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被黨同化的?李克強悲劇遠未落幕

【大紀元2023年10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駱亞報導)中共前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猝死,引發震動。分析認為,曾為北大才子的李克強,當了十年「窩囊」總理,雖被認為有些許「良知」,但為共產黨體制所不容,屢屢被壓制;同在李克強路上的還有多少人被黨同化著?「李克強悲劇」遠未落幕。

李克強是被謀殺的」?

中共央視週五(10月27日)上午報導,前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因心臟病發,於27日零時10分在上海病逝,終年68歲。

對於李克強的猝死,網上很多分析質疑其死因。台灣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名譽教授丁樹范27日對大紀元分析,「李克強並沒有公開拉幫結派,跟習近平對著幹,也沒有說想要取代習近平,所以某種程度來講,我覺得習近平似乎也沒有必要下這樣的毒手。」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接受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訪問時說,中國也會因為成千上萬的人集體退出中共獲得一種新生,當絕大多數的人做出這個選擇時,中共垮台日子就到了。(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不過,昔日北大校友、旅美中國政治學者王軍濤27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認為,「可能就是謀殺,當然有人說為什麼要謀殺,他已經退下來了。但問題不在這兒。習近平上來,中共原來按照安步就班,應該是李克強」。後來是曾慶紅把習近平給推上去了。

「習近平應該是很擔心李克強有一天可以捲土重來。」王軍濤說,西方普遍在報李克強三個特點,他很實際,自由化思想,能夠秉承改革開放;中國民間也對李克強抱著一個期待的心;「那就是習近平要害死李克強的一個動機。」

此外,「官場整他們的氣氛,讓他可能覺得被壓抑,受到很多刺激。你也可以說這是政治上的不正常,導致他現在的夭折。」

王軍濤說,「我早就說,他將來活著敝屈會死得也很窩囊,當時我就說過他可能會被謀殺。」因為能夠臥底,能夠重新在共產黨裡面問鼎最高權力,所以習近平對這種人很在意。

台灣醫師作家蔡依橙也在臉書發文質疑,「在這種級別的國家領導人造成(心臟病)猝死,是很不容易的」,這十年心臟電腦斷層檢查的普及,都能提前治療。中共領導階層使用跟世界同步的預防與治療工具,絕無問題。

他說,「幾乎所有還能給習近平一點勸告、一點建議的人,都一個一個消失了。至於中共最高領導人,修理二把手,這也是歷代相傳。毛澤東處理掉大家以為的接班人林彪、毛澤東不准幫他扶住半壁江山的周恩來治療膀胱癌,都是。」

「李克強逝世」上熱搜榜首

在央視發布訊息後,「李克強逝世」立即登上中國社媒平台微博熱搜第一位,2小時後在微博上累積10.9億閱讀量和45萬討論量,逾350家媒體跟進發布。但除了央視帳號,大多數新聞媒體的微博評論區進入管控狀態,無法看到評論內容。

政大東亞研究所名譽教授丁樹範。(李怡欣/大紀元)

「大家對他是有一些懷念,主要是因為最近中國的經濟狀況不好,習近平似乎沒有把經濟搞好」,丁樹範說,「李克強在任十年,坦白講沒有什麼權力,他和習近平的經濟發展理念差異還不小,應該說習近平把經濟大權收回獨攬。」

很多回憶文章提起李克強的一些「名句」:針對中共吹噓「脫貧」重大成就,李克強坦言,「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人民幣」。針對所謂改革開放,他說:「改革開放不會停止,長江黃河不會倒流」「它關乎國家的命運、民族的前途。」

針於市場經濟,他說:「開了弓哪還有回頭箭?」對於簡政放權,他說:「要用減政府權力的『痛』來換得企業、群眾辦事的『爽』。」

在今年3月卸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最後做告別談話時說:「人在幹,天在看,蒼天有眼。」

李克強另一北大校友吳國光在美國之音撰文表示,「公平地說,即使是身為中共高官的李克強也還應該良知未泯。」

中共總理李克強退休前夕,2023年3月初,網傳視頻顯示,李克強疑似與國務院工作人員最後一次合影留念。(視頻截圖)

北大才子被黨同化 一代人的悲哀

文革後期1978年恢復高考後,王軍濤與李克強同進北京大學,他說,「當年我在北大和李克強認識的時候,李克強真的是風華正茂,才華橫溢的一個人,在北大讀本科時,他就翻譯了當時的一些世界名書。」

「說實話呢,我也一直不認為他能做黨政領導人,因為黨政領導人是要跟人斗,需要博弈,這些都是他不喜歡接觸的。」「他不想認人唯親,所以這個人也沒什麼自己人。」

「那時候的李克強思想比較敏捷,而且談風非常健,非常鋒芒畢露。」王軍濤也對德國之聲透露,「後來我看李克強在講話這個一字一句的,大腦要斟酌好一陣子,我覺得這個官場怎麼把一個才子給搞成這個樣子……他今天落到這個地步,我覺得反正很不值。」

李克強另一北大校友吳國光回憶,文革後,「我和李克強同時進入了北京大學,他在法律系,我在中文系——他給我的印象是一位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同學。」

再次見到李克強是從央視看到,那時他已經為河南省長,吳國光說,「陪同江澤民視察的時候,完全沒有了當年校園裡的意氣風發,而是一副陪小心的官僚相,說不上奴顏婢膝,卻也看得出慎微逢迎。」

「現在回頭來看,他的人生悲劇,那時已經漸入戲骨。」不只是李克強,吳國光說,「多少當年的青春志士,後來都走上了這樣的人生道路:為了當官,為了發財,為了權勢,為了名利,不斷地扭曲自己,直到扭曲成黨國所需要……」

他感嘆,「曾經最有希望、也最有歷練而可能推動中國走出毛共黑暗的一代人,如果以李克強為標杆,那真正是一代人的悲哀。」

良知與共產體制不相容 「李克強悲劇」遠未落幕

資料顯示,李克強在安徽合肥出生並長大,曾插隊到安徽鳳陽縣。鳳陽在歷史上一直以貧窮知名,毛時代更是家家有過乞討經歷。李克強曾回憶農民出外乞討還需要開介紹信,以此說明中國不能倒退到毛時代。

「這是我們親身見證的歷史,而李克強沒有忘記它,這就是良知還在了」,吳國光認為,「這正是李克強人生悲劇的又一體現。他應該知道,良知是與共產黨體制難以相容的。」

「既然不相容,還要去適應」,結果就是,「一個李克強不斷扭曲自己以在中共體制內沿著權力等級步步攀升,一個李克強還保留了一些常識、良知和對於民眾的同情心。」

不過在中共這個體制中,李克強的「良知」屢屢拜下風。吳國光說,「這不是習近平的本事,而是共產黨制度所決定的。所謂制度,就是遊戲規則。按這套遊戲規則玩,越黑越壞就越是能贏。」

中共二十大後大權獨攬的習近平,不到一年,親自提拔的外交部長、國防部長都落馬被查,還有火箭軍等高層將領失蹤。

吳國光說,在共產黨制度下,誰又不是活得憋屈、死得窩囊呢!儘管李克強的人生悲劇已經戛然謝幕,但「李克強悲劇」遠未落幕。

資深時事評論員李林一27日也對大紀元表示,「中共體制就是絞肉機,人進去就變。習近平在掌控最高權力之前,民間口碑不算差,但越往上走,中共體制的邪惡越會附於其人身上,使人的善性被抑制。」

「李克強如此,習近平也如此,絕大多數中共高層官員都是如此。」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