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杭州亞運會的燒錢與日本亞運會的簡樸

【2023年10月05日訊】杭州亞運會賽程已經過半,除官媒之前一直在吹噓的「規模最大」、「項目最多」、「覆蓋面最廣」等之外,人們又不斷地發現本屆亞運會還有很多令人咂舌的之「最」:花費3000億元的史上「最貴」亞運會、20元可以吃到268道美食的「最豪」亞運會自助餐、用高科技裝潢門面的「最浪費」廁所、當然也是中國經濟惡化之下「最燒錢」的一屆亞運會。

亞奧理事會的一份報告稱,杭州亞運會贊助和版權收入總計為100億元,遠遠低於近3000億的建設支出。據披露,2010年廣州亞運會花費也達1200億元,至今還有工程款未結算。可以想見,這3000億的支出中,不知又有多少資金最終將由建設公司和農民工來買單。

為了亞運會,整個杭州城又是刷牆又是繪畫,又是種花又是種草,而市民們迎來的卻是 「最苦不堪言」的中秋和十一。X平台上的美國之音中文網稱,「運動會本應是歡樂的盛會,中秋本應是歡樂的節日,但今年的中秋節和中國國慶節卻使眾多浙江人苦不堪言。亞運會在浙江省會杭州舉行,當地和周圍地區實行交通管制,開幕式那天許多人被堵在路上只能在路上過夜,中秋節、國慶節也不得放假,而是要上班報到。」

杭州亞運會開幕式盛大豪華,然而據說住在場館周圍的杭州市民卻被看守著無法外出,甚至被強制到外地旅遊;能在家裡住的市民卻被禁止開窗;智能化高科技的巡邏機器人走上了街頭,直升機在空中警戒;警察在車站、甚至馬路上要求遊客開包驗證、喝自帶水。這樣的擾民行為數不勝數。

然而,下一屆日本愛知縣和名古屋亞運會聯合主辦方日本愛知縣知事大村秀章在杭州參觀之後卻稱:「我們就不弄這麼華美了,只要展示出簡樸合理的國際體育大會就好。」

日本亞運代表團團長、日本田徑協會主席尾縣貢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學不了杭州,2026年在愛知縣名古屋的亞運會,我們辦不起這麼盛大的開幕式,建不起這麼豪華的亞運村。」

日本官員雖然對杭州亞運會用了「盛大」、「豪華」、「華美」等形容詞,但同時他們也用非常肯定的語氣說:「辦不起」、「建不起」、「不弄這麼華美」、「簡樸合理就好」,表現出他們已經對日本亞運會有了很切實的規劃。

日本舉辦亞運會的預算是多少呢?原來在2016年9月20日報名申辦之前,愛知縣和名古屋市就協商好,雙方決定在預計85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6億元)的全部經費之中,將公費負擔的上限設定為600億日元,由縣方和市方以2比1的比例負擔。

早在今年3月25日,2026年日本亞運會組委會就表示,受高物價影響,為了削減開支,將不建設亞運村,而是計劃通過租借酒店等方式為運動員提供住宿。

資料顯示,去年(2022)日本人均GDP(3.49萬美元)幾乎是中國人均GDP(1.2萬美元)的3倍,顯然日本並非沒錢,而是因為大型賽事所花費的是納稅人的錢。而日本的縣長、市長都是民選上來的,加上議會和國民對日本政府的監督,他們就更不會亂花了。與中國動輒上千億人民幣的亞運會投資相比,日本約合56億人民幣的亞運會投資顯得微薄和寒酸,日本政府的錢都花到哪裡去了呢?

