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一帶一路」論壇縮水 中共自慚形穢

【大紀元2023年10月18日訊】中共10月17日舉辦第三屆「一帶一路論壇,參加的外國領導人比上屆大幅縮水,所謂的「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名不副實。中共領導人未免失落,只能勉強硬撐。中共黨媒仍試圖大力宣傳,卻無法擺脫自慚形穢的尷尬。此次論壇凸顯了國際格局的巨變。

哪些國家首腦不再參加北京論壇

10月17日,新華社羅列了參加第三屆「一帶一路」論壇的外國領導人名單,包括俄羅斯總統、印度尼西亞總統、哈薩克斯坦總統、烏茲別克斯坦總統、巴基斯坦總理等總計24個國家的政府首腦、領導人或議會代表。

4年前,2019年的第二屆「一帶一路」論壇,至少有37個國家的政府首腦或領導人參加;此次有17國首腦或領導人沒有再次前來,包括意大利總理、葡萄牙總統、奧地利總理、希臘總理、瑞士聯邦主席、捷克總統、白俄羅斯總統、阿塞拜疆總統、塞浦路斯總統、吉爾吉斯斯坦總統、塔吉克斯坦總統、菲律賓總統、馬來西亞首相、新加坡總理、汶萊蘇丹、吉布提總統、緬甸國務資政。

今年的論壇,20個國家首腦、領導人或議會代表再次來到北京;其中3個國家降格參加,埃及總統上次參加,此次是總理;尼日利亞總統上次參加,此次是副總統;阿聯酋總理上次參加,此次是議會代表。4個國家首腦或代表沒有參加上次論壇,此次到了北京,包括阿根廷總統、剛果(布)總統、斯里蘭卡總統、土庫曼斯坦人民委員會主席。

2023年的論壇相比2019年大幅縮水,還不如2017年的第一屆論壇。

曇花一現的「一帶一路」論壇

2017年5月,中共舉辦了第一屆「一帶一路」論壇;當時29個國家的政府首腦或領導人參加,還有日本自民黨幹事長、韓國執政黨代表、英國財政大臣、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高級顧問等。

2019年的第二屆論壇規模擴大,但美國不再參加。當時中美貿易戰正酣,歐洲一些國家對中美貿易戰採取觀望態度,仍然來到北京,應該令中共領導人產生了誤判,認為仍有能力爭霸全球、與美國對抗。

今年的第三屆「一帶一路」論壇,西歐國家領導人全部缺席。東盟國家裡,中共與菲律賓交惡,菲律賓總統不再參加;馬來西亞、新加坡也沒來。中亞的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總統缺席。與中共交好的白俄羅斯總統沒來,阿塞拜疆首腦也不再來。

中共領導人利用「一帶一路」論壇,應該試圖擺出組建鬆散反美陣營的架勢,不少國家應早就看在眼裡,採取了迴避態度。俄烏戰爭爆發後,中共支持俄羅斯,再次令歐洲各國警醒。歐盟國家中只有匈牙利首腦來到北京。俄羅斯總統普京是此次論壇的最重要外賓,習近平普京密談是重頭戲。

按中共黨媒的報導,第一屆「一帶一路」論壇有130多個國家和70多個國際組織代表參加;第二屆論壇有150多個國家和90多個國際組織代表參加;今年第三屆有140多個國家、30多個國際組織的代表確認與會。

參加今年論壇的國家比第二屆減少;而且只有30多個國際組織代表,比第二屆少了三分之二,比第一屆少了一半以上。繼續參加論壇的國家,可能還指望從中共手裡弄點小錢,但更多國際組織疏遠了中共。

中共在國際上已徹底現出醜陋的原型,最近拒不譴責哈馬斯的恐怖襲擊行為,國際社會更加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隨著中國經濟不斷下滑,「一帶一路」的資金嚴重匱乏,大多數國家很可能空手而歸,或許只有獲邀參加論壇的一點禮金。

「一帶一路」眼看曇花一現,今年的論壇更多在裝門面,為中共領導人拼湊一個虛假的國際平台,實際主要用於對內宣傳,但對外缺乏影響力。

2023年10月17日,習近平夫婦(中)在北京與參加第三屆「一帶一路」論壇的重要外賓合影。(Sergei Savostyanov/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黨媒宣傳露餡

10月17日,新華社發表文章《鄭永年:西方唱衰中國經濟和「一帶一路」,是出於將內部問題外部化》。鄭永年是中共御用學者,最早在北京大學學習、任教,然後到美國留學,現在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分校任職,經常替中共站台。新華社想利用鄭永年繼續宣傳「一帶一路」,卻透露了一些尷尬的實情。

鄭永年稱,對「一帶一路」要「有信心」;但同時又說,也「希望西方能落實其對發展中國家承諾的基礎設施建設方案」。他承認西方的承諾是在「競爭」;但又稱與「一帶一路」可以「並行不悖」。這實際透露了中共的心虛。

