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人知的故事:面對氣候變暖 減碳還是種樹

【大紀元2023年07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這個國家正在經歷創紀錄的熱浪,這提醒人們『氣候變化』如何迅速影響人類生活——從危及戶外工人到引發沿海社區的生存問題。」這是《國會山報》(The Hill)7月19日的一篇報導中的一句話。在這個炎熱的夏天裡,類似這樣的對氣溫和氣候的描述幾乎每天都可以在很多媒體上看到。

「有關夏季熱浪的新聞報導經常把有利於人類繁榮的現代氣候進行歪曲陳述,以散布災難性的『全球變暖』的虛假敘述。」這是一位環境和氣候專家在7月14日發表的一篇文章中的一句話,這篇文章告訴了人們在最近1.2萬年的地球地質史中關於氣候變化的不為人知的故事。

左派和環境倡導者們長期以來推動「減碳」,也稱「減排」,即減少「溫室氣體」如二氧化碳的排放,包括通過減少石油等化石燃料的使用,以圖阻止「全球變暖」和「氣候變化」,他們說,否則的話,地球溫度上升會威脅人類生存。

保守派共和黨人和一些環境與氣候科學家們則認為左派對「全球變暖」的擔心是杞人憂天,並有企圖藉此破壞美國經濟的陰謀。面對熱浪襲擊,共和黨人認為種樹是一個很好的應對辦法。

主要共和黨總統參選人被批評不重視氣候問題

《國會山報》7月18日的一篇報導指責11位主要的2024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中沒有一個人關心氣候問題,甚至在他們的競選網站上都沒有關於應對氣候問題的文字段落。

只有生物技術企業家維韋克‧拉馬斯瓦米(Vivek Ramaswamy)在他的經濟計劃中提到了「氣候」一詞:他的其中一項經濟綱領是「拋棄『氣候邪教』並釋放核能」。

該報導說,大多數共和黨候選人都沒有提出要控制二氧化碳排放的措施,相反,他們更重視石油和天然氣鑽探開採。

作為共和黨提名人領跑者的前總統川普也是否定「全球變暖」及其威脅的領軍人物。

川普在任期間讓美國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根據該協定,簽署國都要承諾降低碳排放量。川普曾經直言批評《巴黎氣候協定》是要摧毀美國經濟的陰謀和騙術。(拜登上任後在2021年又重新加入了該協定。)

川普發誓要積極擴大美國國內的化石燃料生產,並「確保美國不再受到外國能源供應商的擺布」。

共和黨候選人民調排名第二的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在2021年的一次講話中表示,「氣候變化」是左派的優先事項,他說:「我們不會做任何左派的東西。」

拉馬斯瓦米在共和黨初選民調中排名靠後,《國會山報》表示,拉馬斯瓦米的全國形象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他反對「環境、社會和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ESG)的基礎上的。ESG是指在投資和金融決策中需要權衡環境和氣候問題的做法,這種做法已經引起包括德桑蒂斯在內的共和黨人的越來越多的反對。

拉馬斯瓦米稱讚化石燃料是「人類繁榮的必要條件」,同時他也是核能的支持者。

共和黨建議種樹 用樹木吸收二氧化碳

美聯社7月18日的一篇報導提到,眾議院議長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上個月參觀了俄亥俄州東北部的一個天然氣鑽探現場,以推動眾議院共和黨人大幅增加國內化石燃料能源產量的計劃。

當時,加拿大山火的煙霧瀰漫在空氣中,麥卡錫被問及氣候變化和森林火災的問題時,他的回答是:種一萬億棵樹。

麥卡錫說:「我們需要更好地管理我們的森林,這樣我們的環境才能變得更加美好。」

他還說:「讓我們用美國天然氣取代俄羅斯天然氣,讓我們不僅擁有一個更清潔的世界,而且讓我們擁有一個更安全的世界。」

在歐洲大陸最大的能源供應國之一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拜登政府也增加了美國對歐洲的液化天然氣出口。這位民主黨籍的總統也不得不表示,煤炭、石油和天然氣將成為未來幾年美國能源供應的一部分。

