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僱凶謀殺案(一):商業恩怨

【大紀元2023年09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週一(9月18日),紐約東區聯邦法院開庭審理2019年在法拉盛發生的謀殺商人顧欣(Chris)的僱凶殺人案。這一案件在外界引起了廣泛關注,因為它揭示了一場由職場競爭引發的悲劇事件。

在開庭之前,檢察官和兩名被告余清明(音譯,英文名Allen)、張哲(英文名Zack)的辯護律師發表了各自的開場陳詞。

根據檢察官的指控,此案始於2015年至2018年,當時顧欣在余清明的建築裝潢公司Amaco工作,而後在2018年自立門戶創建了自己的公司KG管理。隨著顧欣的離職,他帶走了余的兩個利潤豐厚的客戶和骨幹員工,余清明的公司最終在2018年底關閉。據稱,余清明對顧欣的「背叛」感到極度憤怒,於是僱用了外甥游尤(You)去策劃謀殺顧欣。

2019年法拉盛僱凶殺人案的被告余清明(左)和受害者顧欣(右)。(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提供)

據稱,游尤層層分包這筆錢,最終,黑人阿布雷烏(Antony Abreu)當槍手,張哲是司機。2019年2月11日晚,顧欣的新公司在皇后區卡拉OK酒吧舉辦中國新年慶祝活動後不久,顧欣在酒吧門口遭到行刑式槍擊。Abreu對顧欣連開多槍後,跳上張哲的車逃跑。

然而,辯方律師提出了不同的觀點。余清明的辯護律師表示,余清明並未參與謀殺,他所給予外甥游尤的錢是協助他擺脫毒品和賭博問題,而非指示游尤謀殺顧欣。律師還指出,游尤是MMP(也稱無名幫)的幫派成員,有犯罪歷史,曾多次威脅公司員工。余清明解僱了游尤,這也加劇了游尤對余的仇恨。

辯護律師進一步介紹了顧欣和余清明之間的關係。顧欣開始在親戚的飯店工作,表現出卓越的工作能力。他後來進入房地產行業,並於2015年受邀加入余清明的公司。顧欣在公司表現出色,甚至引入了一些新客戶,為公司帶來了可觀的業務。他說,余清明作為一位富有的商人,顧欣帶走業務並不構成余僱凶謀殺的動機。

張哲的辯方律師則辯稱,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張哲在案發現場,沒有監控錄像或指紋證明他與案件有關。

如果這三名被告被定罪,他們可能面臨終身監禁的強制判決。審判的背景是,游尤和另一名幫派成員David You已經認罪,並正在與政府合作,他們可能將出庭作證。法官下令將Abreu的案件與其他被告分開審理,他將在晚些時候接受審判。

顧欣帶走盈利項目、員工、供應商

在庭審中,證人金文記(音譯)提供了關於顧欣和余清明之間的親密關係如何「變酸」以及競爭情況的見解。金文記於2014年到美國攻讀電子工程的碩士學位,之後在某公司實習,但因不喜歡辦公室的單調工作環境,於2016年6月通過余清明的朋友介紹加入了Amaco公司。他在Amaco工作了兩年多,直至2018年12月離開並加入了顧欣的新公司。

金文記和顧欣都在Amaco擔任項目經理,負責管理出租物業的翻新工程。兩人年齡相仿,關係由同事轉為好友。金文記對顧欣的工作能力很敬佩,認為他勤奮、負責、人際關係好,能夠與供應商和承包商建立良好的合作關係。余清明也經常帶顧欣一同拜訪客戶和共進晚餐。

然而,金文記提到,顧欣在2018年上半年開始考慮離開公司的原因,一是他察覺到公司存在財務問題,現金流不足,無法按時支付承包商的款項;二是他擔心這可能影響到他個人的聲譽,因為他計劃未來自己創業開公司。這導致了他與余清明之間親近關係的變化。

最終,2018年9月18日,顧欣離開了公司,並帶走了一個正在進行中的大項目,該項目是曼哈頓唐人街羅格街(Rutgers St)10號的一個翻新工程,是公司最大的盈利項目之一,預計能賺取100萬到200萬美元。此外,顧欣還招攬了余清明的員工和供應商。

金文記說,余清明對此非常憤怒、激動,他漲紅著臉打電話給承包商,要求終止對羅格街10號項目的許可證,把工人帶走。這些要求未果後,他聲稱自己有「多種方法」可以阻止顧欣帶走公司的這個盈利項目。

此外,余清明還公開表示要對顧欣進行「懲罰」,並稱他將「遭報」。2018年10月初,金文記和余清明參加了一個承包商舉辦的晚宴,在晚宴上,顧欣也來到了他們的桌子敬酒。公司的老師傅楚國祥(音譯)勸余清明不要再追究顧欣,說顧欣只是一個小孩。余清明卻回答說「懲罰終將到來」。

H1B簽證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金文記在Amaco工作的兩年半中,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8點到達辦公室,通常要工作到晚上11點或12點,週末也很少休息。金文記剛入職時的年薪為3.6萬美元,2017年初漲至4萬美元,同年8月漲至5萬美元。

這位證人隨後揭示了一個耐人尋味的細節。2017年金文記申請H1B簽證時,需要余清明的公司出面贊助,余建議他填寫較高的8.1萬美元工資水平,儘管金的實際薪水只有4萬美元。最終余清明只在帳面上支付他8.1萬,而金文記需要用現金回補4萬的差額,因此他實際到手的金額更少。

此外,金文記在2018年9月離開Amaco,加入KG管理公司時,余清明口頭說公司將維持對金文記的H1B贊助,讓他「放心」。但實際在兩週以後就取消了對他的贊助。

金文記也提供了關於游尤霸凌行為的具體例子。游尤曾在一次被開玩笑後揮拳打向金文記的臉,而第二次則在工作中發生小「過結」時,游尤再次打了他。

昨天,顧欣的父母和余清明的家人朋友都前來法庭旁聽。當庭審中展示顧欣的照片時,顧欣的父母都忍不住流淚、飲泣。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