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公務員擴招背後的財政祕密

【大紀元2023年10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中國經濟下行,地方財政緊張,頻傳公務員減薪,近日有地方促事業單位在編人員「下海」。不過,中共官方公布今年公務員擴招約6.7%。中國本身已有龐大的公務員隊伍,體制運作成本驚人,專家揭示另有祕密。

公務員擴招 專家:主要充實中共搜刮錢財的部門

據官媒中新網10月25日報導,至24日18時,2024年的中共「國考」報名通道關閉。截至報名結束,本次報名競爭熱度最高的崗位,報錄比已超過3500:1。據稱,本次「國考」計劃招錄規模達3.96萬人,同比增加0.25萬人,擴招約6.7%。

今年「國考」招錄的職位主要集中在稅務、海關、鐵路公安、出入境邊防總站等系統。其中,國稅仍然是「招考大戶」,招錄職位為10,063。

中國問題專家王赫10月25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在公務員的擴招過程中,其實是加強了對整個社會經濟的監控程度。海關、稅務,為什麼是他們要大量招人,這些都是能夠配合中共搜刮錢財的部門。中共在這些崗位進行擴招,能給它帶來更大的利益。

「中共對經濟的控制會越來越嚴格,這就是說,政府要攫取更多的財力,這對老百姓並不是好事。」

王赫表示,公務員擴招當然還涉及中共社會維穩的需要。因為近年大學畢業生就業和退伍軍人、特別是軍官的安置問題突出。事實上,因為經濟形勢不好,沒有多少人去自主創業,所以當局想要多吸收一點人,有利於穩定。

公務員擴招與降薪、促在編人員「下海」的衝突

目前中國經濟下行,各行各業都陷入艱難。地方政府面臨嚴重的財政危機,包括經濟發達的沿海省份如江蘇、浙江、廣東、福建等地,已經傳出公務員降薪、工資拖延發放的消息,有些地方政府還要求公務員退回之前發放的獎金。

早前多地大搞清退編外人員,日前江蘇省又促高校、科研院所等事業單位專業技術在編人員「下海」創業,3年內保留人事關係,被質疑當局是在變相清退在編人員。

「下海」一詞,源自上世紀90年代初的中國,當時有一些人從體制內出來創業,稱為「下海」。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10月25日對大紀元表示,一邊是經濟困頓下公務員降薪不絕,事業單位促「下海」創業,另一邊是「國考」擴招。這是一種矛盾。這樣看來,中共的公務員擴招,只能算是一種策略性的維穩,在財力上就是拆東牆、補西牆。

他說,近期各地的縮編,可能是地方各地歷年積累的那種合同工為主,很多是進入事業單位、國企的關係戶,現在要清理一部分,但是過段時間,又會悄然增加。這是中共特權社會和運動式整治的特點。

公務員擴招之下 中國的官民比有多大?

李林一對大紀元表示,中共要搞公務員擴招,還需要注意的一點是,中國的公職人員本身就是巨大的數字。真實的官民比數字一直沒有公開。

從官方的各種不同渠道釋放的信息,可見公職人員的數量巨大,且多年來不減反增。

2005年,中共國務院參事任玉嶺統計得出的結論是,「我們的官民比已達到1:26(即每26個納稅人供養1名公務員),比西漢時高出了306倍,比清末高出了35倍。即使是同改革開放初期的1:67和10年前的1:40相比,吃皇糧者所占總人口的比重也是史無前例的。」

中共中央黨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同年則說,中國實際由國家財政供養的公務員和准公務員性質的人員超過7,000萬人,官民比例高達1:18。

到2021年兩會,中共全國政協委員、陝西省政協副主席李冬玉提案舉例說:某縣2019年常住人口3.02萬人,地方財政收入3,661萬元,一般公共預算支出8.65億元,行政事業和社會組織120餘個,財政供養人員6,000餘人,財政供養人員比為1:5。即該縣的官民比高達1:5,就是5人供養一名公職人員。

今年中共搞機構改革,相關方案稱,中央國家機關各部門人員統一精減5%,不過又說收回的編制主要用於加強重點領域和重要工作。

據陸媒疏理,中共所謂改革開放以來,國務院「機構改革」已進行了八次,本次是41年來第九次。每一次官方都聲稱減機構、減人員,但最後機構越來越臃腫,人員越來越多。

僅2018年,中共黨的機構就新組建國家監察委(員會)、中央依法治國委、中央審計委、中央教育工作領導小組、中央和國家機關工委,還有升格的中央深改委、中央網信委、中央財經委、中央外事委,此外還有中央國安委等。2023年又新設立中央金融委員會、中央金融工委、中央科委。還有中央社會工作部,該部在全國層層設立機構。

專家:黨政雙線運作成本全球之最

大陸獨立經濟學者鞏勝利10月24日對大紀元表示,真正的市場經濟國家都是大市場小政府,而中國有龐大的公務員隊伍,體制運作成本驚人。

「再加上它是國有壟斷,比如電力、水力、油、氣、路,生活必需品成本高。未來是非常可怕的,因為成本高意味著國家運行付出的錢要多很多。」

鞏勝利特別提到,和全球的其它國家不同,除了政府的行政成本最高,中國是黨的機構和政府機構雙線在運行。

「原來講是一個黨來領導,或者一個政府來領導,但是它們現在算為兩個,那兩個的成本肯定是比其它的國家都要高。這是中國和全球的國家一個不同點。全球所有的市場經濟國家的黨組織,它是不算入國家的成本運行之內的。」

中共歷來不敢公開黨務部門的財務預算和結算。在2016年3月11日的全國人大記者會上,人大發言人承認中央預算包括黨務部門預算,但說公開這個預算「有點難」。

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的原貴州大學經濟學院前教授楊紹政,曾在海外發文揭露,中共占用稅款和國資收益,每年供養所有政黨專職黨務人員和一些非政黨社團工作人員總數約2,000萬,給社會帶來的耗損估值約20萬億元人民幣。如果情況不改變,社會終究會崩潰。

中國許多省份目前只能靠舉債度日。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8月估計,中國地方政府債務累計高達94萬億元,包括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債務,這是資產負債表外的負債。

中共財政部正在推行隱性債務風險化解,今年10月份開始地方密集發行特殊再融資債券,用於地方政府償還存量債務。根據中國債券信息網數據,截至10月23日晚,至少22個省份在10月份將合計發行這種特殊債約9563億元。

鞏勝利說,在這種情況下,怎麼樣來養活政府官員,怎麼樣讓地方的社會繼續運行,都是難題。「發行的債券就是把以前的洞堵上。如果填不上洞了,你再發行債券,那就是利滾利,債務越滾越大,頂多就是政府延長一點來崩潰。」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