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觀察】許在砧板很久了 習斬恆大為內鬥?

【2023年10月03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秦鵬觀察》。今天是美東時間10月2日,京港台時間10月3日。

今天焦點:恆大到底為何現在才被清算?《紅色輪盤》作者稱,許家印和曾慶紅、賈慶林家族等關係匪淺,其在砧板上很長時間了。恆大歌舞團解散。大陸著名企業家痛罵許家印禍國殃民。真相是什麼?高層內鬥還是祭旗?許家印真面目:一把生鏽的鐮刀。

恆大歌舞團解散 著名企業家痛罵許家印

這幾天,關於恆大和許家印的新聞依然在不斷發酵,他倒下的原因,也是眾說紛紜。中國大陸官媒和自媒體,基本上都在痛罵恆大和許家印。也有人認為,許家印可能活不到審判那一天,會被滅口。

恆大的更多問題,也被挖了出來。比如,恆大歌舞團。大家來欣賞一段2018年它們一段主旋律的古典舞《採薇》。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採薇》是《詩經》中的著名的詩篇。描述了這樣一番情景:寒冬,陰雨霏霏,雪花紛紛,一位解甲退役的征夫,在返鄉途中踽踽獨行。道路崎嶇,他又飢又渴;但邊關漸遠,鄉關漸近。此時,他撫今追昔,不禁思緒紛繁,艱苦的軍旅生活,激烈的戰鬥畫面,無數次的登高望歸情景,一幕幕在眼前重現。全詩表達了周人對戰爭的厭惡和反感,堪稱千古厭戰詩之祖。

孔子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這首詩,被稱為《詩經》三百篇最佳詩句之一,影響了後世的謝玄、杜甫、曹植、范仲淹等著名文人。但是,大家感受一下,在這一曲本應大雅的古典舞中,你能夠體會到「思無邪」嘛?還是只有一股妖氣,從頭到尾張揚著慾望?

有網友披露,恆大的消費、文化、經營之浮誇在中國企業中極其罕見!何止是什麼愛馬仕和飛機。「總部的接待常有國家級樂隊和百位美女靜候,晚上的活動,提前一天就開始計費也沒有關係,到晚上了說取消就取消,按老闆心情再換一支樂隊。」

接待什麼人呢?專機從中國到歐洲,上面有頂級香檳美女,來來去去的又是接送什麼人呢?當然是中共紅色後代、各地高官顯貴及他們的親屬。

不過,最新消息是,恆大歌舞團已經被解散。這樣一來它們接待過什麼人,又幫助恆大俘獲了什麼高官權貴,可能也會隨之消失不見了。

這裡有一個非常蹊蹺的事,網友發現,這家歌舞團其實早在2022年就已經解散,參保人數從2019年的78人降為2022年的0人。而到了2023年8月在中國炒上熱搜,9月底還在推特繼續炒作,要做什麼呢?推特網友@大包王朝Xi Dynasty 認為:目的已經很明顯了,中共在利用這個早就不存在的歌舞團在羅織罪名而已。是不是呢?我們一會兒再說。

十一長假期間,中國大陸著名企業家,創維創始人黃宏生的一段視頻,也在網上熱傳。黃宏生痛罵許家印,稱他的很多好朋友,都被恆大騙了,多達40個億「把錢存進去,每年回報15%,結果不但利息一分拿不到,本金全部毀滅了」。

他痛斥「許家印公然以中國人民為敵」、「騙國家騙老百姓」。而大陸官方最近才動手,是因為許家印「他犯了大忌,用美國的法律進行破產保護」,是企圖「錢進美國、債留中國」,「公然與國家為敵」。

總之,中國大陸主流的論點:恆大倒下,是許家印的貪婪和膽大妄為。這麼一說,中共當局還替人民除害了。有網友調侃,共產黨又贏了二次。

紅色輪盤作者:許家印在砧板很久了

不過,曾披露許家印與賈慶林等中共權貴家族關係內幕的商人沈棟,表示,許家印已經在砧板上待了很長時間了,只等刀落。

9月27日,揭露中共權貴權色交易的《紅色賭盤》(Red Roulette,也譯作紅色輪盤)一書的作者沈棟,在推特(現名X)上用英文發帖,說當局現在才抓許家印,是因為許家印的使命已經完成。事實是:1. 許家印及其全家和公司所有高級管理人員,已長期被禁止出境;2. 他已長期處於全面監視之下。中共之前沒收押他的唯一原因,是因為它們需要許家印儘可能地收拾殘局。

