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預言家珍妮之一 肯尼迪家族的「詛咒」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今天我們來聊一聊這個世界上最命運多舛的家族——肯尼迪家族。這個家族在老約瑟夫‧肯尼迪(Joseph Patrick “Joe” Kennedy, Sr)手中發家致富,積累了鉅額財富,並在老約瑟夫兒子一輩開始在美國政壇叱吒風雲,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老約瑟夫的四個兒子,只要是當選總統,或者是有意競選總統,都會遭遇不測。而且這個家族的成員,甚至與他們沾染關係的人都是厄運連連。難怪坊間傳說,只要是肯尼迪家族的人,就不要奢望能在暮年平靜地躺在床上離開人世。這真是一個被「詛咒」了的家族嗎?

約翰·肯尼迪遇難——天意難違

說起肯尼迪家族的人,全球知名度最高的人,莫過於老約瑟夫的二兒子約翰‧肯尼迪,他是美國第35屆總統,在位時威望頗高,極有希望連任下一屆總統,然而1963年11月22日在德州達拉斯(Dallas,Texas)的一陣槍聲,讓一切夢想化為烏有……

不過,我們的故事卻要從約翰‧肯尼迪遇刺的11年前說起。

在一個下著毛毛雨的清晨,美國二十世紀「最著名的占星家和特異功能者」珍妮‧迪克遜(Jeane L.Dixon)女士走進首都華盛頓的聖·馬太大教堂去作早禱。這些天,她的內心總是湧動著一種難以言表的情感,她感到似乎有一件大事要發生,而她自己將要捲入其中,是什麼呢,她並不清楚,於是她來教堂期待神的指引。

當她站在聖母瑪麗亞的雕像前時,異象出現了。美國白宮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中顯現出來,而在白宮的上空出現了一個數字「1960」。突然,一團不詳的烏雲出現了,慢慢地遮蓋住了這個數字,並落在了白宮上方。這時,珍妮仔細觀察,看到一個身材高大,藍眼睛棕色頭髮的年輕人,他靜靜地站在白宮大門前。一個不知道來自何方的聲音告訴珍妮:這是一位民主黨人,將在1960年當總統,並會在任期被刺殺。

隨後,這個影像就越來越淡,似乎穿透了牆壁,消失在遠方。然而她卻一直留存在珍妮的心理。1960年,約翰‧肯尼迪當選了美國總統,珍妮知道,就是他了,他和自己看到的年輕人一模一樣。

1963年11月初,約翰‧肯尼迪的好友凱‧哈利(Kay Halle)家來了一位不速之客。她神情焦急,一進凱的家門,就急切地說:「總統剛作出決定,要去南方某個地方。我知道你和肯尼迪總統一家來往甚密,請你傳個話叫他別作這次旅行。」凱還沒反應過味來,來客就自顧自地繼續說道:「很久以來,便有一團烏雲罩在白宮上空。那團烏雲越聚越大,現在正開始朝下壓。這意味著大禍即將臨頭,他離開白宮會遭暗算的。」

這也太玄乎了吧,說出去會被當作精神失常的,凱心中不信,嘴裡淡淡地敷衍道:「假如這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那麼我們再怎麼努力都於事無補,對吧?」誰知,那位來客卻不放棄,勸她說:「有時,哪怕是再小的契機,只要來得及時就可能扭轉局面,化險為夷,你必須警告他!」在來客的一再請求下,凱答應盡力而為,可是當這位客人一出門,她轉身就把這件事丟在了腦後。

直到11月22日,正在華盛頓一家餐廳和朋友聚餐的凱突然被侍者叫到電話機旁,一個沉重地聲音告訴她:總統遭到槍擊。凱大驚失色,同時想起了那位不速之客的叮囑,她喃喃道:珍妮言中了。是的,那位不速之客正是珍妮‧迪克遜。

凱的心中想必一直很懊悔,如果聽從珍妮的建議,或許約翰‧肯尼迪就不會死,歷史就會改寫。可是,珍妮卻不是這麼想。她在後來回憶起這件事時說,「現在我意識到,我當時的努力是毫無意義的,因為他的死是以(神的)啟示的形式顯現給我的,而啟示所顯現的命運是絕對不能改變的。」

