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北京為何同意與美核軍控對話?

【2023年11月03日訊】11月1日,《華爾街日報》引述美國官員指,中美將在下週舉行「罕見的核軍控會談」,重點將聚焦如何降低誤判風險,這是自奧巴馬政府以來中美官方的首次此類會談。美國目前正尋求避免同中俄發生會破壞穩定的三方軍備競賽。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證實,「中美將就國際軍控條約履約、防擴散等廣泛議題進行對話交流。」

中共長期拒絕與美核軍控對話,為什麼這次態度大變呢?本文做三點解讀。

第一,政局危險,習近平力圖緩和與美關係,改善處境

從李克強的突然死亡到三中全會的杳無音訊,從火箭軍高層一鍋端到外長、防長的罷免,從時不時的隱身到驟減出國次數,習近平處於上台以來的最危險時刻,擔心禍起蕭牆、突發政變。

怎麼改善處境呢?在大力防控、清洗被懷疑將領、官員之餘,習近平的一大措施是打美國牌,與拜登重敘述朋友之情,緩和中美關係。這既可抑制中美反習勢力的聯手,又可藉助中美關係的穩定來改善自己的國內政治處境。

錯過G20峰會,習能抓住的與拜登會面的機會只有11月中旬將在美國舊金山舉行的(APEC)峰會了。因此,有了王毅訪美之行。10月31日,白宮宣布,拜登將於11月與習近平會晤。 畢竟是習有求於拜登,王毅上門送的一個大禮,就是美國渴求多年的核軍控會談。

第二,中共核擴軍二十年,開始改變全球核武格局

王毅上門送大禮,其實也是軟中有硬:中共的核武實力已今非昔比,必要時也敢跟美國扳手腕。與美核軍控對話,暗示中美要平起平坐了,以此作為中共「強起來」的一個標誌。

其實,中共核武野心之大、計劃時間之長,非外人所能想像。中共的「百年目標」,就是2049擊敗美國,核武則是達成這個目標的重要工具。而長期的核武美蘇(俄)兩極格局,又給中共提供了一個悄悄發展核武的空間。中共則打著和平發展核能的旗號,批量式建核電站,以此支撐核擴軍,謀求核武核電融合發展。

早在1983年6月,中共(國務院科技領導小組)就提出了中國核能發展「三步(壓水堆—快堆—聚變堆)走」的戰略,以及「堅持核燃料閉式循環」的方針。之後,中共建立了獨立的核科技工業體系,核武庫也持續擴大。2022年10月「二十大」,中共首度提出「打造強大戰略威懾力量體系」,釋出的信號極為強烈。

美國則在川普政府時期認識到了中共核武擴張的嚴重性。2020年度《中國軍力報告》第一次公開宣布,估計中共已經擁有二百多枚核彈頭,過去10年這個數字翻倍。2021年初,時任國務卿蓬佩奧在卸任前夕與軍備控制特使馬歇爾·比林斯利聯合發文稱,北京長達20年不對稱軍備競賽是中共挑戰核心部分。今年10月19日發布的2023年度《中國軍力報告》則稱:截至今年5月,中國已經擁有超過500枚可用於作戰的核彈頭;到2030年,中國可能將擁有超過1000枚核彈頭,超過美方先前預測。

如果中共擁有1000枚核彈頭,則全球核武格局就從美俄兩極轉變為美俄中大三角。中共這裡有個大戰略考量:俄羅斯一落千丈,核武庫肯定萎縮,這時中共頂上,攏住俄羅斯,抗衡美國。

第三,轉換策略,緩和國際壓力

自從20世紀40年代核武器橫空出世並被投入實戰,人類就被核毀滅的陰影所籠罩。1947年,美國芝加哥大學的《原子科學家公報》設立「末日之鐘」( Doomsday Clock):將午夜12點「設定」為世界毀滅之時,時鐘上的時針豎直指向12點方向,通過調整分針距離午夜12點的時間,形象地展示人類在當前的時間節點有多麼接近足以引發世界毀滅的巨大危機。之後該鐘前後共調整過25次,最近一次調整是在今年1月,僅為90秒,是最危險時刻。

國際社會深感憂慮,反核禁核浪潮此起彼伏、連綿不絕。2017年7月7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禁止核武器條約》(Treaty on the Prohibition of Nuclear Weapons, TPNW),並於2021年1月22日生效。該條約是第一個將核武器定性為非人道且違法的國際條約。

在巨大的壓力面前,中共也聲稱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但是,中共的核武政策,例如核武庫增長快速、政策不透明、常規武器及核武間的界線不清,卻是極危險的,容易導致核戰爭一觸即發。

為此美國發動了強大的外交攻勢,要求中共加入美俄的核軍控談判、核武政策透明化等等,使中共非常被動。舉例而言,今年5月19日,七國集團領導人廣島峰會,在商討裁減核武議題後聲明:「中(共)國在缺乏透明度和有意義對話的情況下加速擴增核武庫,此舉增加對全球和區域穩定的擔憂」。

在這種形勢下,中共不得不改變策略,同意與美進行核軍控會談。另一方面,中共也擅長布置 「談判陷阱」,多次玩弄過美國,不妨在核軍控領域也來試一試。

結語

為給習拜會創造政治氛圍,中共同意與美進行核軍控會談,但級別不高(中方派出的是外交部軍控司司長孫曉波),而且也不是正式談判,溝通而已,更多的是形式。

這與美方的期望相差甚遠。今年6月,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曾提出,可制定一項多國參與的機制,讓中共和聯合國安理會其他4個常任理事國互相通報導彈試射情況,並在這些國家之間建立「危機溝通」渠道等。這次美中核軍控會談,美方擬跟進這些想法,討論可能在雙邊或多邊基礎上採取的措施,並了解中共的核擴張、核理論和戰略穩定概念。

對美國而言,中共遠比蘇聯更狡猾、危險。冷戰期間,美蘇尚能達成核軍控協議;現在美中「戰略競爭」,雙方最終能否達成核軍控協議呢?恐怕最樂觀的人也不敢奢望。美國要做的事還很多。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