沈棟認為,當局之前讓許家印留任,有五個原因:1. 他們需要他弄清楚帳面上沒有的債務和資產;2. 他們想索要他的個人資產,其中一些是離岸的;3. 不知道他是否有什麼辦法來完成建設項目;4. 中共官僚需要時間來弄清楚結局,一直在等待最高層的指示;5. 當然,許家印一直在與過去的關係爭取時間,試圖儘可能地避免可能發生的事情。

「我想說他已經在砧板上待了很長時間了。刀一定會落,只是時間問題。」他說。

一把生鏽的鐮刀! 許家印被卸磨殺驢真相

沈棟提到,許家印過去的關係,應該包括曾慶紅和賈慶林等權貴家族。許家印希望他們能夠協助保自己。

中共官場人人皆知,許家印與曾慶紅家族密切。旅居澳大利亞的法學家袁紅冰表示,「曾慶紅弟弟曾慶淮,還有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曾慶紅本人他不可能出面。曾慶淮代表的就是曾慶紅的家族。」「許家印在整個中國國內的房地產之所以能做那麼大,就是因為背後有曾慶淮的全力支持。當然他也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了。」

《紐約時報》還曾報導,2002年,在恆大的年報中,恆大公司董事之一是時任中共副總理、中央金融工委書記溫家寶的弟弟溫家宏。

在《紅色輪盤》中,瀋棟講述,2011年在歐洲的一場品酒和購物之旅,許家印和當時中共排第四位的政治局常委賈慶林之女及其投資人丈夫,一起參加了該活動。而在一次去法國里維埃拉的旅行中,許家印考慮購買一艘香港大亨擁有的價值1億美元的遊艇。

習近平上台之後,許家印還曾經投機習近平。他買了兩架私人飛機,用它們載著自己的足球隊(現在的廣州足球俱樂部)去比賽。

沒有這些高層關係,以及許家印本人打著某些人的虎皮去做大旗,恆大不可能獲得那麼多銀行貸款,根本不可能做那麼大。

但是,2021年9月,當恆大公開自己向廣東省政府求救的信函的時候,中國金融界的朋友跟我說,這意味著習近平不肯再保許家印。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民營房地產企業,幾乎都是高負債、高槓桿運轉的,動輒幾千億、上萬億負債,很多老闆帶著「大而不能倒」的心態,等著當局下場救助。但是習近平擔心,如果救一個,其它企業會跟著擺爛、繼續放大槓桿,當局根本救不過來。所以,他試圖殺雞儆猴,讓恆大破產,數百萬人的財富可能會隨著許家印的帝國一起消失。

也就是說,許家印是註定要被祭旗,殺雞駭猴的。而現在,抓捕許家印,則有了更加有力的理由,因為他技術性離婚、給兒子購買23億元的信託計劃等,此時審判許家印,可以讓他來給當局的治國無能、經濟衰敗祭旗。

然而真相是,許家印2.4萬億巨大的地雷,沒有中共最高層和中共當局的制度性支持,根本不可能做大。知名投資人和中國政經觀察人士@LT視界 提醒,當群眾紛紛指責許家印十惡不赦的時候,似乎都忘記了:1)2008年幾乎破產,哪方「貴人」救活恆大?2)2012年以後,中國國有銀行為何給恆大上萬億貸款?他認為,許家印被當局拋棄了。

當局曾努力幫恆大掩蓋資不抵債的真相。2012年,華爾街大空頭香櫞研究,發布了一份長達57頁的報告,指控恆大存在欺詐行為,包括:1)資不抵債;2)恆大管理層至少使用了六種會計騙術,來掩蓋其無力償還債務的狀況;3)對地方政府官員實施了一項不正當的賄賂計畫,採用了一個複雜的龐氏騙局型融資方案網;4)恆大的商業模式是不可持續的,而且正顯示出嚴重壓力的跡象;5) 恆大管理層一直表現出嚴重的判斷失誤。從「郵購」高等學歷學位,到挪用逾25億美元的公司資源來資助讓人害怕的非戰略性私人偏好事業,恆大管理層不當行為的證據令人震驚。

香櫞還在報告中列出了七個危險訊號,顯示恆大面臨嚴重的財務和營運壓力。

然而,儘管報告有理有據,香櫞卻遭到了處罰,被禁5年內不能進入恆大的上市地香港市場。對此,他們曾兩度提起上訴,分別被上訴法庭於2017年1月及2019年2月駁回。與香櫞的對峙,最終恆大取得了勝利。

然後,9年後的2021年,恆大債務爆雷。

大家可以感受一下,香櫞當時未被認定的指控。在2021年都成為事實!

