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頭鷹「劫持」小紅尾鷹餵幼崽 但最終收養了它

【2023年07月08日訊】(英文大紀元EPOCH INSPIRED STAFF報導/張玉編譯)道格‧吉拉德博士(Dr. Doug Gillard)已聽到母鷹的尖嘯聲,但此時他還未看到母鷹。在聖克拉拉縣(Santa Clara County)的一個白頭鷹巢穴旁,三腳架已經準備好,相機隨時待命,道格‧吉拉德博士預測著母鷹可能會出現的位置。他將相機直對上方,並以每秒80幀的速度對空按下快門。這是一次完美搶拍。

63歲的吉拉德博士從1月份開始觀察這個白頭鷹巢,意圖捕捉整個鷹類孕育孵化周期的全過程。小雛鷹孵出了並且越長越大——5月28日那天,小雛鷹聽到媽媽的召喚聲,這種叫聲意味著一件事,「晚餐」,吉拉德博士告訴《大紀元時報》。

吉拉德博士從相機上的取景器上看到,白頭鷹強有力的爪子似乎抓著一隻小鴨子。隨著圖像越來越清晰,「天啊,是只小紅尾鷹(red-tailed hawk)!」他自言自語道,「真不是什麼好事兒!」吉拉德博士猜測這隻母鷹闖入了一個紅尾鷹的巢穴,『劫持』了一隻紅尾鷹幼雛,一隻「眼斯(eyas)」(眼斯是指羽翼未豐的幼鷹),來餵食自己的小雛鷹。

而且這隻紅尾鷹幼雛還活著!

63歲的道格‧吉拉德,於五月下旬拍攝到一隻「劫持」紅尾鷹幼雛的白頭鷹母鷹。(Courtesy of Doug Gillard)
道格‧吉拉德推測,這隻母鷹應是襲擊了紅尾鷹的巢穴,並抓走了一隻眼斯。(Courtesy of Doug Gillard)
一隻母鷹將一隻活紅尾鷹幼雛帶回她的巢中。(Courtesy of Doug Gillard)

吉拉德博士來自加利福尼亞州吉爾羅伊(Gilroy),是一位解剖學教授。他說:「也許它是在教育自己的幼鷹,食物不會憑空出現在巢裡,並且原本不會是死的。」「需要你來獵殺它。」

吉拉德博士知道白頭鷹和紅尾鷹是「致命死敵」,它們經常在天空中搏鬥。他預計那隻被捕獲的約有10週大的紅尾鷹,將被吞食,是的,生活就是這樣。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是他從未預料到的。

第二個星期,他看到一個毛絨絨的「小白棉花球腦袋」從白頭鷹巢裡冒出來,他感到震驚。不知這隻紅尾鷹幼仔如何得以倖存下來!它沒有被吃掉。更奇怪的是,幾天後又冒出了第二個白色棉花球腦袋。「它抓回來了另一隻!」吉拉德博士驚訝地想著。兩隻紅尾鷹幼雛竟然加入了白頭鷹家族,沒有被殺死。

一個星期後,拍到在白頭鷹的巢中紅尾鷹幼雛仍然活著的照片。(Courtesy of Doug Gillard)
兩隻小紅尾鷹還活著,它們在白頭鷹的巢裡。(Courtesy of Doug Gillard)
「塔菲(Tuffy)」小紅尾鷹自五月底以來一直被一對白頭鷹夫婦撫養。(Courtesy of Doug Gillard)

吉拉德博士想弄清原本的「致命死敵」是如何建立起良好關係的,他在自己臉書上的鳥類社群——北加州觀鳥Nor Cal Birding社群裡求助。

有專業人士們認為,可能母鷹抓了紅尾鷹幼雛原本想要做晚餐,但紅尾鷹幼雛發出的求救聲與白頭鷹非常相似。吉拉德博士說:「所以,(那隻母鷹)感到困惑,並且誤以為它是一隻白頭鷹寶寶。」吉拉德博士補充說,專業人士們對這一解釋「並不十分確定」。「不過,一旦它們(白頭鷹)餵食它(紅尾鷹)一次,它(紅尾鷹)就成了(白頭鷹)家庭中的一員。」

據《海灣自然》(Bay Nature)報導,在記錄中,跨種猛禽收養案例屈指可數。在1993年,《猛禽研究雜誌》(Journal of Raptor Research)發表過一篇關於一對鷹共同撫育混合子代的論文。2015年,《國家地理》的紀錄片也展示了老鷹撫養小型鷹(hawk)的過程,被老鷹撫養的小型鷹後來還具有了某些老鷹行為模式。

這個特殊的鷹家庭,吸引吉拉德博士繼續追蹤關注這些被『領養』的幼雛們狀況,他觀察到紅尾鷹雛「受到的待遇與那隻白頭鷹雛不同」。特別是這隻被叫做塔菲的小紅尾鷹,學習飛行時遇到了困難,過著「艱難的生活」,媽媽對它的訓練幾乎是「虐性」的。

鷹巢中,白頭鷹媽媽正在餵食塔菲。(Courtesy of Doug Gillard)
白頭鷹媽媽被拍到扇動翅膀拍打塔菲,並多次將它扇出巢穴。(Courtesy of Doug Gillard)

吉拉德博士看著白頭鷹媽媽從30英尺(約9米)高空俯衝而下,把塔菲從巢中扇了出去,塔菲在空中晃晃悠悠地飛,撞到了一棵樹,並試圖返回巢穴,卻發現白頭鷹媽媽擋住了巢穴。還有一次,看到白頭鷹媽媽在餵它,但白頭鷹媽媽看上去似乎感到有點恨鐵不成鋼了,輕輕啄了塔菲的頭,這讓塔菲戰戰兢兢。塔菲遭受了翅膀的拍打,有時甚至挨餓。

吉拉德博士分享了自己關於母鷹行為的理論。他說:「她並不是想殺死它」,白頭鷹媽媽真正想要的是,「你需要像你被收養的妹妹一樣飛翔。」可憐天下父母心。

塔菲和白頭鷹媽媽看著它的「姐妹」羅拉(Lola)第一次展翅飛翔。(Courtesy of Doug Gillard)
塔菲也長大了,但它的生長經歷要艱難得多。(Courtesy of Doug Gillard)
塔菲在白頭鷹巢上練習飛行。(Courtesy of Doug Gillard)

另一個被稱為羅拉(Lola)的小紅尾鷹於6月13日完成了離巢飛行。吉拉德博士拍到了白頭鷹媽媽和塔菲凝視著天空,看羅拉駕馭高熱氣流的照片。

這個混種猛禽家族的傳奇還在繼續。歷盡艱辛,塔菲終於在7月1日完成了離巢飛行。吉拉德博士看到它飛到約250米(820英尺)遠的樹林中,而白頭鷹媽媽、白頭鷹爸爸和羅拉則待在家裡。塔菲還必須學會狩獵,目前它仍然依賴白頭鷹父母提供食物。雖然它在家裡被容忍,但並不受歡迎。吉拉德博士表示,之所以它得名塔菲,是因為它是一個倖存者。時間將告訴我們它是否能夠不負所望,生存下去。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