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李克強真實死因是什麼?

【2023年11月02日訊】雖然李克強的遺體將於11月2日在北京化為灰燼,但李克強之死引發的諸多猜測和謎團卻一時難以平息。那麼,中共前總理李克強作為「團派」代表人物,究竟是不是死於中共幫派之間的內鬥?對中共政權將產生哪些影響?是否會改變中國未來歷史進程?

「團派」的崛起與衰落

幫派政治是中共政權最顯著特點之一。其實,「假、惡、斗」的中共就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個黑幫亂黨,中共歷任黨魁也就是這個幫派的幫主或邪教的教主。

團派作為一股新興的政治力量登上中共政壇,應該是在「知識越多越反動」的毛死後,曾任過共青團中央書記的胡耀邦開始的。當時,中國經歷十年文革內亂,知識枯竭,人才凋零,青黃不接。為了挽救垂垂老矣的中共,鄧小平提出了「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作為幹部使用標準,並寫入了中共黨章。

這樣,共青團系統便成為中共培養接班人的基地和搖籃,從而給風燭殘年的中共不斷補充新鮮血液。中共又用最快的速度建立了省部級後備幹部名單,胡耀邦稱之為「第三梯隊」。

胡耀邦被貶加上六四學運,讓團派首次遭受重創。以中共元老鄧小平為首的「改革派」,為了平衡與「保守派」之間的關係,讓冒充「烈士遺孤」、日偽漢奸出身的江澤民鑽了空子,趁機爬上了中共最高權力寶座。這樣,中共黨內又產生了一個新的權力派系——江派。

胡耀邦和趙紫陽下台後,鄧小平失去了推動改革開放的最得力助手。為了防止推行極左路線,反對改革的江澤民重走文革老路,鄧小平一方面以「南巡」之名繼續推動改革開放,另一方面又隔代指定團派核心人物胡錦濤作為接班人。

胡溫執政十年,「團中央成了黨中央」。儘管江曾「垂簾聽政」,「九龍治水」,但沒有扛過槍、吃過糠、跨過江的團派,還是幸運地登上了中共政治舞台的頂峰。

十八大胡錦濤全面「裸退」,習派正式粉墨登場,團派開始被邊緣化;十九大習近平修改憲法,廢除幹部任期制,讓團派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落空;直到二十大,胡錦濤在大會主席台被強行駕離會場,總理李克強和政協主席汪洋雙雙淨身出局,王儲胡春華成棄兒被踢出權力中心。

諸不知,習登基後,迅速拿下毫無防備的胡錦濤「大內總管」令計劃,也是提前布局,為了日後這場不流血的宮廷政變做精心準備,從而防止當年「四人幫」事件再次重演。至此,曇花一現的團派,徹底走向「團滅」。

這次退出政壇剛剛半年,年僅68歲的李克強在上海因心臟病突然離世,再次讓「習下李上」,團派東山再起的幻想灰飛煙滅。可見,短命的中共團派,發源於胡耀邦,鼎盛於胡錦濤,終結於李克強。

「團派」與「江派」之間的內鬥

從團派誕生的歷史背景來看,胡錦濤、胡啟立、胡克實、李瑞環、王兆國等人,曾是中共黨內開明派胡耀邦和趙紫陽時期選定的接班人。他們年富力強,接受過比較好的教育,在八十年代對外開放的自由民主思潮的薰陶和感染下,思想相對開放,並能夠接受馬克思主義之外的西方新鮮事物。這與中共黨內大佬陳雲、李先念等頑固「保守派」扶植起來的江澤民,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鴻溝。

因此十六大,在鄧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錦濤走馬上任之際,貪權戀棧的江澤民通過軍頭張萬年提出「特別動議」,突然發動準軍事政變,繼續賴在軍委主席的位置長達兩年時間。2006年5月初,胡錦濤到青島視察北海艦隊,江還曾密謀暗殺胡錦濤,企圖用自己的鐵桿親信、狗頭軍師曾慶紅取而代之。

大家知道,李克強一度被胡錦濤作為中共總書記的人選來培養,後來也是因為江澤民、曾慶紅害怕自己迫害億萬法輪功,活摘人體器官的反人類罪行遭到歷史清算。他們認為團派出身的李克強不可靠、不放心,所以最後才選定貌似憨厚老實、便於操縱的中共太子黨、紅二代出身的習近平。

