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每個樂器內部猶如一座宏偉的音樂廳

【2022年06月01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張雨霏編譯在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期間,新西蘭一位前大提琴家重拾對攝影的熱愛,使用新的拍攝技巧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探索樂器的內部構造,這些引人注目的攝影作品向人們展示了一個廣闊而神祕的「音樂建築」。

現年43歲的查爾斯‧布魯克斯(Charles Brooks)是一位經驗豐富的音樂家,過去的20年間,他一直在管弦樂隊中擔任首席大提琴手,曾在巴西、智利和中國等多個國家參加大型演出。2016年,他厭倦了壓力重重的生活方式,回到奧克蘭的家中,並開始全職從事攝影

Charles Brooks提供)

「正是在那個時候,我重新拾起我的相機,並拍攝我最喜歡的樂器。」他告訴《大紀元時報》。

布魯克斯在15歲時第一次被迷人的攝影世界所吸引。「我追隨自己的內心立即將鏡頭鎖定在古典樂器上,因為它已經成為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力量源泉。」他說,「我一直在尋找隱藏的主題和空間,有些東西相機可以拍到,但眼睛卻看不到。這就是吸引我探索樂器內部世界的原因。」

1780年製作的Lockey Hill大提琴內部照片。(Charles Brooks提供)

於是,他創作出一系列獨特的攝影作品,將其命名為《音樂中的建築》(Architecture in Music),從全新的角度展示了鋼琴、大提琴、長笛和其它樂器的內部結構。

「我們對這些樂器的外觀都太熟悉,以至於它們看起來似乎再平凡不過了」,布魯克斯解釋道,「但其內部保留了非常多的個性信息:製造者的工具痕、幾個世紀以來的維修痕跡,以及幾十年來在大型音樂廳和爵士樂酒廊舉行的音樂會中沉澱下來的歷史記載。

「這些精美的樂器經過了幾代藝術家的傳承,我相信每場音樂會都會在每一種樂器中留下一點點痕跡,哪怕小如一粒塵埃。」

Burkart Elite 14k金長笛的內部照片。(Charles Brooks提供)
1940年代製造的薩克斯管內部照片。(Charles Brooks提供)

布魯克斯使用的是24mm的微距鏡頭,以一種創新的方式,即運用焦點堆疊的效果,讓這些小小的空間呈現出十分寬敞的視覺效果。

「通常,在景深非常淺的情況下,像這樣的特寫照片的大部分是模糊的。我使用了一種焦點堆疊的技術,讓照片的景深從前到後保持清晰。」布魯克斯說。

他先從同一個角度拍攝數十到數百張照片,然後從前到後慢慢調整每張照片的焦點,之後再通過圖像處理軟件合併每張照片的清晰部分。通常大家看到最終的照片時,會以為自己正在觀看某種巨大或是類似洞穴的空間。

1980年代的柳澤薩克斯管。(Charles Brooks提供)
澳洲土著樂器迪吉里杜管(didgeridoo)。(Charles Brooks提供)

該系列的每張照片都營造出一種錯覺,觀眾好似在觀看綿延數公里的錯綜複雜的建築物和隧道,而不是方寸之間的樂器特寫鏡頭。

他說,在拍攝過程中,他會與專門的技術人員和制琴師合作,盡力找到在不造成損壞的情況下探索樂器內部的方式。

「對於未來的拍攝,我正在嘗試使用更小的相機或其它可以從樂器內部組裝並遠程控制的個性化拍攝裝置。」布魯克斯說。◇

請欣賞布魯克斯更多的迷人作品:

2021年塞爾默薩克斯管的內部構造。(Charles Brooks提供)
單簧管的獨特內景。(Charles Brooks提供)
Fazioli三角鋼琴內部結構的第一部分。(Charles Brooks提供)
Fazioli三角鋼琴內部結構的第二部分。(Charles Brooks提供)
Fazioli三角鋼琴內部結構的第三部分。(Charles Brooks提供)
(Charles Brooks提供)
施坦威D型三角鋼琴內部結構的第一部分。(Charles Brooks提供)
施坦威D型三角鋼琴內部結構的第二部分。(Charles Brooks提供)
施坦威D型三角鋼琴內部結構的第三部分。(Charles Brooks提供)
施坦威D型三角鋼琴內部結構的第四部分。(Charles Brooks提供)

責任編輯:韓玉#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