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強家族被曝貪腐 中共高層內鬥盯上二號人物?

【大紀元2023年09月28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徐亦揚、寧芯採訪報導)近日,網上有消息爆料稱,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強的家庭財產高達約900億元人民幣(約合123億美元),其妻子和女兒的詳細信息也被公開。中共高層領導人及其家庭信息通常都極為保密,因此網上這些信息的詳實程度引人關注。

李強是中共黨內排名僅次於習近平的第二號人物。時政分析人士認為,中共高層內鬥互相已殺紅眼,習近平對身邊的親信難以信任,因此不排除是習近平本人要整李強。

爆料消息稱,李強的妻子林環生於1964年1月9日,浙江瑞安人,畢業於浙江商業職業技術學院,現任浙江省商業經濟研究所所長,位於杭州市西湖區的住所(户籍地址)市場參考價為2,400萬元人民幣(約328萬美元)。

李強的女兒李穎1988年3月30日出生於浙江杭州,戶籍地在上海徐匯區,在世函盛建築設計諮詢(上海)有限公司(簡稱「世函盛」)工作。

爆料概要地介紹了林環的政商關係,稱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曾兩次和林環同時出席活動。此外,林環還與上海韻達貨運有限公司創始人陳立英,圓通速遞董事長喻渭蛟,橫店集團董事長、總裁徐永安等十多個商業人士和集團保持著密切關係。

該爆料還稱,高紅冰此前曾是中共官員,被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雲僱來負責處理政商關係。李強就是通過妻子林環、高紅冰等人把馬雲從日本勸回中國。公開信息顯示,高紅冰是中國互聯網資深人士,現任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研究院院長。

今年3月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稱,當馬雲還住在日本時,新任總理的李強便透過與馬雲親近的商業人士多次勸說他回國,想藉此扭轉外界對中國經濟環境惡化的看法。

爆料還稱,杭州前市委書記周江勇在螞蟻金服(阿里集團分拆出的支付金融業務)投資了100億元(約13.7億美元),以林環和高紅冰的關係,李強至少在螞蟻金服投資了200億元(約27.4億美元),甚至500億元(約68.5億美元)。此外,加上李強在韻達快遞、圓通速遞、橫店集團、醫學診斷龍頭企業迪安診斷等公司的占股,其家產保守估計為800億至900億元(約109.6億至123.3億美元)。

李強女兒李穎

爆料稱,李穎在世函盛公司工作,這是一家成立於2011年9月2日的公司,法定代表人是Hardie Christopher Forbes。鑒於該公司的註冊資本只有30萬美元,爆料認為這是個皮包公司。此外,該公司註冊時李穎為23歲,應該剛從某學校建築系畢業。李強在出任浙江省長期間,世函盛拿到了浙江寧波日報報業集團總部大樓的設計機會;2013年11月,世函盛的寧波市圖書館的設計方案中標。

爆料人稱,其高度懷疑Forbes這個英國國籍蘇格蘭人是李強的女婿,或者是李穎的商業夥伴,因為世函盛全靠李強才能拿到標的。

該爆料還稱,習近平信任李強是因為李穎是習的乾女兒;而習無法完全信任李強的一個很重要原因是,林環和馬雲走得太近。

該爆料隨後又稱,世函盛雖然在上海、寧波和北京的幾個項目中中標,但在廣東佛山和深圳的兩個項目中投標失敗,因為佛山是李希的地盤,而深圳是齊橋橋的地盤。

爆料稱:「可見李強和李希、齊橋橋的關係一般。」

李希是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曾在2017年至2022年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齊橋橋則是中共元老習仲勛之女,即習近平的姐姐。

旅美時政評論人士陳破空認為,這是在撇清李強、李穎與習近平和習家族之間的關係。

陳破空9月27日在他的自媒體節目中分析說,這裡面暗示,李穎和林環在從事政商勾結、權錢交易的時候與習近平或習家族無任何瓜葛。此外,它暗示李希和李強的關係也一般。由於李希目前擔任中紀委書記,如果要辦高官的話,是李希的中紀委出手,這就意味著李希可以辦這個案子,甚至可能已經掌握了相關的腐敗材料。

學者:中共高層在惡鬥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9月28日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此事反映出中共黨內高層之間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惡鬥,各種不同的聲音正通過這些事情在發酵。

李恆青表示,中共二十大後,黨內的非習派要麼被拿下,要麼被踢出局,剩下的都是習派的人,這時習近平就成了「一尊」。中共中央和省部級幹部也都是習近平親自選拔和面談後決定的,這些人都稱自己是習派,唯習近平馬首是瞻,至少表面上他們都這麼做,因此滿朝已是鴉雀無聲,沒有別的聲音,但底下卻暗潮洶湧。

「實際上,他們在窩裡鬥。」李恆青說,李強是中共黨內二號人物,但實際權力不如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蔡奇。蔡奇現在是實際大權在握的黨內總管,而李強只負責經濟工作。過去,政府工作由國務院總理負責,總書記抓黨務,但現在變成李強只負責一個方面的工作,其它事務全歸蔡奇管。

李恆青說:「因此,蔡奇現在是如日中天。最近中共又召開了一個各機構辦公廳工作會議,蔡奇去講話。他就是要讓這些人都變成監軍,監軍不成就是打小報告,都報告給蔡奇。加強監視這個工作現在變成了重中之重,大家也沒人敢反。所以這時候你可以想像,李強雖然在名義上還是中共的第二把手,但實權多數都已被蔡奇拿走。李強不敢反習近平,但他在各方面也要跟其他人爭權。大家名義上不反習,但他們之間在鬥。」

分析:不排除習近平本人要整李強

陳破空表示,這篇爆料是近年來對中共高層人物的爆料中最為詳實的一篇文章,清晰地闡明了李強、林環和李穎的政商關係。然而,最重要的問題是,究竟是誰在背後爆了這些料?

