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紅牆陰影下的恆大宿命

【大紀元2023年10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中國恆大創辦人許家印被抓,引發輿論持續關注。多位資深觀察人士回顧中國房地產業的興衰過程,直指中國房地產本身只是中共黨國權力陰影下的一個悲劇。

學者:中國的房地產本身是一個悲劇

在談及恆大事件時,澳洲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10月3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國的房地產本身是一個悲劇。

他回顧中國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興起房地產業,產生了一批富豪,他們是中共政權派生出來的一個群體。

「共產黨把原來各種各樣的土地產權、個人產權都消滅,掠奪過來之後,它擁有全中國的土地資源,然後推向市場,把所有權跟使用權分離開來,給房地產商開發房地產,國家拿了大頭。因為賣給誰是由政府權力來掌控的,它就要講關係,需要賄賂才能拿到地。所以房地產商就變成一個國家的官商,這批人就變成一個相當黑的階層,搖身一變變成富豪。」

馮崇義說,房地產有一個龐氏騙局的概念,就是借新的錢去滾動,過程中吸收老百姓的錢。它自身的利潤率並不高,就變成債務盤子越來越大。一直到現在,房市走到頭了,下面沒有人滾下去,銀行再也不敢給更多貸款,它就走入一個死局。在很多年之前,大家都講已經走到盡頭了。

中共政府對土地經濟依賴性很強,千方百計地去做大房地產,哪怕供過於求,就變成泡沫經濟。馮崇義說,為了不讓它破裂,政府通過銀行還有城投公司把新的債務再加進來,再做一層泡沫把它包住,不斷地這樣包住,就變成政府和房地產商、銀行三方共謀,把已經供過於求的房地產繼續推高,然後從中牟利。

「它(房地產)占到國內GDP的25%到30%這麼一個份額,政府就不想讓它破產,所以一直維持在那裡,到今天它實在是救不起了。許家印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之所以讓恆大慢慢地死,是政府和很多權貴事先知道有危機,他們要先把錢抽走,要先變現,才能讓他破產。」

馮崇義說,許家印現在被抓,是習近平要把這個替罪羊給拋出來,去承擔所有的這些責任。「拿他們的罪來去抵消政府的責任,也抵消政府的債務,就是一個這樣的結局。」

2017年6月5日恆大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在武漢市參加會議。(STR/AFP)

分析:中國房地產實質是反市場化發展 恆大爆雷是一種宿命

中國問題專家王赫10月3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國房地產實際上不是真的市場化,而是以反市場化模式發展起來的。它是政府壟斷土地,然後把土地價格由政府收攏過來,高價地賣出去,政府就得到巨額的財政收入。通過建立土地財政,政府搞了很多建設,但羊毛出在羊身上,費用都轉嫁給老百姓。

王赫說,房地產二十年間迅速膨脹,習近平從2016年就已經感覺到房地產很危險了,當時喊出了房住不炒,但是根本就控制不住。到了2020年,當局才強硬出手,搞了「三條紅線」政策,本來是想讓房地產能夠軟著陸的,沒想到把泡沫戳破了。因為像恆大這樣的公司,本身是畸形發展的,沒有內部正常的企業經營運作機制,就是不停地圈錢,製造虛假的收入來進行巨額的分紅。這些年恆大早被許家印那些人給掏空了。

王赫直指恆大完蛋是一個宿命:「恆大到2022年底,它的負債是2.4萬億(人民幣,下同),它的總資產只有1.8萬億,它的淨負債就6千億,這是非常荒唐的事情,它爆雷是不可避免的,恆大一定完蛋,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一定完蛋。」

他說,恆大事件令整個中國的房地產業、中國的經濟雪上加霜。而許家印的種種運作方式,現在已讓老外都看得目瞪口呆,外國覺得中國的經濟就是個陷阱。

恆大問題深藏十年

早在2012年6月21日,美國著名的空頭機構香櫞(Citron Research)就發出一份做空恆大的報告,指控恆大存在欺詐行為,列出包括資不抵債、使用多種會計騙術來掩蓋其無力償還債務等五宗罪以及存在現金存款回籠嚴重不足、快速增長的昂貴債務、預售量大幅下降等七大危機。

10月3日,旅居美國的中國前媒體人趙蘭健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也表示,2012年、2013年,恆大公司內部就已經千瘡百孔了。

趙蘭健披露,恆大總部設有類似公檢法這種部門,他的表弟之前曾在恆大這個部門,接觸到越來越多公司內部舉報資料,舉報涉及的金額都很驚人,涉及的內部、外部關係更是極其複雜。他的表弟後來被巨大的工作量以及巨大的心理壓力壓垮,離開了恆大。

對於當局現在才對許家印下手,趙蘭健認為,當局可能認為現在動手損失會小一點,完全支撐不下去了,最後受害的還是老百姓。

「現在不只是處置許家印,它還把很多向許家印追債的人都給抓起來了。它不只是打欺騙人的人,還把被騙的人也全都打了,它想把對政府的影響減到最小。」

中共黨控之下出事的許家印與恆大

據此前大陸媒體報導,恆大是廣州市第一家設立黨委的「民營企業」,該集團共擁有35個黨委、18個黨總支、1,023個黨支部、10,841名黨員。本身是恆大黨委書記的許家印,常常說恆大是「黨的恆大」。2018年9月,許家印獲得第十屆「中華慈善獎」時宣稱,「我和恆大的一切都是黨給的。」

趙蘭健說,恆大的錯誤其實就是中共黨的錯誤。因為它一直是在「黨的領導」下。這些錯誤已經不是它一個私企或者是個人的錯誤了。

「你共產黨的觸角都深入到這種末梢神經了,最遠的地方你都要伸一把,伸一把之後你還管不好,那你是故意管不好?這個責任,你黨是必須要擔當的。」

馮崇義則說,中共現在進入後極權,習近平要全面控制一切,當局在民間企業中建立黨組織,雖然是一個外圍的東西,但是它最關鍵的是對人、財、物的控制,建立黨組織至少把所有組織成員掌握在手上。

「原來這個黨組織沒那麼重要,慢慢的控制能力喪失,習近平上來之後搞極權復辟,向毛時代回歸,讓這個黨的組織重新發揮作用,就通過這種方式來控制。」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