眼鏡碎了一地。

「我對你的信任超乎尋常」

說完了美國第32屆和33屆總統,讓我們再來看看珍妮對美國第34屆總統德懷特‧艾森豪(Dwight David Eisenhower)作出的奇特預言。

1952年美國夏季兩黨提名大會前不久,電視節目主持人瑪莎‧饒恩特里(Martha Rountree)在華盛頓的家中舉行了一個盛大的花園聚會,那真是名流雲集,那些有資格上電視露臉的人都被邀請到了。瑪莎要求珍妮帶著水晶球來赴會。

在聚會時,珍妮就開始給議員們做預言了。她對眾議院發言人薩姆‧雷伯恩(Sam Rayburn)說,他會失去眾院發言人的位置,但很快會失而復得。在他73歲生日時,他將得到自己全部生涯中最大的榮譽。後來,薩姆果然失去了他發言人的位置,但兩年後又再度成為發言人。在他73歲生日時,民主黨人為他舉行了一個盛大的「薩姆‧雷伯恩晚宴」,來客超過了大廳的容量,總統授予他一塊榮耀的飾版。生日的第二天,薩姆便打電話給珍妮說:「我對你的信任是超乎尋常的。那個晚宴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榮耀。請繼續你為人們所做的事吧,你的預言在我生活的低潮中總是讓我振作起來。」

而在瑪莎的花園聚會上,珍妮還做出了一個驚人的預言。她表示艾森豪將軍會入主白宮。《外交官雜誌》(Diplomat magazine)編輯霍普‧賴丁斯‧米勒(Hope Ridings Miller)對此事記憶猶新。因為她當時失望極了,囑咐珍妮說,一旦預言有變化,一定要告訴她。結果,大選前兩週,珍妮給她發電報說,艾森豪會以壓倒性的優勢獲勝。而結果也確實如此。

這還不是最神奇的,到了1955年年底,紐約《每日新聞》的一篇報導這麼寫的:當成打的參議員和州長們正在滿懷信心地匆匆作出他們的新年決定——去競選總統時,華盛頓受人喜歡的預言家已經在靜靜地觀察她的水晶球了。如果珍妮‧迪克遜最近的預言能被證實和她過去那些預言一樣令人驚訝的準確的話,那麼,想當總統的人們就可以把自己的競選總統的徽章收拾起來了,因為她的司命之星已經註定,德懷特‧艾森豪將會再次當選。

當然,珍妮又言中了,不過最有意思的是,珍妮在預言艾森豪總統連任時,艾森豪本人甚至都沒有決定是否要再次競選總統呢。看來,珍妮真是提前看到了天意呀。

「英國絕不會使我丟臉」

說了這麼多美國總統的故事,我們再來說說英國首相丘吉爾與珍妮的相遇。

1945年早春時節,溫斯頓‧邱吉爾到美國首都華盛頓訪問。哈利法克斯勳爵(Lord Halifax)及其夫人邀請了珍妮去參加一個歡迎丘吉爾的聚會。

身處美國的珍妮對英國的政局一無所知,然而,當她和丘吉爾首相握手時,感受到了特別的信息。她誠懇地說:「首相先生,請不要過早進行選舉,否則你會落選的。」

這位英國政界元老掉過頭來盯著這位魯莽的年青女士,她清亮的淡褐色眼睛也正在回盯著他。過了一會兒,他咕噥著說道:「英國決不會使我丟臉。」

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一樣,珍妮繼續說道:「暫時落選不要緊,過幾年,英國的大權會再度落在您的手裡。」

結果如何呢?邱吉爾仍然在當年6月進行了選舉,結果工黨控制了議院,邱吉爾被阿特利(Attlee)首相所取代。六年後保守黨再次獲勝,邱吉爾再次榮登首相寶座,直到1955年他自願隱退。

1962年,珍妮為這位偉大的政治家作了另一個預言。她表示丘吉爾將於1964年年底逝世。她所預言的日期比實際的日子只差了26天。

珍妮的這些預言很多是在公眾場合公開做出的,廣為人知,所以可信度是極高的。大家聽她的故事,可能也發現了,她留下的預言相當特別,與古今中外的大多數預言有很大的差別。

很多預言,由於天機不可洩漏,常常是措辭含糊,想方設法地遮遮掩掩。然而,珍妮卻一直認為,她的預言能力是上帝賦予她的責任,因此她儘量說得清楚,很多細節都描繪得很清楚,不存在對預言的第二種解讀。更難能可貴的是,珍妮還會將自己獲得預言的不同方式和細節交代清楚,甚至指出哪些預言是不可改變的,哪些又是有機會改變的。

而珍妮也曾經對遠在東方的中國做出過預言,認為那裡在變成紅色政權之後,將出現改變人類命運的大事件,是什麼呢?我們下次再細說。

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期見。

參考資料:
魯斯‧蒙哥馬利《預言的禮物:非凡的珍妮‧迪克遜》
珍妮‧迪克遜《我的人生和預言》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Ganjingworld频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梅#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