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慧:羅剎海市白描

【2023年08月02日訊】

美麗國向東兩萬六千里

棄精華取糟粕三寸舌亂華夏

只為那有一條一丘貉

河水流過狗苟

狗苟營當家的叉杆兒喚作中共

十里花有渾名

它兩耳傍肩三孔鼻

未曾開言先轉腚

每一日蹲窩裡把蛋來扯

中共魔多半輩兒以為自己很神氣

那中共明知道它是吃人的

那百姓不知道他是神子弟

勾欄從來扮高雅

自古惡魔貼畫皮

 

打西邊來了一個小伙兒叫馬克思

美豐姿少倜儻華夏的子弟

只為它嘉興泛舟搏風打浪

龍游險灘淪為惡地

它恨那美麗國裡民主好

中共愛聽那黨是媽的曲

三更的毛鷄打鳴當圭臬

半扇門楣上婊三代

它紅描翅那個黑畫皮繡鷄金鑲蹄

可是那從來邪祟兒生來就邪

不管咋樣說呀那也是個惡東西

那中共明知道它是吃人的

那百姓哪知自己是神子弟

豈有廟居魔鬼

哪來邪說作主義

 

它紅描翅那個黑畫皮繡鷄金鑲蹄

可是那從來邪祟兒生來就邪

不管咋樣說呀那也是個惡東西

 

愛巳無心不知好歹

百樣騙還有千樣的壞

丟子失女哪來的好

毐過黃蜂尾上針

西邊的歐是撒旦

生兒馬恩列斯坦

它言說馬戶驢又鳥鷄

到底那馬戶是驢還是驢是又鳥鷄

那驢是鷄那個鷄是驢那鷄是驢那個驢是鷄

那無神有神

是我們人類本的問題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