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價格戰推升工人壓力 中國經濟受波及

【大紀元2023年09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夏雨編譯報導)由於電動汽車價格戰迫使汽車製造商儘可能削減成本,中國數百萬汽車工人和供應商感受到壓力。工人的勞動強度更大,但工資卻更少。

6月,上海酷熱難耐,陳邁克(Mike Chen)所在的汽車工廠將生產改為夜班,並調低了空調溫度。對於穿著被汗水浸濕制服熬夜的陳來說,這是他今年遭遇的最新壓力,此前因為獎金削減和加班,他今年的月薪已經被削減到2016年剛入職時的三分之一多一點。

32歲的陳在中共國有汽車巨頭上汽集團和德國大眾汽車的合資企業工作,他並不是唯一一個有這種感受的人。

「上汽大眾曾經是最好的雇主,我很榮幸能在這裡工作。」陳說,「現在我只感到憤怒和悲傷。」

中國汽車行業或成經濟增長拖累

特斯拉引發的價格戰已促使四十多個品牌,將需求從舊車型上轉移出去,並迫使一些汽車製造商限制電動汽車和內燃機汽車的生產,或完全關閉工廠。

路透社對10名汽車製造商和汽車零部件供應商高管以及7名工廠工人的採訪表明,整個行業都陷入困境,從零部件到電費再到工資等各個方面都在精打細算,這反過來又打擊了其它地區的經濟支出。

當被問及陳所在的上汽大眾工廠(該工廠生產內燃機汽車)時,大眾表示,合資企業的薪酬根據工作時間和獎金而有所不同。該公司表示,夜間生產汽車減輕了電網的負擔,健康、良好的工作條件是重中之重。上汽集團沒有回應路透社置評。

經濟學家警告說,由於價格戰的影響,中國汽車行業甚至可能成為經濟增長的拖累,這對於迄今為止全球最大的一個汽車行業來說將是一個巨大的轉變。

經濟學家表示,問題在於,儘管在中共國家巨額補貼的幫助下,對產能進行了巨額投資,但國內汽車需求卻停滯不前,家庭收入仍然面臨壓力。

2023年前7個月,中國在國內銷售了1140萬輛汽車,出口了200萬輛,但增長幾乎完全來自國外。國內銷量僅增長1.7%。

牛津大學中國中心研究員喬治‧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表示:「對生產和供應的關注是不平衡的。」他補充說,對需求關注不足最終會導致庫存過剩、降價和財務壓力。

「中國確實要學會兩條腿走路。」

汽車行業及其供應商在減薪和裁員

中國乘用車協會(CPCA)數據顯示,包括內燃機汽車工廠在內,截至2022年底,中國汽車產能為4300萬輛,但工廠利用率為54.5%,低於2017年的66.6%。

與此同時,汽車行業及其供應商(據中共官方媒體報導,該行業僱用了約3000萬人)的減薪和裁員正在影響人們的生活水平,而此時北京方面正迫切希望將消費者信心提振。

中國最大的電動汽車製造商比亞迪8月份在其深圳工廠發布了招聘廣告,預計月收入為5,000—7,000元人民幣,但基本工資為2,360元人民幣(合324美元)。

路透社對30家汽車公司近期招聘廣告中的預估收入進行分析顯示,特斯拉、上汽通用汽車、理想汽車和小鵬汽車的時薪為14元人民幣(1.93美元)至31元人民幣(4.27美元)。

35歲的汽車工人劉先生表示,他在5月和6月的收入都是4000元,而不是他預期的每月7000元,因此他於7月份離開了位於合肥的長安汽車工廠。根據過去的經驗,劉有信心他會很快找到另一份汽車業工作,但市場已經發生了轉變。

「過去的美好時光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劉說,為了保護自己的就業前景,他要求部分匿名。

銷量下滑後,三菱汽車和豐田汽車等多家汽車製造商已在中國裁員數千人。特斯拉和電池製造商寧德時代(CAT)等其它公司則因推遲擴張而放慢招聘速度。與此同時,現代汽車及其中國合作夥伴正試圖出售位於重慶的一家工廠。

在遭到理想汽車和小鵬汽車的拒絕後,劉差點兒通過勞務中介在奇瑞汽車位於青島東部港口的工廠找到一份工作,但他拒絕向中介支付3.2萬元的佣金以確保拿到這個職位。

「有些工廠讓你筋疲力盡,願意給你更高的工資。有些工廠讓你筋疲力盡,但很吝嗇。有些工廠不讓你筋疲力盡,但因為工資太低而讓你挨餓。」劉說。

「也許我在某棟辦公樓當保安會更好。」他說。

2023年汽車降價幅度比往年更激進?

中國汽車供應商面臨著同樣殘酷的環境,汽車價格持續下跌,6月份電動汽車和混合動力汽車的加權平均交易價格較1月份下降15%,為18.51萬元。例如,上汽大眾在3月份為購車者提供了超過5億美元的現金補貼,並在7月份期間為其ID.3電動掀背車提供了略高於5,100美元的折扣。

中共官方媒體《中國汽車報》估計,中國有超過10萬家汽車供應商。汽車零部件交易平台蓋世汽車網3月份對近2000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4%的人表示汽車製造商要求他們降低成本。超過一半的企業要求削減5%至10%,高於往年3%至5%的目標。十分之九的公司預計今年會有更多此類請求。

兩位汽車供應商高管表示,供應商通常每年協商一次價格,但許多供應商被迫在2023年按季度降低價格。

據一位直接知情人士透露,在發動價格戰之前,特斯拉向其直接供應商發送了電子郵件,鼓勵他們今年將成本降低10%。

電動汽車電池市場也發生了變化,供應商紛紛為汽車製造商降價。以特斯拉為最大客戶的寧德時代,在2月份向國內較小的電動汽車製造商提供了折扣電池。

RealLi Research的數據顯示,特斯拉在中國使用的磷酸鐵鋰(LFP)電池8月份比五個月前便宜21%,而鎳鈷電池則便宜9%至18%。

博世中國區總裁陳玉東3月份拜訪他最大的客戶之一時,收到了一份不尋常的禮物,一把切菜刀,刀鞘上刻著這樣一句話:「快刀斬亂麻。」

三個月後,他對路透表示,2023年的降價幅度比往年更加激進。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