死裡逃生的愛德華‧肯尼迪

然而,就在約翰‧肯尼迪遇害之後不到三個月,珍妮又有了不詳的感覺。她對凱‧哈利、前最高法院執行祕書埃莉諾‧邦加德納(Eleanor Bumgardner)和著名專欄女作家露絲‧蒙哥馬利(Ruth Montgomery)說,「肯尼迪家族的悲劇還沒有結束。我看到另一個悲劇很快要發生,那是針對他們家中的另一位男性成員的。」這次是誰,真的會發生嗎?大家心中畫著問號。

1964年,曾經為多位總統效力的政府官員沃爾特‧斯托克因麻痹症臥床不起。6月19日,他的太太瑪麗打電話給珍妮,提到醫生已經對沃爾特束手無策了。她說如果丈夫去世要把他葬在阿靈頓儘可能靠近肯尼迪總統的地方,因為沃爾特太熱愛這位總統了。

聽到這裡,珍妮嘆了口氣說:「瑪麗,肯尼迪家族的悲劇還沒有了結,我看見另一個悲劇幾乎馬上就要到來」。「是總統父親嗎?」瑪麗想著中風癱瘓的老約瑟夫。「不,不是」,珍妮接著說,「這回是年輕的參議員。瑪麗,如果你真是很熱愛肯尼迪家族的話,請你去告誡他們,在以後的兩週內,愛德華必須絕對遠離私人飛機。否則,將要發生非常非常嚴重的事情。」

誰知第二天早上,噩耗就已經傳來。瑪麗‧斯托克看到報紙頭條寫著:參議員愛德華‧肯尼迪在一架包租的飛機墜毀時身受重傷。她發瘋似衝到電話前,給珍妮打電話:「珍妮,真的出事了!就像以往一樣,你的預感是對的。」然而,珍妮靜靜地聽著,只說了一句:「那不是預感,是上帝讓我看到的。」

那麼在肯尼迪家族的悲劇中,有沒有本可以改變的事例呢?珍妮說,有,羅伯特‧肯尼迪本可以逃過一劫。

羅伯特‧肯尼迪──本可避免的災難

羅伯特‧肯尼迪是約翰‧肯尼迪總統的弟弟,愛德華‧肯尼迪的哥哥。1968年6月初,羅伯特剛剛贏得了加州民主黨總統預選的勝利,就於6月5日早晨在洛杉磯一家旅館內遭到槍擊而死亡。而在這之前,珍妮就預知了要發生的事,並多次試圖阻止這個悲劇發生。

在距離慘案發生前的8個月零23天時,珍妮找到了好友、《太平洋戰爭日記》一書的作者詹姆斯‧法赫(James Fahey),他同時也是羅伯特‧肯尼迪的密友。珍妮希望詹姆斯能安排她和羅伯特‧肯尼迪見上一面,珍妮急切地說:「我有一本我親自簽名的我的書送給他。當你給他書時,請告訴他,我必須見他,和他談一件最重大的事情……我希望他能理解。」

然而,當詹姆斯見到羅伯特‧肯尼迪之後,告訴了珍妮的請求,羅伯特卻做出了奇怪的舉動。詹姆斯回憶說,羅伯特轉過身去,然後停下來,他的頭慢慢低下去,眼睛一直盯住他前面的地板。然後就是漫長而尷尬的沉默。最後,詹姆斯打破屋子裡死一樣的寂靜,客氣地告辭。

1967年底,詹姆斯還給羅伯特‧肯尼迪寫了一封信,希望他和珍妮見面,非正式會面也可以,可是這封信石沉大海。

到了1968年3月4日,詹姆斯和羅伯特‧肯尼迪又有了一次見面機會。詹姆斯給了他一個從波士頓順便買來的聖‧帕特里克(St. Patrick)小飾版,它的一面是聖‧帕特里克,另一面是一首三行詩。羅伯特‧肯尼迪讀著那首詩:

「在魔王知道你死亡之前半小時希望你已進天堂。」

詹姆斯回憶說,當羅伯特‧肯尼迪的眼睛看著那些單詞時,他的手顫抖著。他和上次得知珍妮要見他一樣,只是死死盯著不說話。好一段時間後,羅伯特‧肯尼迪抬起頭,眼睛裡顯出悲哀和憂鬱,似乎他已知道了什麼。那次見面一週後,詹姆斯又見到他。但這回他正在電視上宣布他競選總統的決定。

