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費達289億 中國富豪「離婚式減持」頻發

【大紀元2023年09月20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何嘉幸採訪報導)今年以來,至少十家中國A股上市公司億萬富豪離婚,天價離婚案頻現,「分手費」所涉股份市值約合289億人民幣。「離婚式減持」成了熱名詞,質疑這些人「繞道減持」的聲音不斷。分析人士認為,再嚴格的資本監管,也解決不了畸變社會的資本躁動。

驚人的富豪天價離婚潮

9月15日晚,又有一家A股公司董事長離婚,天價離婚再現。

國光股份(002749)發布公告稱,董事長顏亞奇與胡利霞經友好協商,已辦理解除婚姻關係手續。並就股份分割等事宜作出相關安排。

公告顯示,本次權益變動前,顏亞奇持有國光上市公司約4089.834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9.404%。胡利霞並未持股。根據雙方離婚協定,顏亞奇擬將其持有的公司2044.917萬股股份分割至胡利霞名下,約占公司總股份的4.702%。

本次權益變動後,顏亞奇持有上市公司2044.92萬股股份,約占公司總股本4.702%,不再是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東;胡利霞持股與顏亞奇相當,同樣約占公司總股本4.702%。

國光股份9月15日收盤價10.98元/股,以此計算,胡利霞獲得分手費股份市值約2.25億元(人民幣,下同)。

僅僅20天前,也出現過一起富豪天價離婚。

8月25日晚間,合力科技公告稱,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之一樊開曙與鄔金華已辦理離婚手續,並就股權分割事宜作出相關安排:離婚協議約定樊開曙擬將其持有的公司股份702.6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4.48%)分割至鄔金華名下,股權分割完成後,樊開曙持股比例降至5.76%。

按照合力科技25日收盤價18.77元/股計算,鄔金華將獲得分割股票價值約為1.32億元。

8月25日,中共證監會要求對此類「離婚式減持」執行新標準。樊開曙、鄔金華持股公司成為首批按照新規範執行減持的公司。從此,大股東離婚後,也難以快速減持套現。

這個對大股東減持更嚴格的規範,是今年前期不斷出現的富豪天價離婚案引發的。

在減持新規出台的前兩天,8月23日,中國媒體對今年A股上市公司年內離婚情況進行了盤點,AI概念股的三六零、卓勝微、富邦股份、彤程新材、科信技術、回天新材、賽騰股份7家持股5%以上股東的「夫妻」分割股票費市值達到285億元。此外,今年還披露了兩家AI概念股(天地數碼和通合科技)大股東離婚。

截至目前,今年至少10家A股億萬富豪離婚,僅9家離婚的割股價值就約合289億。

「離婚式減持」備受質疑

在這些天價離婚案中,最引人關注的是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三六零(601360.SH)。

三六零4月4日公告,董事長周鴻禕與胡歡解除了25年的婚姻關係。周鴻禕轉給未持有公司股份的前妻胡歡約6.25%的股份,共4.47億股。按公告當日收盤價計算,胡歡分得的股票市值高達90億元(12.5億美元)。周鴻禕只留有5.24%的股份,但公司實控人身分沒變。胡歡未在三六零及其子公司任職,也未參與公司的生產經營管理。該離婚公告發出後首個交易日,三六零市值蒸發近80億元。

一對外界眼中羨慕的「好夫妻」突然以「天價分手」,引發市場對於「假離婚真減持」的猜疑。三六零公司隨後回應澄清,但並不能完全打消市場的擔憂。

市場猜疑聲音還未平息,富豪「排隊離婚」潮上演。

5月下旬,科信技術的股東曾憲琦離婚。曾憲琦持有公司總股本的5.16%,他把其中全部的540萬股流通股一次性無附加條件分割至李思禹名下。李思禹從原來的未有公司股份,到持有了公司2.60%的股份。

彤程新材的夫妻離婚案,創下今年最高分手費。劉東升「淨身出戶」,把超過140億元市值的股票全部轉歸女方張寧。公司由原來兩人控制,變為由女方一人控制。

6月20日卓勝微(300782.SZ)實控人之一唐壯與易戈兵公告已經離婚。唐、易兩人均為美國國籍。唐壯將所持有大部分股份、占總股本6.14%,轉讓給前妻易戈兵。按照當日收盤價計算,易戈兵分走約34億元。但唐莊仍然為公司實控人,因為易戈兵不參與公司經營管理,她將表決權、投票權、提案權全權委託給唐壯。公司股價在公告次日大跌超6%。

與上面的夫妻雙方「友好」協商離婚不同,蘇州賽騰精密電子的董事長孫豐經法庭裁決後,於1月份向前妻曾慧轉移了14億元股份。截至目前,孫豐已經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賽騰股份260.5萬股,按照均價每股43.18元,合計套現1.12億元。

今年截至目前,所有A股億萬大亨的分手費,都沒有打破2020年的最高記錄。「疫苗大王」杜偉民2020年與袁麗萍離婚,袁麗萍分得的康泰生物股票當時市值達到235億元。隨後在股價高點時,二人大量套現。

今年離婚案涉及的公司,主要是AI相關概念股。今年AI、科技領域掀起投資熱,股價暴漲,也意味著是股東良好的「出手時機」。幾乎所有離婚都發生在股價借AI概念大漲之後。精準的時間巧合,自然讓外界產生了「離婚是假,減持是真」的猜想和質疑,「離婚式減持」就成了熱門話題。

行業分析師表示,因婚姻變動帶來的減持不確定性是市場顧慮所在,股民擔心的是一些「離婚式減持」純粹是為了「逢高出貨」。

富豪「技術性離婚」

中國A股富豪密集離婚時,欠債億萬的許家印的婚姻情況也引起了人們關注。

在恆大汽車14日的系列公告中,許家印的妻子丁玉梅被定義為「獨立於本公司及其關聯人士的第三方」。而不再是以許家印配偶「許太太」的名義出現的「關聯人士」。人們質疑許家印夫妻已經「技術性離婚」,也就是讓丁玉梅為了規避許家印的巨額債務而與之切割。許家印曾自稱夫妻感情「是恆大人的榜樣」。

離婚無法離掉婚內債務問題。但是,根據現有的司法解釋,除非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於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否則並不一定會被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離婚式減持」深層原因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商學院謝田教授對大紀元表示,這麼多A股富豪離婚,不排除有真的感情破裂的,但從一些跡象看,其中一些人可能是想「繞道減持」。離婚之後,規避一些風險或審計,相對容易減持套現。

謝田認為,中國社會經濟是受中共強力干預的畸形模式。

例如,當局要求上市公司必須有中共黨支部,黨委書記哪怕只有極小的股份,也得讓他進入董事會。現在,中共動不動就以反腐等各種名目「割韭菜」,社會不確定性很大。政治因素加劇了人們的焦慮緊張,中小股東一看到董監高(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股東)這些大股東離婚,就擔心背後有什麼問題,怕中共去查。所以股民們就拋股。而在美國或其它西方國家,沒有誰擔心大股東離婚影響股市下滑。

謝田還說,社會大環境無望,想跑路的人就多,想退出市場保本的人也多。用假離婚的方法,分割股份,等到有機會減持套現,這比全放在一個人手裡容易做。

「富豪離婚人群還會擴大。再多的監管限制也沒用。一個共產權貴資本擠壓的畸形社會,人心容易變質忘本,情感就很容易脆斷。」謝田說。◇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