此外,2016年,穆迪和標普把恆大信用等級調整為B-,不建議購買其債券和股票,或繼續向其發放貸款,但是遭到了中共各大官媒的齊聲反駁。中共官方背景的評級機構,還一致給恆大評級調到最高級AAA,而且是國內首家、也是唯一一家拿到如此之高評級的企業!

所以,恆大,這個吞噬了160萬買房者和合作夥伴資金2萬多億的怪獸,一直有一個飼養它的主人,它的名字叫中國共產黨。中共長期靠數百萬億的土地財政生存,因此刻意培養了恆大這樣的一些鐮刀。政府拿大頭,70-80%,而恆大們,只能拿小頭。

我們都知道李嘉誠沒有在香港和中國大陸留下一間爛尾樓,這種恐怖現象只能大面積出現在中國。

有網友悲憤的指出,房子爛尾後才知道:賣地的沒責任,賣樓的沒責任,貸款銀行沒責任,監管部門沒責任,買房的卻無限責任。

《三聯生活週刊》認為,在許家印諸多可能的罪名當中,最有可能的應該是挪用資金。 包括挪用子公司資金,以及更大的挪用預售款,即用購房者的錢來繼續蓋新樓。然而,我們都知道,這種挪用實際是中國官商勾結、發展房地產行業的一個常態。恆大7000億購房者的資金,如果當局真的嚴格監管,都不應該被挪用。

而且,恆大曾經入股盛京銀行,隨後借走上千億元,最終被遼寧省政府收回時,壞帳高達1837億元。但是,在遼寧省政府支持下,這筆壞帳,被盛京銀行打包轉給了政府的資產管理公司,資管公司再向銀行借債1800億,經過這一倒騰,銀行消了這筆爛帳,財務報表立刻變好!—-這個,也是中共大國有銀行能夠長期保持低壞帳率,常用的一種手段。

但這上千億的壞帳,最終是需要韭菜儲戶們買單的。

而且,我們應該還注意到,當中共處理恆大的時候,實際上掩蓋了一個更龐大的恆大,即中國共產黨政權本身。

因為,恆大就是中共巨大問題的一個縮影。

比如,恆大歌舞團vs當局的文工團,恆大高管們的張揚和中共當局大撒幣搞各種形象工程、花3000億舉辦亞運會招待一些小國,許家印把賄賂官員作為第一生產力媲美江澤民時期開啟至今的貪腐治國,恆大做大槓桿發展經濟vs中共當局4萬億之後的全國性高負債,恆大財務報表數據造假vs中共統計局造假,許家印覺得自己什麼都能做盲目發展多元化、結果留下一堆爛尾工程,和習近平當局一堆的爛尾工程,也如出一轍。

而恆大和地方政府一起把壞帳變成銀行和國家的損失,大撒幣做慈善和做形象工程(比如投資足球),恆大集團有2萬多名黨員依然壞事做絕,和中共無官不貪、反覆反腐卻更加腐敗,也是一模一樣。

所以,我覺得,我們要清醒,現在中共各種宣傳導向,在說恆大和許家印罪該萬死,試圖把當局的政策問題、官商勾結等等,摘除的乾乾淨淨。但是,恆大和許家印固然要承擔罪責,但是,請記住,恆大爆雷不僅僅是它自己的問題,它只是中共巨雷陣中的一個,絕不是最後一個!

好了,我今天的分析就到這裡。請大家訂閱《秦鵬觀察》。節目製作不易,我們最新做了一個捐款通道,在下方連結(https://donorbox.org/qpgc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謝謝大家,我們下次節目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wX6rw_QzJbFzvr1CzivxIg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eiqjdnq7go7cVXgAJjJp39H61270c

《秦鵬觀察》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