對於羅伯特‧肯尼迪競選總統,珍妮早就知道他不會成功,甚至還有更壞的結果。

1968年1月,在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海灘(Miami Beach)召開了一個由「肯塔基炸雞」行業的股東們和特許代表們參加的會議。珍妮也去了。有人問她:「羅伯特‧肯尼迪會成為美國總統嗎?」珍妮毫不猶豫地說,「不,他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總統。」當晚有十多個與會者去了珍妮的住處,弗蘭克‧卡拉漢(Frank Callahan)問她:「你能肯定羅伯特‧肯尼迪永遠作不成總統嗎?」「是的,卡拉漢先生。他將在今年6月於加利福尼亞被暗殺。」珍妮回答道。

她之後也在多個場合公開預言了羅伯特‧肯尼迪之死。

到了1968年5月28日,在洛杉磯「大使旅館」的大舞廳裡,珍妮在會議上講話後請聽眾提問題。又有人問羅伯特是否將成為美國總統,「不,他不會。他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總統」,珍妮平靜地回答,「因為就在這個旅館內將有一個慘案發生」。會後,珍妮又對退伍軍人組織美國軍團的官員喬治‧梅恩斯和佛州副州長的岳母瓊‧賴特(June Wright)女士重複了這一預言。瓊試圖聯繫當時也住在「大使旅館」的羅斯‧肯尼迪,她是羅伯特‧肯尼迪的母親。然而,儘管瓊打了三次電話並留言,直到羅伯特‧肯尼迪被暗殺,羅絲‧肯尼迪也沒有注意過電話裡有留言……

當他們一行人從廚房過道走出舞廳時,珍妮突然間感覺到了死亡……它到處瀰漫,以一切黑暗邪惡的東西充滿了過道。絕對的黑暗包圍了她,恐怖的暗流從四方向她靠近。她向後退縮,看上去一定像是被擊傷了,因為喬治‧梅恩斯喊了起來:「出什麼事啦,珍妮?出了什麼事?」他的聲音把珍妮帶回到現實中來。「羅伯特‧肯尼迪……這就是他要被槍殺的地方,喬治!我看到他倒在地板上,渾身是血……」

對於羅伯特‧肯尼迪之死,珍妮認為結果是有可能改變的,因為這是人計劃了這次謀殺,而不是神。珍妮說,是羅伯特‧肯尼迪選擇了去死。

肯尼迪的詛咒

為什麼肯尼迪家族厄運纏身?坊間流傳著三個不同版本的說法,

一種說法是,老約瑟夫‧肯尼迪在1937年到1940年間當美國駐英大使時,曾拒絕為500名將被送進納粹死亡集中營的猶太人派發赴美簽證。1940年他回到美國後,「肯尼迪家族的詛咒」開始了。

第二種說法是,1937年,老肯尼迪在乘船回美國的途中,同船有一位從納粹魔掌逃出來的猶太牧師。肯尼迪向船長抱怨,要求船長禁止猶太牧師等人在船上祈禱,結果那位猶太牧師給肯尼迪家族的所有男人下了一個詛咒:他們將遭遇悲慘的命運。

而在《肯尼迪詛咒》一書中,還提到了第三種說法:這個家族祖輩以不義之財發家,外加濫用權力而受到神的懲罰。

無論哪一種說法,似乎都是在告訴人們,世間的一切都是因果的展現,表面上可以有各種原因以及人為因素,然而本質上卻是天意。或許也正因為如此,才有人能穿透迷霧,看到事情的最終結果,比如本期節目中介紹的珍妮‧迪克遜。

其實,珍妮本人就是一個傳奇,圍繞她所發生的故事,其神祕與奇特程度不亞於肯尼迪家族之謎。「正見網」在系列文章《從一位著名女預言家看預言的真實性》中介紹了很多珍妮有趣且令人驚歎的故事。在後面的節目中,我們將為大家介紹美國歷史上除2016年總統大選之外,最具戲劇性的一場總統選舉,而珍妮在其中又發揮了怎樣的作用呢?

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期見。

參考資料:
魯斯‧蒙哥馬利《預言的禮物:非凡的珍妮‧迪克遜》
珍妮‧迪克遜《我的人生和預言》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Ganjingworld频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梅#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