麥卡錫的種樹倡議源自2019年的一項研究,該研究表明,植樹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可能是應對「氣候變化」的最有效方法之一。包括前總統川普在內的共和黨人接受了這個想法。

但是環境活動家們強烈反對種樹活動,他們認為這會分散人們對減少化石燃料排放的注意力。此外,種一萬億棵樹需要大量的空間——大約相當於美國本土大陸的大小。而在「氣候變暖」的世界中,更多的樹木可能成為更多的燃料,從而增加野火的風險。

不過,在眾議員布魯斯‧韋斯特曼(Bruce Westerman)的領導和推動下,麥卡錫和其他共和黨議員已在支持一項激勵美國種植木材林的法案,作為他們倡議在全球種植一萬億棵樹的努力的一部分。韋斯特曼表示,他預計今年將提出這項提案。

針對民主黨人和左派要求的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措施,共和黨人認為種樹是正確的選項,種樹既對美國的木材行業是友好的,樹也能夠吸收人類活動排放出的大量的二氧化碳。

環境和氣候專家:溫暖氣候令生命繁榮,氣候變冷讓社會動盪

總部位於美國弗吉尼亞州阿靈頓的非營利研究組織「二氧化碳聯盟」(CO2 Coalition)的研究員維賈伊‧賈亞拉吉(Vijay Jayaraj)7月14日在該組織網站上發表文章(《Untold Story of Climate’s Holocene Gift to Humanity》)介紹近1.2萬年以來,溫暖氣候給地球和人類帶來繁榮,而氣候變冷則讓社會動盪的「不為人知的故事」。

賈亞拉吉擁有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環境科學碩士學位,現在居住在印度。

「二氧化碳聯盟」致力於讓政治領袖、政策制定者和公眾更多地了解二氧化碳對人類生活和經濟的重要貢獻,並對「氣候變化」運動以及強制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後果進行知情和冷靜的討論。

賈亞拉吉在他的文章中提到,地球過去大約11,700年的地質時代被稱為「全新世」(Holocene),也稱為「人類時代」,這是一個溫暖的時期,極大地促進了地球上生命的多樣性和適應性,以及人類的發展和維持,而其中的一段小冰河期則對人類文明的維持產生了嚴重威脅。

文章中介紹說,從大約7.5萬年到10萬年前開始,北美和歐洲都處於冰川期,到了近1.2萬年時,全新世開始了,隨著冰雪融化,植物和動物擴大了它們的地理範圍,地球整體有了生物多樣性。

「這一時期見證了美索不達米亞、埃及、印度河谷和中國等古代文明的興起,他們都為人類文化和人口的進步做出了貢獻。一世紀末時地球上的人口只有1.7億,大約是2023年美國人口的一半。如今,世界人口已超過80億。」該文章說。

賈亞拉吉表示,儘管今天的許多公眾相信「氣候變暖」是危險的,但是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在全新世的小冰河時期才是對人類生存的真正威脅。

文章說:「在16世紀和17世紀的歐洲,小冰河時期對農業造成了嚴重破壞。極端寒冷、生長季節縮短和農作物歉收帶來了廣泛的糧食短缺、經濟動盪和社會困難。這些困難時期凸顯了(溫暖)氣候穩定對於維持人類文明的重要性。」

賈亞拉吉認為,小冰河時代的教訓在今天仍然具有現實意義,他希望那些詛咒「氣候變暖」的政策制定者們「不要貶低具有拯救生命作用的溫暖氣候,而是應該利用好當今友好的氣候,重點關注農業和工業的合理發展,包括適當利用化石燃料和核能」。

他也希望現在的學校教育不要「被『全球變暖恐嚇』這種偽科學所腐蝕」。

或許,人們該問的第一個問題是,二氧化碳帶來的溫室效應究竟有嚴重?氣候對二氧化碳水平的改變到底有多敏感?歸根結底,氣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系統,不像一些基礎科學是沒有異議的。第二,真正的環境問題到底是什麼?「減碳」的綠色能源等措施真的環保嗎?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