原來壓在中國人身上的三座大山:教育、醫療和養老,對日本人而言基本不用發愁,因為政府已經幫他們安排好了。政府負擔了孩子從出生到大學的所有費用,比如,只要擁有日本合法居留權,不論國籍,孩子出生時都能領到一筆出生補貼,基本相當於免費生孩子,同時幼兒園實行全免費制度,公立中小學實行免費教育。

孩子上大學時,也可以實現免費,對於家庭年收入低於27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7萬)的,不僅可以免除大學學費,而且還由政府支付相應的生活費;即使是年收入更高一些,如年收入38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4萬)的家庭,政府也會根據情況支付三分之一或三分之二不等的費用。

除此之外,日本政府為國民規劃的醫療保險制度非常細緻完善,對於15歲以下的兒童,看病雖然需要自費20%,但通過「兒童醫療費助成制度」,政府可以補貼自費部分,實現兒童看病全免費。

而對於老人,從65歲到74歲有「前期高齡者醫療制度」和75歲以上的「後期高齡者醫療制度」。一般情況下自費部分僅為10%,國家報銷90%。由於老人的「大病上限」非常低,所以日本老人一般不需要為醫療費發愁,真正實現了「老有所依」。

對於普通的成年人,看病需自費30%,私立醫院和公立醫院報銷比例一樣。最令人安心的是如果生病無法上班,即便在家養病也能拿到三分之二的工資,且最長能拿一年半。防止了因家中頂梁柱生病住院導致家庭經濟陷入危機。

日本醫保有「大病上限制度」,就是根據不同收入情況,規定每個月及每年個人支付醫療費的上限,超過上限的部分要麼全免,要麼象徵性收取超過部分的1%。保證了不會因為得病而傾家蕩產,即使面對癌症、白血病等重症也不會因病返貧。

日本人只要交夠10年年金(養老金)就可以在退休後領取養老金,養老金計劃覆蓋面非常廣,全職家庭主婦也可以參加。如一個家庭中丈夫上班,妻子是全職主婦,退休後,夫妻二人每月一共可以領取21.5萬日元(約14118元人民幣)。

政府還對老年人提供各種各樣的補助金和補貼金。如年收入低於88萬日元(約5.8萬元人民幣)的低收入老人,政府每個月額外發5000日元(約329元人民幣)的補助金。

如果老人需要衛生間安裝扶手、家門口安裝斜坡、採購一個電動升降床等等,都可以申請20萬日元(約1.3萬元)的一次性房屋改造專項補貼。

另外日本還有很多針對老年人的專項福利。老人如果沒有房子住,政府可以提供住處;老人如果住養老院,住宿都是單間,一年365天24小時有專人照料;老人如果被家人送至日間服務中心的「托老所」,可享受車接車送,還有餐飲、洗澡等服務;老人如果行動不便,則政府可以提供上門服務,包括洗澡、煮飯、 洗衣服、打掃衛生、倒垃圾、身體護理、看病等等。

這些服務的費用由國家承擔80%-90%,對個人而言非常便宜。如上門洗澡一次400日元(約26元人民幣),上門幫助做康復一次305日元(約20元人民幣),醫生上門檢查身體一次500日元(約32元人民幣),把老人送到日間服務中心677日元-1125日元之間,合人民幣44元-73元。

因此,可以看出,相對於中共燒錢辦亞運的行為,日本政府則把錢都花在了自己國民身上;相對於中共政府動輒花費巨資只為自己臉上貼金的好大喜功,日本官員強調辦亞運「合理簡樸」就好;中共政府為了黨魁參加開幕式竟讓杭州草木皆兵,而日本官員稱:「想辦成一屆歡快的大會。」

日本政府和中共對待亞運會的態度和對待本國國民的態度截然相反,背後的原因是因為兩國的體制不同,日本的政府官員是民選的,知道所花的每一分錢都是納稅人的錢,因此格外精打細算,日本政府還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如何讓國民滿意之上,如在防止民眾因病返貧、如何為老年人提供更好的服務等,都花費了很多心思,真正把納稅人當成了自己的服務對象。

李克強稱中國有6億人每月收入低於1200元,而中國人卻不得不面對著高校學費上漲、個人醫保帳戶金額縮減、社會失業人口增加、農村老人每月只有140元養老金等社會現狀。兩相比較之下,中國人要想過上有尊嚴、無後顧之憂的生活,就必須拋棄共產黨的獨裁政權,迎來一個真正利於民眾的政府。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