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大陸創業者:中共作惡太多 有志者無出路

【2023年06月23日訊】(記者楊陽、馬尚恩報導)近幾年來美的很多中國人都說,他們在國內已「山窮水盡」。有人歸因於運氣不佳或能力不濟,但來自南京的翟江濤說:大陸有志向的年輕人沒有出路,不是個人原因,而是那個社會病了。

來美前,無論就個人素質還是對中國社會的認知而言,翟江濤都超過很多同齡人,但他在國內卻感到越來越艱難,還有一種精神上的恐懼。

從國企到個人創業

2000年後,翟江濤成為他村裡第一個上大學的。他主修計算機專業,很快學會翻牆,看到了被中共防火牆屏蔽的六四學運、法輪功等真相。

大學畢業後,翟江濤進入國企工作。「那時候我的抱負很大,想有一番作為。」他說,自己努力工作,卻升遷無望,於是選擇跳槽。儘管他對每份工作都盡心盡力,但結果依舊,在扣除房租後,每月收入僅可應付溫飽。

為了過上理想的生活,他開始創業。2016年前後,他在南京開餐館。每天起早貪黑工作16小時,但收入除去各種費用後所剩無幾。為何賺不到錢呢?

「首先,經常有城管三天兩頭來檢查,還有衛生檢查,查你有沒有健康證。他們會來一幫人。」翟江濤說,這些人來了後一般都不會空手離開,「看到什麼吃的,拿著就走,從來不付錢」。應付這些人讓他傷透腦筋。

每逢年節,他感受到的壓力就更大:店主們要給那些檢查員送禮。他開始時不知道,經隔壁的店主點撥後才明白。那些代店主送禮的人,把寫上店主名字的禮物送到那些官員家裡,官員看到後,下一年就不會找你麻煩。

這還不算完,翟江濤說,派出所的警察每個月還會來用餐,吃完飯也不付錢,讓店主記帳。除極少數的人會付錢外,那些不付錢的,他也不敢去討帳。

看到餐館難以維持,翟江濤轉而在南京繁華地段的新華書店二樓,和朋友一起創辦了一家鋼琴培訓中心。透過進修,他拿到了鋼琴調律師證書;苦心經營後,生意漸有起色。但不久後發生的一件事,讓他的事業再次夭折。

兩次遭中共警察警告

因為善於翻牆,翟江濤在網上經常教人翻牆。2017年,他看到推特上聲援被關押民主人士王炳章的倡議,一衝動,把倡議貼到一個微信群裡,結果,幾小時後他開始受到當局恐嚇。

雖然經常翻牆,但翟江濤本人的言論一直無出格之處,不知共產黨「鐵拳」的滋味。不久,一陌生人打來電話,讓他去派出所。他以為遇到騙子,但對方說:「你不來,後果自負。」他就趕到了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他先被沒收了手機,被檢查了朋友圈。警察已把他的親屬關係調查得一清二楚。三個調查者一臉橫肉,翟江濤說:「我覺得他們是在道上混的,感覺不是正兒八經的派出所民警。」對方恐嚇他:「你還有父母,還有弟弟,你這樣做會害了他們!」他感到陣陣的恐懼襲來,在寫了保證書後,他得以離開。

又過了一段時間,警察再次打電話來,問他是不是經常教別人翻牆,隨後警告他:「如果你還這樣,我們會對你採取非常嚴厲的措施!」

隨後,他發現培訓中心的門口出現異樣:幾個莫名其妙的人經常「矗」在他店門口,瞄著他們。一位受訓孩子的家長告訴他,其中一人攔住她,要她換個地方,以後別來了。翟江濤感到在國內待不下去了。

翟江濤的太太在南京一所大學留校工作,屬於編外人員,一直想要進入編制。一次,學校的一位領導暗示她:要入編制,就要接受「潛規則」。太太對他說,如果在學校混下去,可能清白就保不住了。她也想離開中國。

在國內 最怕孩子有體檢

最初翻牆時,翟江濤上的是明慧網,看到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導。因為太超過他的道德認知,他不願意相信。但隨著越來越多案例出現,尤其是武漢的大學生幾十上百地離奇失蹤,他不得不相信血淋淋的現實。

「我以前捐過一次血,了解那件事後,我再也不敢獻血了。」他擔心自己萬一和哪位高官父母配型成功,就可能「碰巧」遇到車禍。他看到武漢一大學生遇車禍的報導,當天,其器官移植給了五個人。

「有這麼巧合的事嗎?」翟江濤說,想一想都令人毛骨悚然。他因此拒絕學校給孩子做任何血液化驗。他告訴身邊一些朋友不要去驗血,但很多人和他當初一樣,不願意相信。

翟江濤說,上中學時因為被中共洗腦,他每次參加升血旗儀式,聽著中共國歌會激動地流淚;但現在,他卻感到非常厭惡。

他認為,中國民眾要想獲得尊嚴和安全,中共必須下台,「它(中共)就像一隻寄生蟲,寄生在中華民族的血液裡,把中國人變成奴隸、變成宿主、變成它的提款機」。

翟江濤勸告中國人不要加入共產黨的任何組織;已加入的,要想辦法抽身;不然一旦清算中共那一天來到,就會成為過街老鼠、發洩憤怒的對象。因為共產黨幹的壞事太多,一旦真相大白於天下,誰能阻止人們的怒火?◇#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