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平等抗爭 加州平權聯盟年會聚焦地方教育

【2023年08月15日訊】(記者李梅橙縣報導)上週六(12日),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CFER)在聖地亞哥大學諾斯中心(Knauss Center)舉辦第二屆年會,將教育專家、領導人與活躍在「文化戰爭」前線的活動家及家長們聯絡在一起,集思廣益,以期真正提升加州的公共教育水平。

2023年8月12日,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CFER)召開第二屆年會,(左至右)CFER主席徐佶翮(Frank Xu)、CFER聯合創始人兼祕書長康羅伊(Saga Conroy)、加州政策研究中心研究經理謝里丹·斯旺森(Sheridan Swanson)、副總裁蘭斯·克里斯滕森(Lance Christensen)與該中心顧問兼橙縣教委會主席瑪麗·巴克(Mari Barke)合影。(李梅/大紀元)
2023年8月12日,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CFER)召開第二屆年會,與會者向演講者提問。(李梅/大紀元)
2023年8月12日,「父母捍衛教育」(Parent Defending Education)總裁兼創始人妮可·妮利(Nicole Neily)、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CFER)執行副總裁、聖地亞哥大學法學教授蓋爾·赫里奧特(Gail Heriot,右)等在CFER第二屆年會上。(李梅/大紀元)
2023年8月12日,橙縣教委會主席兼加州政策中心(California Policy Center)顧問瑪麗·巴克(Mari Barke)在加州平等權益聯盟第二屆年會上演講。(李梅/大紀元)

年會吸引更多地方團體和社區成員

CFER主席徐佶翮(Frank Xu)說:「這次參加年會的人數更多,大家都很關心美國的教育,對CFER的期望很高,願意來此分享各自的經驗和體會。」CFER與一些知名組織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係,包括太平洋法律基金會(Pacific Legal Foundation)、「父母捍衛教育」(Parent Defending Education)、加州政策中心(California Policy Center)和「遺產行動」(Heritage Action)等。

徐佶翮表示,上屆會議側重理論探討,這此的演講人有實戰經驗,也更接地氣,如打贏高院哈佛案的學生公平招生組織(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SFFA)主席愛德華·布魯姆(Edward Blum)律師,及學區董事會委員、父母權利團體領袖及家長等。

2023年8月12日,學生公平招生組織(SFFA)主席愛德華·布魯姆 (Edward Blum,右一)律師在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CFER)第二屆年會上。(李梅/大紀元)
2023年8月12日,學生公平招生組織(SFFA)主席愛德華·布魯姆 (Edward Blum)律師在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CFER)第二屆年會上。(李梅/大紀元)

過去一年,CFER得到了民間團體的持續支持,包括加州家庭委員會(California Family Council)、「保護我們的孩子」(Protect Our Kids)和「家長的反抗」(Parent Revolt)等,還有飛達教育(IvyMax Academy)、金橙公益基金會(TOCF)、聖地亞哥亞裔美國人平等組織、硅谷華人協會基金會等華裔組織。

CFER最近在關注蒂梅丘拉谷聯合學區(Temecula Valley Unified School District)和奇諾谷聯合學區(Chino Valley Unified School District)有關家長必須了解孩子跨性別的決策。「我們希望大家了解美國教育的整體形勢和地方現狀、關注所在地區的情況並付諸行動。」徐佶翮說,「CFER不一定具體深入到每件事,但我們會幫助擴大影響。」

2023年8月12日,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CFER)召開第二屆年會,(左至右)雷蒙娜聯合學區(Ramona Unified School District)董事會副主席羅傑·多姆(Rodger Dohm)、湖濱聯合學區(Lakeside Union School District)董事會受託人安德魯·海耶斯(Andrew Hayes)、蒂梅丘拉谷聯合學區(Temecula Valley Unified School District)董事會受託人珍·威爾斯瑪(Jen Wiersma)與丘拉維斯塔小學學區(Chula Vista Elementary School Distric)董事會受託人迪莉婭·多明奎茲-塞萬提斯(Delia Dominguez-Cervantes)合影。(李梅/大紀元)

