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權底部不穩?中共培訓全國基層幹部效忠習

【大紀元2023年08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中國經濟停滯之際,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央社會工作部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三大黨的部門對全國基層社區居委會負責人進行培訓,內容涉及效忠習近平。觀察人士認為,這顯示政權底部不穩,當局要加強控制。而新組建的中央社會工作部加入培訓基層幹部,其維穩功能受關注。

中央三機構直接培訓基層幹部 評論指政權底部不穩

中共新華社8月27日消息稱,8月20日至24日,中共中組部中央社會工作部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聯合舉辦全國社區黨組織書記和居委會主任視頻培訓班。這次培訓班以學「習近平思想」為主題,要求堅定擁護「兩個確立」,堅決做到「兩個維護」,云云。

「兩個確立」和「兩個維護」,均是時下官場中效忠習近平的政治術語。

據官媒報導,今年4月,中央組織部、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已對全國村黨組織書記和村委會主任進行培訓。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林松8月28日對大紀元表示,這幾個部門搞這樣高規格的對基層幹部的培訓班,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動作,是希望加強對基層的思想控制。因為中國大陸自從1980年代進行經濟改革以來,整個社會控制已經沒有像1960年代文革那樣嚴格控制。中共對基層的控制越來越鬆散。

「近年疫情封城與反封城,已經顯示民間開始不受控制,現在對社區黨組織和居委會的視頻培訓,就是要重新控制好社會基層。」

2022年4月,上海一小區拒絕做核酸檢測,居委會(上排)喊冤哭訴。小區樓長(下排)站在樓前保護樓內居民免遭打擾。(視頻截圖)

旅澳歷史學者李元華8月28日對大紀元表示,當局辦這類基層大培訓,是因為政權底部十分不穩定,特別是對習近平本人也可能有議論,這令習近平擔心。「習身邊人為了奉承他,投其所好。因為主子肯定喜歡大家擁護的,所以他們就大規模地去做這些事情。」

他說,由中央跨幾級培訓下邊是少見的。本來各個地方一直有培訓。中共各個級別都有黨校,一級培養一級,現在跨了這麼多級去培訓,就說明中央對下邊培養效果不滿意。

大陸獨立評論人吳特8月28日對大紀元表示,三大機構培訓基層幹部對習近平效忠,可能有習的指示。主要是中共的一些政策,比如最近華北洪災中的無預警泄洪,以及災後補償等,讓普通民眾有怨氣,村幹部或社區幹部大多也是當地人,很容易消極執行甚至對抗來自中央當局的命令,這是習不能容忍的。

不過吳特認為,中共搞各類學習政治文件的運動,都是走過場,不會達到他們想要的效果。「畢竟習本人一沒有領袖魅力二沒有自己真正意義上的思想,基本上沒誰真的擁戴他。這類培訓只會增加基層負擔,很多人反而會因為這個反感習。」

2023年8月5日上午,因不滿官方造假宣傳,河北霸州災民抗議,爆警民衝突。(視頻截圖)

中央社會工作部加入培訓基層幹部 維穩功能受關注

中共新組建的中央社會工作部,其領導層在7月份才陸續曝光,這次馬上參與對基層幹部的培訓,引人關注。

雖然當局已定位中央社會工作部,負責基層治理和基層政權建設,包括黨建和信訪等,也統管全國志願者(社工)隊伍。不過,有關這個部門到底是幹什麼的,連官方專家也有不同表述。

官媒《中國新聞週刊》8月26日採訪幾名中共專家,有說該部門是做所謂的社會建設協調工作,也有說是「關於社會發展的工作」,等等,但都強調不是只抓社工隊伍工作的部門。

滿街都是身穿「朝陽群眾」的「志願者」監視民眾。資料照。(微博圖)

就中共的中央社會工作部是幹什麼的,吳特認為,「社會工作」本來是Social Work這個概念,在西方就是幫助弱勢群體、緩解社會矛盾。不過中共引入這個概念,優先考慮的不是幫助弱者,而是控制社會、加強維穩,防止在弱勢群體這個環節上出問題。

「在自由社會,社工是為幫助弱勢群體存在的,獨立於政府之外,因此會為弱勢群體去做倡導,爭取權益。而在中國大陸,中共則是把社工異化成控制社會的工具。比如把社工和居委會大媽、網格員這些人配套起來,對所謂的基層不穩定因素進行監視,成為維穩體系的一部分。」他說。

李元華認為,中央社會工作部的工作內容就是加強對百姓的控制,希望把一些反抗中共的事件消滅在苗頭當中,但這個部門的出現,本身也是中共政權不穩定的一種信號。

去年以來,中國大陸多地先後出現了反封控的「白紙運動」、抗議醫保改革不公的「白髮運動」。而隨著經濟蕭條,全國爆青年失業潮,中共官方專家已警告會變成引發政治動盪的因素。

李元華說,「民間反抗在不斷發生,中央社會工作部來培訓基層幹部,就是試圖傳授怎麼去及時把反抗中共的火焰給撲滅,但是真正危機到來時,它的維穩動作是徒勞的。」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