他認為,反習派似乎不太可能掌握如此詳實的資料,應該是源自李強身邊的人。如果反習派要針對習近平、習家軍並不奇怪,但目前習家軍一派當政,習近平一人獨大,反習派不見得有獲取這些資料的能力。因此,有理由懷疑,這些信息的來源可能是習派內部,不排除蔡奇、李希或丁薛祥要針對李強,甚至不排除是習近平本人要整他。

陳破空分析道,這裡面涉及到兩個關鍵點:首先,它(這篇爆料)將習近平家族與李強家族做了切割。此外,習近平近期在多個場合中突然重提「共同富裕」。

9月20日至21日,習近平在浙江多地考察時提及「共同富裕」,並稱「浙江要在推進共同富裕中先行示範」。

習近平在2021年就重提中共的「共同富裕」口號;在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上,「共同富裕」作為所謂的「中國式現代化」的一部分,再次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陳破空表示,習近平在前幾年提「共同富裕」是為了二十大權力鬥爭,所謂的「共同富裕」就是走社會主義道路,後來習不再提,在李強等各方的建議下搞市場經濟,鼓勵民營企業發展。然而最近幾天,習近平又在不同場合、不同尋常地重提「共同富裕」,這就引發了疑問。

他說,這不僅與中共前總理李克強的路線有分歧,而且對李強也是打擊,「李強上來之後就儘量把『共同富裕』按下不表,重新去鼓勵民間企業發展,想救經濟。但這個時候習近平卻重提『共同富裕』,似乎對李強表達了某種針鋒相對的意味。」

他還表示,這篇爆料描述出李強的人生背景和價值方向或與習近平不合,這些情況都可能使李強跟習近平之間的關係處於很微妙的狀態,並最終可能成為他的罪狀。「特別是李強跟馬雲和阿里巴巴集團的關係非常深厚,有可能成為最終壓倒他的一根鐵桿。」

「所以這個報料不簡單,後續可能還有一些爆炸性的新聞都不出奇。現在有個說法稱,習近平殺紅了眼,專門對親信下手,因為他認為親信對他的背叛是最不能容忍的。」他說。

李強和馬雲關係非一般

在2023年3月的中共兩會上,李強獲任中共總理一職,他被稱為是在習近平面前說得上話的中共新總理。當時,李強被視為中共政治舞台上的明星,深受習近平的信任。而作為浙江前省長,他也一直是馬雲及其企業的堅定支持者。浙江是馬雲商業帝國的大本營所在地。

早在2013年,李強在接受中國媒體財新網專訪時曾誇讚馬雲:「馬雲創業時有什麼資源?就是心底有一股創業衝勁,還有18個夥伴組成的團隊。這是最珍貴的。有這個精氣神在,什麼也不怕。」

2016年,李強在為阿里巴巴一位高管的書所寫的序言中說,馬雲是他最喜歡的聊天對象之一。

2018年8月,上海市政府與螞蟻金服和阿里巴巴簽署了一項戰略合作協議。根據上海市政府發布的消息,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市委副書記、市長應勇在跟馬雲會晤時,都承諾全力支持馬雲在上海開展業務。應勇更稱,要「一如既往地支持包括阿里巴巴、螞蟻金服在內的優秀企業在滬更好發展」。

馬雲讓螞蟻集團在上海科創板上市的計劃順利通過了監管機構的審核。2020年年中,浙江當地的證券監管機構花了大約一週的時間來審查螞蟻集團的首次公開募股(IPO)計劃並提出建議。8月25日,螞蟻集團向科創板和香港交易所提交了上市招股書。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上海監管機構便完成了對螞蟻集團上市申請的審核,使螞蟻集團得以在其它公司之前獲批,而這些公司比螞蟻集團更早提交上市申請。

2020年10月24日,馬雲在上海外灘金融高峰會上發言稱,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健康金融系統的風險」。隨後,馬雲消失在公眾視野中,其創辦的阿里巴巴和螞蟻集團也遭到整肅。

螞蟻集團原本計劃於2020年11月5日在上交所和香港同時上市。11月2日,馬雲被中共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四部聯合約談;次日,螞蟻上市被突然喊停。之後,螞蟻集團於2020年12月和2021年4月再度被兩次約談。

2021年4月10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以違反《反壟斷法》為由,對阿里巴巴處以182.28億元人民幣(約28億美元)的罰款。這是中共執行該法以來開具的最高額罰單。

自從商業帝國遭到中共的監管打壓後,馬雲曾一度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後來偶爾被發現在外國現身,包括西班牙和荷蘭,後被傳出與家人定居日本。今年3月27日馬雲到訪杭州一所學校,顯示其已回國。

(記者寧芯對本文有貢獻)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