「習派」與「江派」之間的內鬥

2012年初,正好爆發了王立軍投奔成都美領館事件。薄熙來在重慶的得力幹將王立軍,與之反目成仇,最終將由江澤民主導、曾慶紅主謀,江派在十七大後制定的薄熙來、周永康聯手政變、廢掉習近平的計劃和盤托出。

該計劃由時任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實施,令計劃暗中策應,在中共十八大上讓薄熙來接替周永康的職位,掌管政法委「第二權力中央」;兩年內,聯合江澤民在軍中勢力,趕習近平下台,推薄熙來上位。

胡錦濤、溫家寶借王立軍事件立即拿下了薄熙來,替習上位鋪平了道路。習近平上台後,又很快拿下了周永康,從江派手中奪過了「刀把子」。緊接著,習又藉助太子黨劉源,利用谷俊山案件,順藤摸瓜,幹掉了徐才厚、郭伯雄兩位軍中大佬,又從江派手中奪過了「槍桿子」。

到十九大前夕,習近平通過王岐山以反腐的名義,清除異己,基本上剷除了從中央到地方的江派殘餘勢力。一改過去胡錦濤時期被江派架空,大權旁落的窩囊局面。

從某種意義上說,選擇習接班這也等於是江曾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團派」與「習派」之間的內鬥

習先是玩弄權術,隔山打牛,依靠團派,打擊江派;站穩根基後,再通過「溫水煮青蛙」方式,不知不覺地將團派「裙邊」一一剪掉。而逆來順受的團派這幫書生們卻無還手之力,只能坐以待斃。

北京政壇一度有「胡家天下令家黨」的說法。2014年12月22日,習近平又利用令計劃兒子「車禍事件」順勢除掉令計劃。將令計劃曾在中南海內掌握高層生殺予奪大權的親信和黨羽,全部趕出紅牆之外,換上自己信得過的心腹人馬。

十九大,胡錦濤的嫡系、團派得力幹將,歷任中共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中組部部長和國家副主席的李源潮,竟然沒有出現在十九大名單中。而69歲的王岐山卻以普通黨員身分接替67歲的李源潮當選國家副主席。

再就是二十大主席台上出現的,讓所有人都驚掉下巴的那一幕。

這次團派李克強突然死亡,民間傳言或死於食物中毒、或死於毒針、或死於故意拖延搶救時間、或死於沒選對搶救醫院,甚至有人懷疑是江派的「離間計」等等。其實,李克強的真實死因,是死於這個體制。

「習派」與「習派」之間的內鬥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指出,蘇俄這個共產黨是在對「階級敵人」實行暴力中產生的,之後則在對自己人的暴力中維持存在。毛澤東有一句名言: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再來一次」。重複使用暴力,是為了製造恐懼。每一次鬥爭運動,都是共產黨的一次恐懼訓練,讓人民內心顫抖著屈服,以至成為恐懼的奴隸。

二十大,在習的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下,已完成對黨內所有幫派和政敵的清洗,重新走回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毛時代。但「挑兩百斤麥子,走十里山路不換肩」的習,卻很快發現自己並沒有毛當年冒著槍林彈雨打江山的革命資歷,一句頂一萬句的崇高威望,全國人民一致擁護的無限忠誠。自己親手所提拔的,儘是一群唯唯諾諾,溜須拍馬,陽奉陰違,假公濟私,吃裡扒外,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奴才或「兩面人」。

於是,習又仿效毛,利用整肅自己人,拉一派打一派,來樹立自己在黨內的絕對權威,維護和鞏固自己在黨內的崇高地位。因此大家看到,同屬習派的蔡奇和王小洪等福建幫,一時間深得恩寵、炙手可熱,而李強、陳敏爾等浙江幫,卻被冷落旁置、屢遭詬病。短短半年時間內,習親自任命的5個國務委員就有兩名落馬,包括占據要位的國防部長李尚福和外交部長秦剛。

中共的祖師爺列寧說過:「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通過上面分析可以看出,中共最大的敵人其實就來自中共內部。中共的政權也必將在幫派之間的內部鬥爭中走向自我瓦解。

不過,也有人把黨員與黨之間的關係,形象的比作「農夫與蛇」之間的關係。一心想保黨的中共官員就相當於是「農夫」,而中共邪惡政權就是「毒蛇」。李克強作為保黨的「農夫」,不幸死在了「毒蛇」之前,也等於給所有想保黨的「農夫」敲響了喪鐘!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