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他們坐新疆軍閥監獄無恙 卻沒逃過文革

【2023年11月11日訊】民國時期新疆有個「新疆王」名叫盛世才。他早年是奉系軍人,是張作霖的親信郭松齡手下的一名軍官,他因為娶了郭松齡夫人的乾女兒邱毓芳為妻,更得郭松齡的信任。在郭的推薦下,張作霖保送他到日本陸軍大學公費留學深造。

後來,郭松齡起兵反叛張作霖,盛世才受命回國參戰。兵變很快被平息,張作霖一氣之下,取消了盛世才公費留學資格,但盛世才在他人的資助下,還是又讀了兩年。

1927年盛世才回國,進入國軍先後任參謀、教官等。其後投靠新疆軍閥金樹仁,屢立戰功。1933年新疆發生兵變,金樹仁被驅逐,盛世才乘機掌握權力。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盛世才幾次向蘇聯示好,表示自己從學生時代就相信共產主義,願意在新疆建立黨支部。

蘇共領導人當然希望毗鄰的新疆有一個與蘇聯友好的政權,他們讚賞了盛世才在新疆的作用,也表示了對他的信任,但考慮到他與南京政府的關係,勸他暫時還是不要在新疆迅速實施共產主義。

此後,在蘇聯的支持下,盛世才消滅了所有的政敵,成為最高軍事領導人。在這種情況下,1934年3月,鞭長莫及的國民政府任命盛世才為新疆省邊防督辦,並授予他陸軍中將加上將銜。他的夫人邱毓芳亦有「新疆的宋美齡」之稱。據說著名的新疆伊犁特克斯縣城的八卦城布局,最初便是由邱毓芳的父親邱宗浚(時任伊犁屯墾使兼守備司令)主持規劃營造的。

盛世才治下的新疆,雖沒有完全脫離中華民國政府的控制,但卻與其若即若離,還拒絕懸掛中華民國政府的青天白日旗,而是懸掛盛氏政權的「六角星旗」。不過,盛世才心心念念的還是想脫離民國政府,投靠蘇聯。不知他是真心相信馬主義,還是認為蘇聯人是個更好的靠山。

據中共黨史稱,1938年,盛世才以就醫為名,祕密前往蘇聯。彼時他在中共的協助下,經濟得以發展,他再次向蘇聯提出加入共產黨,但被斯大林拒絕,主要是蘇聯不想東西兩線同時作戰,因此不想惹惱民國政府。盛世才悻悻而回。

1941年1月,盛世才又一次向蘇聯提議:成立突厥斯坦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脫離中華民國,加盟蘇聯。蘇聯依舊拒絕。同年6月,蘇德戰爭爆發,盛世才因擔心蘇聯和中共要暗殺他,轉而採取反蘇反共政策,並向蔣介石靠攏。

1942年9月的一天,盛世才扣押了毛澤民、陳潭秋等在新疆工作的近150名中共黨員及家屬,並軟禁在迪化滿城邱公館。盛世才指責毛澤民等在新疆有祕密活動,並受蘇聯駐迪化總領事的指使,要搞陰謀暴動,以推翻盛世才政府。

1943年1月,盛世才加入中國國民黨,並表示「矢志擁護中央,盡忠黨國,絕對服從領袖」。隨後,盛世才將六角星旗亦換為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旗。此後大肆宣揚反蘇反共,同時驅逐境內蘇聯人員,逮捕新疆的中共黨員和親共人士,並處死了首要分子毛澤民、陳潭秋等。

1944年初,在看到蘇聯反攻德國取得勝利以及國民政府在豫湘桂會戰中失利,見風使舵的盛世才再次變卦,致電斯大林,要求加入蘇共,並請求將新疆劃為蘇聯的一個加盟共和國,不想得罪民國政府的蘇聯拒絕了他的要求,並將其電報轉給了蔣介石。於是蔣介石將盛世才調離新疆,任農林部長,由朱紹良代理新疆省主席。1944年9月,盛世才結束了其在新疆歷時11年5個月的軍閥統治。

1949年,盛世才隨國民政府撤退台灣,在政府部門擔任一些閒職。1970年病逝。

毛澤民之死

被盛世才處死的共黨首要分子之一是毛澤民。毛澤民是是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大弟弟,也是中共早期的紅色銀行家、紅色大管家,一直為毛澤東所倚重。此前曾專門有一篇介紹毛澤民的。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中共中央決定讓胃病嚴重,身體虛弱的毛澤民取道親蘇聯的新疆督辦盛世才治下的新疆,赴蘇聯治病。1938年2月初,毛澤民抵達新疆,但因中蘇邊境地區發生鼠疫導致交通斷絕,一時無法前往蘇聯。

當時盛世才表達了希望中共派幹部到新疆工作的意願,毛澤民遂接受了中共中央駐新疆代表鄧發的建議,並徵得毛澤東的同意,化名「周彬」,擔任新疆省財政廳副廳長、代理廳長。上任後,毛澤民改革稅收及幣制,穩定物價,發行建設公債等,對新疆省財政進行了整頓。而跟隨他的妻子錢希均則被安排任「新兵營」圖書館主任。