CFER爭取平等的抗爭

CFER的成立緣起於反對第16號公投案。該組織執行副總裁、聖地亞哥大學法學教授蓋爾·赫里奧特(Gail Heriot)致開幕詞時說:「支持該提案的組織籌集到的錢是CFER的16倍,主流媒體也說我們不會贏,但我們有選民,我們堅持不懈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傳播信息。」

她說,第16號公投案欲從加州憲法中刪除第209號法案中的文字,即「在公共就業、公共教育或公共合同的運作中,不得基於種族、膚色、民族或國籍而歧視或優惠對待任何個人或群體」。參與起草該法案的她,認為「法案反映了加州的核心價值之一,即我們永遠不應該以種族、性別、族裔來判斷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第16號公投案最終被多數加州人否決,「這說明藍州選民也反對優惠待遇,而加州人的勝利,為公眾了解法律之下平等權利的重要性提供了基礎」,赫里奧特談到,在高院審理哈佛和北卡羅來納大學案期間,第16號公投案失敗的案例,被作為「法庭之友」簡報提交;而高院最終以6:3判決基於種族歧視的大學招生政策是錯誤的,這是「更重大的勝利」。

多年來哈佛一直對亞裔學生採取更嚴格的錄取標準,這種歧視政策得以實施,得益於「聯邦政府的財政激勵補貼以及資格認證」,她舉例,聯邦撥款只適用於某些種族學生多於25%的大學,少於這一比例的學校就拿不到錢,但這是違憲的。此外,她指出,如果大學要得到醫學院、法學院、藝術學院和科學院認證,需要滿足某些條件,這讓認證機構擁有很大權力。

赫里奧特提醒大家,「如果僅僅因為高院判決就指望那些大學會停止他們長期以來的做法,那就太天真了」,他們還會強調學生群體必須「多元化」等理由。

在加州,州議員們持續攻擊第209號法案,並聲稱新的ACA7提案只是「創建一個例外」——該提案欲為基於種族、膚色、民族、國籍或邊緣化性別(跨性別)和性取向的特定群體提供資金。CFER正在呼籲阻止ACA7。

硅谷華人基金會(SVCAF)理事關先生(Tony Guan)表示,該提案實際就是「要確定一種特權」。徐佶翮則認為,加州立法者的思維方式決定他們會這樣做,但其做法明顯違反了聯邦和加州法律。

表彰布魯姆律師

打贏哈佛和北卡羅萊納大學招生歧視案的SFFA主席愛德華·布魯姆 (Edward Blum)律師,獲得了國會議員朴銀珠(Michelle Steel)、金映玉(Young Kim)、橙縣監事會主席唐納德·瓦格納 (Donald Wagner)和橙縣教育委員等頒發的多個褒獎令。

瓦格納在褒獎令中說,布魯姆和他的組織贏得了長達數十年抗爭中具里程碑意義的勝利,宣告基於種族的平權運動違憲,「我們感謝他堅守原則、孜孜不倦投入精力,以及為創建公正、繁榮和忠於建國原則的國家所付出的努力」。

布魯姆談到兩案的勝利時表示:「我非常感謝康索沃伊·麥卡錫律所(Consovoy McCarthy PLLC)和巴特利特·貝克(Bartlit Beck)律所,他們充滿活力和出色的工作解決了歧視問題。」

SFFA成立於2014年,現擁有超過2萬名成員。2014年11月,SFFA代表一群被哈佛拒絕的亞裔學生向聯邦地方法院起訴。布魯姆談到,在這種備受矚目的訴訟過程中,肯定會有起起落落,有時會非常困難。

「一個難題是找到那些(表現優秀但)被大學拒絕的學生加入訴訟。」布魯姆說,從2014至2023年,他們聯繫了兩千多名學生,從每年的二三百人找出有代表性的幾名學生,再與學生和家長見面,鼓勵他們加入訴訟。朴銀珠在高院判決後曾發表聲明,特別感謝那些勇敢講出種族歧視經歷的年輕人。

布魯姆說,「另一個比較難的是找到學校的招生記錄,那些數據表明學校在招生中作弊」,學校當然不願意提供給你,「你必須通過訴訟等法律手段要求他們公開記錄」。他還表示,SFFA將與太平洋法律基金會或其它組織合作,關注加州某些學校的招生作弊情況。◇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