鄭永年還稱要講好「一帶一路」故事,但他提出的兩個想法卻匪夷所思。他提出,第一要加大中國民企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力度。這等於捅破了中共國企包攬「一帶一路」項目的真相,這些項目自然難以和西方競爭。中共至少灑出數千億美元,大多打了水漂,相當大一部分進了個人腰包。鄭永年實際暗示,中共官方已經拿不出錢來,只能讓民營企業出資。不過,中國民企正陷入生存困境,沒有資金投向「一帶一路」項目,何況並無投資回報。

鄭永年的第二個提議,是「一帶一路」可借鑑香港的一些經驗。他描繪香港在自由貿易港、知識產權保護、消費者權益保護、醫療、教育、社會治理等領域世界領先,其規則也為世界所接受;對「一帶一路」與國際接軌有重要的標桿意義。

第二個提議等於否定了「一帶一路」的運作模式,承認不符合國際規則。鄭永年對香港模式的定義,實際在讚揚英國留下的治理體系,應該令中共領導人很反感。中共正在加速把香港內地化。新華社難以宣傳「一帶一路」,找鄭永年這樣的人敲邊鼓,結果卻露餡了。

《解放軍報》也發表評論文章《推動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行穩致遠》。文章主要為了宣傳習近平,急於為「一帶一路」辯解,但也說了不少反話。

文章稱,「一帶一路」是「經濟合作倡議」,「不是搞地緣政治聯盟或軍事同盟,不針對誰也不排除誰」;「不是要關起門來搞『小圈子』或者『中國俱樂部』」;「不是要營造自己的後花園」。

這篇文章可謂此地無銀三百兩,把中共試圖組建反美集團的動機和盤托出。這等於在向那些沒來參加論壇的國家喊話,意思是中共沒準備利用論壇拉他們加入反美陣營,不必擔心。然而,文章最後卻說,「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可以預見和難以預見的風險顯著增加」;全軍要深刻理解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積極投身新時代「強軍事業」,「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積極貢獻力量」。

這最後一段內容,又把前面的詭辯否定了。既然「一帶一路」是「經濟合作倡議」,中共軍隊為何要深刻理解?還為何要藉機提「強軍」,非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呢?

2023年8月23日,(前排從左至右)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南非總統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南非舉辦的金磚國家峰會上。(Marco Longari/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一帶一路」論壇還不如金磚峰會

2023年,習近平外訪兩次,3月份訪問莫斯科,8月份赴南非參加金磚峰會,之後放棄了G20峰會。中共領導人應該更喜歡在北京舉辦「一帶一路」論壇,自始至終都能扮演中心人物,但「一帶一路」論壇的影響力正急劇萎縮,實際還不如金磚峰會。

8月份的金磚峰會,南非總統主持,習近平和印度總理、巴西總統都到場,俄羅斯總統普京通過視頻參加。北京的「一帶一路」論壇,印度、巴西、南非首腦都沒來,只請到俄羅斯總統普京,他應該很願意前來。克里姆林宮此時很需要中共的資助,最好能直接提供武器彈藥。

金磚五國中,有三國沒來北京捧場,「一帶一路」論壇確實難比金磚峰會。沙特、埃及、阿聯酋、阿根廷、伊朗、埃塞俄比亞剛剛被邀請為金磚大家庭成員;但沙特、伊朗領導人此次沒來北京,埃及、阿聯酋政府降格參加。這恐怕與中東局勢有很大關係,如果挑動哈馬斯襲擊以色列是中共所謂的「大怪招」,那麼某種程度上也等於攪亂了「一帶一路」論壇。

金磚峰會期間,南非組織了中非領導人對話,有11個非洲國家參加,南非扮演了非洲領導者的角色。非洲各國應該是「一帶一路」的主要參與者,但此次只有6個國家領導人參加論壇。

印度領導人不參加中共的「一帶一路」論壇,印度是金磚國家成員,也是上合組織成員。今年7月,印度作為上海合作組織峰會的輪值主席國,僅主持了一個視頻會議,與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首腦和中共領導人線上交流;觀察員國家是白俄羅斯、伊朗和蒙古;伊朗正式變為成員,白俄羅斯啟動加入程序。印度還邀請了土庫曼斯坦參加。

參加上合峰會的國家中,印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伊朗、白俄羅斯領導人都沒來北京,「一帶一路」論壇某種程度還不如上合組織峰會。

今年參加「一帶一路」論壇的24個國家政府首腦、領導人或議會代表中,亞洲國家12個;非洲國家6個;俄羅斯、匈牙利、塞爾維亞算3個歐洲國家;南美國家2個;南太平洋國家1個。「一帶一路」論壇正退回地區性質,中共號稱的「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比較牽強,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有限,也沒有能力推動相關國際事務,更談不上「全球治理」了。

「一帶一路」論壇大幅縮水,真實反映了當今國際格局的巨大變化,但不是中共領導人原來判斷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共領導人不願承受在國際舞台上被冷落,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自己搭建了一個舞台,但也只能自慚形穢。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