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樵夫:紀念他不是念他有多好

【2023年11月08日訊】有史以來人們第一次頂著禁止悼念的壓力去紀念一個十年任期都碌碌無為一事無成的政治人物。

不是念這個人有多好,而是恨這個世道有多壞。

2013年,他新官上任,意氣風發,信誓旦旦要擠乾中國經濟的水份。

第一件事就是大張旗鼓收緊銀根提高銀行準備金率,一夜之間幾乎所有商業銀行都流動性吃緊出現錢荒。他公開表示絕不大水漫灌拯救銀行。但這個決心只堅持了兩天,第三天就繳械投降,央行灰溜溜宣布降准救市。

他這個人,只是與其他人相比略懂經濟,其實除了政府工作報告中多了一些時髦的經濟學詞彙比如供給側改革或資源配置等等以外也志大才疏不得要領。

他的克強經濟學與日本首相的安倍經濟學曾經在亞洲並駕齊驅,而今天安倍經濟學尤在,克強經濟學卻已經功敗垂成。

他的克強指數更是個治國理政的笑話。一國總理寧願相信實際電力負荷、銀行貸款金額和貨物運輸數量也不肯相信自己政府職能部門的專業統計數據。統計局數據造假不知他為何不能整頓吏治。

他的農村城鎮化建設改革表面上是基於他博士論文的多元社會結構的轉變,而實際上也不過是不得不延續前朝遺留下來的房地產支柱產業的老路。而缺乏監管的網絡p2p最終形成了巨大的金融詐騙後果…

他拒絕大水漫灌,卻在任期內使地方債猛增到九十多萬億。

他推動經濟的市場化改革卻在危急時勒令公安部副部長帶隊入駐證監會暴力救市。

2015年資本作亂兩市突發股災,他提前結束對歐洲的訪問,風風火火回國召開國務院特別會議,怒斥手足無措的財政部長和幸災樂禍的央行行長,殺氣騰騰宣稱要暴力救市。第二天,公安部副部長帶隊進駐證監會,第三天大盤企穩。

他創造了政府帶槍進場暴力救市的經濟奇蹟。

其實誰都知道,他和之前許多大人物一樣,都不過因為特殊的原因和機遇而身居高位,其能力還不如一個普通的經濟學教授。

但是他說:我國大陸地區,還有6億人,月收入低於1000元。

這是沒人說過的大實話,他至少還有良心。

他說:法律的邊界,就是權力的邊界。國家是人民組成的,只有人民好了,國家才能好。

這是沒人敢說的現代政治常識,他勇敢如單純的赤子。

他說:我堅信,長江黃河不會倒流,天在做,人在看…

這是無可奈何花落去,無語望蒼天的淒涼哀嚎。那時他可能就已經抱定了赴死的決心…

於是有史以來人們第一次頂著禁止悼念的壓力去紀念這一個十年任期都碌碌無為一事無成的奇怪政治人物。

不是念這個人有多好,而是恨這個世道有多壞…

——網友推薦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