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國經濟處於歷史節點 今後更艱難

【大紀元2023年10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易如採訪報導)近年美國發布兩道行政令,一是限制在半導體等領域的對華投資,二是中資進美國要審查。專家認為,中國的對外貿易投資正進入一個新的歷史轉折點,中國對西方產品出口在暴跌,中國經濟發展往後更艱難,人民幣前景不樂觀。

美國兩大舉措 專家:中國經濟面臨嚴峻時刻

「我估計,中國的對外貿易和投資,可能到一個歷史轉折點,是空前的。」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2日對大紀元說,「因為美國兩道指令。」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8月9日簽署行政命令,限制美國企業對中國的半導體與微電子、量子信息技術、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資,並要求美國投資者向財政部通報屬於受限類別的投資。

美國的目的是阻止美國資本和專業技術幫助開發可能用於支持中共軍事現代化的技術。

此外,美國朝野兩黨正努力限制中資進入美國。今年以來,美國33州議會議員已提出81項法案,要禁止中共、部分總部位於中國的企業和許多中國公民購買鄰近軍事基地的農業用地或房地產,其中十幾項法案已在阿拉巴馬州、愛達荷州和維州等地成為法律。

拜登去年9月簽署行政令,要求美國外來投資委員會(CFIUS)加強審查構成國家安全風險的特定領域交易,尤其是來自「競爭或敵對國家」的外資,同時更加聚焦在敏感數據、網路安全、以及微電子、人工智慧(AI)等領域。

西方七國集團成員、歐盟和英國等國家表示,也將根據本身情況推出類似措施。

鞏勝利認為,「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受過這樣的待遇,包括那些瘋狂的國家,朝鮮,委內瑞拉,非洲有幾個國家,即暴動奪權的那些國家,都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中國經濟面臨歷史上最嚴峻時刻,我覺得這種大環境,可能會改變未來世界的一些方向性東西,比如資本的進出和來往,可能遇到很大麻煩。」

「(美國的動作)可能會改變未來世界,對投資,對產業,還有對國與國之間產生非常大的影響力。」他說,「這樣一來,中國的出口可能也會受到限制,中國或將成為全球的一個資本孤島。」

資本流通不暢 中國對西方出口暴跌

根據世界貿易組織的資料,2022年中國仍是全球最大的商品貿易出口地,總值35,940億美元。但是,近年來,西方民主國家強化經濟韌性和採取去風險化措施,降低對中國經濟的依賴,貿易上逐步走向「脫鉤」。

過去四個月,中國對外出口數據連續下滑。據中共海關總署數據,8月進口總額同比去年下降了7.3%。出口總額較去年同期下降8.8%。7月出口同比下降14.5% ,創2020年3月以來新低。

中國對發達國家的出口下降尤其厲害。中國6月對美國出口降幅從五月的5.5%擴大至23.7%,對日本、歐盟出口分別同比下降15.6%、12.9%。

據美國商務部數據,今年1至5月,美國從中國進口的貨物比去年同期暴跌25%,占美國進口比重13.4%,是19年來最低。多項類別的產品進口都下降,尤其是半導體。

日本貿易數據顯示,1—8月,中日進出口總額下降12.8%,中國出口下降8.6%,進口下降16.7%。韓國1—8月,進出口總額下降17.0%,中國出口下降7.8%,中國進口下降24.2%。

鞏勝利認為,「如果限制資本的進入,對這種出口也好,對於產業也好,那影響可能是致命的。」

「因為它斷了資本的流通,就是說你進我出,資本不能自由流動的話,那對世界的貿易和世界的產業,還有國與國之間的發展都會受到重大影響。」

最近歐洲擬調查中國進口電動車是否得到中共補貼進行了不公平競爭。鞏勝利說,「新能源就是世界的未來,限制了會產生非常大的影響。美國的行動後,歐元區也會做出相應的調整。」

分析:中國經濟處於歷史節點

美國限制資本流動,將對人民幣匯率產生影響,鞏勝利說,第一個影響是,美元進一步加息,加息就是讓美元回歸美國本土。第二個就是限制美元流入中國,沒有流通了;第三個,現在中國正面臨一個資本轉型,出現出口暴跌。

他認為,這對全球影響很大,會造成中國的商品擠壓,大量堆積在中國國內生產廠家或企業裡面。產品堆積其實就是資本積壓,造成貨幣不流通;其結果就像你的經濟血管裡面的血液在減速流動。

「所以現在中國經濟面臨什麼,我覺得2023年可能是一個節點,就是承上啓下。」他說,比如中國改革開放已經40多年了,特別是加入了WTO後,中國經濟在飛速上漲。但往後,中國經濟可能會麻煩,就是因為它的資本全球化的流通不暢,會造成中國的產業、資本、企業出現一些流通停滯的新狀況。

他認為,這是以前中國特別是改革開放30年到40年之間沒有過的事情,現在出現了。這是國際大環境的變化,如果看不到這種變化,那可能中國的經濟往後會更艱難。

全球主要貨幣都加息 人民幣大貶 來年情勢不樂觀

中國從新冠疫情爆發到現在,三年來一直在減息,而過去一兩年間,全球主要經濟體的貨幣,包括美元,歐元,加拿大元,澳大利亞元等,都在加息。

鞏勝利說,這一點更麻煩,「你想想看,如果說兩股力量,一個往東,一個往西,那這樣一直拉扯下去,這個彈簧能有多大的伸縮力?」

他認為,美元加息可能還沒完,第四季度利率可能達到5.75%,就是吸納全球美元回籠的利率,而人民幣的減息幾乎達到了歷史最低點。

「等到美元有一天回頭,加息轉為減息了,人民幣怎麼辦呢?可能要付出更多的代價來減息。這是不是走入了一個惡性循環?」他說。

目前,美元持續走強,人民幣貶值壓力仍存。十一長假前的上週四(9月28日),在岸人民幣下午盤以7.3002作收,較前一交易日走升86點或0.12%,整周持平。9月在岸人民幣一度貶至7.35,為近16年新低。

今年第3季,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從6月末的7.2620下跌至7.3002,下跌0.5%,人民幣中間價從6月末的7.2258升至7.1798,升值超0.6%。

鞏勝利表示,「如果是美元和人民幣博弈,人民幣若敗下陣來,那等於是人民幣就崩潰了,崩潰也就是經濟沒有辦法按照正常的渠道往前走了。」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數據顯示,目前美元在全球貨幣儲備中,第二季所占的比率為58.9%,與第一季相同;歐元的比率從19.8%微升至19.9%;人民幣只占比2.7%。

他說,「這個數據告訴我們,美元強勢得到了提升,歐元的勢態被削弱,人民幣進軍的方向有所進步,但是2.7%與中國的出口比率不成比例。」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商品出口全球占比為15.1%。

「人民幣因為,第一不能自由流通,第二不能自由匯率,所以在管制之下,人民幣進入全球市場的難度進一步提高。」他認為,如果不能突破,未來也保不住2.7%,這種貨幣太侷限性了。

「作為世界經濟的第二大經濟體,資本不能自由流通,不能自由貿易,不能自由匯率,那人民幣這個死結不解開,來年的情勢不容樂觀,人民幣可能比今年更往下走了。」他說。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