1939年毛澤民獲准前往蘇聯,同年,他與錢希均離婚。1940年1月毛澤民從蘇聯回到新疆,次年任新疆省民政廳廳長。

1943年2月,表示效忠民國政府的,盛世才將毛澤民等人投入監獄。在新疆中共黨員中地位與毛澤民大體相當的新疆教育廳廳長的徐夢秋,最終承認新疆中共組織確有個「陰謀暴動」計劃,並稱毛澤民、陳潭秋是主謀。9月,毛澤民、陳潭秋等人被殺,毛澤民終年47歲。

其後研究表明,毛澤民本可以不死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就認為是這毛澤東有意促成的。原因是當盛世才因懷疑蘇聯和中共陰謀暗殺他,和蘇聯鬧翻了臉後,中共在新疆人員再三請求延安讓他們離開,但毛卻令他們繼續留下。而在盛世才將毛澤民等人抓起來後,莫斯科曾一再要中共駐重慶代表周恩來向蔣介石交涉以釋放他們,但毛給周的電報中卻隻字不提釋放新疆被捕者。於是,周恩來在同國民黨代表的一系列會見、談判中,也就沒有提出這一要求。

既然中共未提,蔣介石也就沒有向盛世才提出此事。毛澤民等人最終被殺。對此,張戎認為,這是毛澤東為掀起中共黨人對蔣介石的仇恨,為全面內戰做準備,而毛澤民成為了犧牲品。

此外,香港開放雜誌刊登的徐澤榮寫的《毛澤民之死的祕密背景》中披露,毛澤民之死是因為斯大林見死不救,而斯大林是為了懲戒毛澤東的前述被要求出兵蒙古時按兵不動、無報恩心。

另據當年作為國民黨重慶軍事委員會特派「新疆審判團」成員的鄭大綸記述,彼時被逮捕的中共黨人「在威脅利誘面前多數屈服了」,有的寫了「反共宣言」,有的寫了「自白書」。「毛澤民自白書」頭兩段是這樣寫的:在下筆寫此自白書前,我須先向一直善待著我和其他中共黨員的盛世才督辦深表歉意。本人相信,對於新疆—蘇聯、新疆—延安關係惡化應付主要責任的乃是蘇聯,而非新疆和中共。如果這確實是毛澤民所言,那麼盛世才逮捕他們的原因就並非空穴來風了。

逃過新疆監獄的其他共黨份子卻沒逃過文革

在被盛世才扣押的近150名中共黨員和家屬中,就包括曾經的中共最高領導人之一瞿秋白的夫人楊之華和女兒瞿獨伊,她們是通過新疆回國而被軟禁的。

瞿秋白與楊之華都非各自的原配。瞿秋白的原配妻子叫王劍虹,和其結婚7個月就病逝了。楊之華的前夫叫沈劍龍,二人有一個女兒,但隨瞿秋白的姓,叫瞿獨伊。楊之華在上海大學讀書時,瞿秋白是其老師。其後瞿秋白也認識了沈劍龍,並一見如故。沈同意離婚,瞿秋白與楊之華結合。

據瞿獨伊回憶,他們最開始是被軟禁,兩三個月後進了監獄,男女分開,女的和殘疾軍人在一起。那是他們沒有受到什麼虐待,沒有受到什麼嚴刑拷打。雖然沒有自由,但房間沒有鎖門,大家可以相互往來。期間搬了好幾次,最後一次是在第四監獄,待的時間最長。吃飯是一天兩頓,一桶沒有一點油水的爛白菜湯,放一點鹽,再加上一木箱饅頭,饅頭裡面有沙子,但不限制隨便吃,只是沒什麼營養。

為了加強營養,他們將隨身帶的衣物等東西請看守幫忙變賣,再買一點羊尾巴油,吃饅頭的時候沾一點。有時還買來一點葡萄乾和牛肉乾,但一般不捨得吃。不過,他們並無性命之憂。

近150人除了被槍斃的毛澤民、陳潭秋等幾人,還有幾個病死、幾個脫離中共的外,有130人在國民政府張治中將軍的斡旋下,於4年後被釋放。彼時抗戰已經結束。1946年6月,出獄的這130人,包括楊之華和瞿獨伊母女倆分別乘坐10輛卡車前往延安。

然而,這130人雖然逃過了盛世才的囚禁,但很多人卻在幾十年後死於毛髮動的文革中,楊之華就是其中之一。

中共篡政後,楊之華先在婦聯國際部工作,後任婦聯主席、全國女工部部長,後在檢察委員會工作。文革爆發後,瞿秋白臨死前寫的《多餘的話》成為其定性為「叛徒」的證據,楊之華也被隔離審查,後被撤銷北京戶口,轉到關押重要政治犯的秦城監獄。在監獄中,她沒有名字,只有一個號碼。瞿獨伊每隔10天才能見到母親。她後來回憶說,在新疆監獄的時候,她們還有自己的名字,還有人格。中共誠不如軍閥也。

因為楊之華的身體一直不好,進監獄後加重了病情。在保外就醫三天後,即1973年10月20日凌晨,72歲的楊之華病逝。

而瞿獨伊文革則被關在牛棚中。她在新疆時與中共新華社記者李何結婚,1962年,李何因心臟病去世。他們的兩個兒子,一個死於戰爭年代,一個在23歲時死於癌症。還有一個女兒長期生活在國外。

結語

不知這些坐過軍閥盛世才監獄,也坐過中共監獄的共黨分子們,在臨死前是否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若論狠毒,共黨遠超軍閥,而跟了這樣一個狠毒主子的他們,結局悽慘又怨得了誰呢?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