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陸軍華裔女兵的故事

【2023年11月12日訊】(記者姜琳達洛杉磯報導)初見楊梓藝時,難以將這位個頭嬌小、愛開玩笑的華裔女生,與印象中嚴肅的美國大兵畫上等號。她笑說,這是因為很多人對美國陸軍有著一些誤解,真實的軍中生活其實與大眾的常規認知大不相同。參軍即將邁入第十個年頭的她也用自身的經歷,講述著軍中的種種趣聞。

楊梓藝介紹,參軍的日子時有辛苦,但更多的時間是大家一起玩的放鬆時刻。她也發覺在軍隊歷練身心、增長見識之餘,自己變得更加自信。(楊梓藝提供)

「我打過很多工,但這是唯一一份讓我感覺很輕鬆、假期多、又很穩定的一份工作。」她說,自從加入美軍後,完全沒有那種被綁定、被束縛著手腳的感覺,這歸功於美軍所堅持的原則——每個人可以選擇任何自己想要的職位和工作、成為你想成為的人。

參軍前的「糗事」

回想最初決定加入美軍前,楊梓藝調侃自己還幹了一件「糗事」。

2014年,移民美國半工半讀的楊梓藝陷入了一個困境:換了好幾個大學學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學什麼,更不知道自己所學的學科是否能找到合適的工作。

她想過要當數學老師,卻因為語言障礙而退縮;後來又陸續改選平面設計、放射科醫學等專業⋯⋯反覆折騰幾次後,她發現太燒錢了,自己已無法荷負大學學費,此時距離大學畢業還需至少兩年半時間。

一籌莫展之際,一則美軍徵兵廣告吸引了她的注意。她到辦公室問徵兵官得到答覆:「這就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平時有週末、有假期,一年還有30天的休假。參加美軍工作還給繳學費。」

楊梓藝當下做出決定,「我決定參軍。聽起來挺不錯,反正我當時也是打工。也沒有第二個方式可以(幫助)繳大學學費」。

話雖如此,但她的頭腦中全是「軍隊中比較亂、不安全」等觀念。為了保護自己,她特意到當地警局報了一個自衛課程,「學完後就感覺對自己蠻有信心的了」,「還做了很大、很大的心理準備」。結果,她發現完全多此一舉。

「進了部隊以後,發現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難,基礎訓練感覺也蠻容易。教官看起來很凶,但實際上就像哥哥姐姐一樣,只有經歷過才能體驗到那個大家庭(的溫暖)。」她說。

如何融入軍中生活?

按照最初的設想,楊梓藝計劃參軍三年、獲得陸軍的學費和住房補助後就退伍。但轉眼間,她的參軍之路即將邁入第十個年頭。

那麼作為一名華裔女生,如何適應軍中生活呢?她笑說:「真的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難。」

首先,軍中的氛圍是非常融洽的,她說:「大家很包容我。我說話也有口音,人家有時候聽不懂,可能就多問幾句。有時大家在一起開玩笑,但我沒有遇到過什麼種族歧視,反而結交了許多好朋友。」

不僅如此,陸軍始終會為每一位軍人提供衣食住行、學業以及技能上的支持。

楊梓藝最初選擇了生化核(CBRN)方面的工作,她無需自行掌握工作所需的知識與技能,而是通過軍中不斷地專業培訓和上課,慢慢學習。

楊梓藝最初選擇了生化核(CBRN)方面的工作,她無需自行掌握工作所需的知識與技能,而是通過軍中提供的專業培訓,慢慢學習。圖為楊梓藝工作的照片。(楊梓藝提供)
楊梓藝最初選擇了生化核(CBRN)方面的工作,她無需自行掌握工作所需的知識與技能,而是通過軍中提供的專業培訓,慢慢學習。圖為楊梓藝工作的照片。(楊梓藝提供)
楊梓藝最初選擇了生化核(CBRN)方面的工作,她無需自行掌握工作所需的知識與技能,而是通過軍中提供的專業培訓,慢慢學習。圖為楊梓藝工作的照片。(楊梓藝提供)

「這份工作聽起來挺複雜的,實際上還蠻簡單的。我一開始就是負責(管理)生化核的防毒面具,還有一些防毒服裝。後來每來一位新兵,我會給他們發這些東西,然後做一些培訓。後來我升了職,就是給大家上課。」隨著經驗的積累,她還負責到不同的部門抽查相關物品是否符合標準。

她解釋,陸軍給了軍人最大的自由,即使是同一領域,軍人也可以選擇想要發展的方向。例如同在生化核領域的工作,她選擇管理和培訓,而另一位同事選擇駐紮海外,與特種部隊工作;還有的同事選擇在實驗室做研究。

參軍後變得更加自信

自從參軍後,楊梓藝發覺在軍隊歷練身心、增長見識之餘,自己變得更加自信。

她舉例,參軍讓自己的英文有了飛速的提升,幫助自己更快融入了美國社會。「我第一年時,大家通過車裡的對講機說話,我根本聽不懂,後來快一年了,我才開始能聽懂。大家都很寬容。」她說。

除了英文,她介紹,軍中最不缺的就是大大小小的培訓。軍人每升一級,都要接受培訓,有些培訓還可以轉成大學學分。這些課程促使她不斷提升自已的技能,「而且我感覺最大的(收穫)就是給了我自信,我會覺得『喔,這個我也可以做到』」。

最小的兵反而被照顧得最好

包容的環境、豐富的資源、衣食無憂的條件,令楊梓藝很快就喜歡上軍中的生活。當被問及是否曾被孤立、被歧視?楊梓藝很肯定地回答「完全不會」。

「很多人有點過於擔心。大家看到的東西都是新聞上報的,實際上沒有這麼誇張。」她說,或許在大眾的認知中,菜鳥在職場上最容易受欺負,需要幹最多又苦又累的活。但在陸軍中,最小的兵反而會被當成幼兒園中的小朋友,是被照顧得最好的一個群體。

她透露新人入伍後,「上面會有一位小隊長。他就像幼兒園老師一樣,不管你有什麼方面的問題,他都會是第一個幫助你的人,衣食住行。例如一開始你要是沒有駕照、不會開車,他可能會接送你上班;到點了,固定要叫你去吃飯。」

而在被照顧的過程中,新兵慢慢適應軍中的環境後,會逐步成長。回顧自己參軍的歷程,她說:「三、四年真的是會感覺像變了一個人,自身獲得了提升。」

邊工作邊度假

介紹自己在美軍的工作時,楊梓藝總是不經意間透露出樂在其中的感覺,「我很Enjoy(享受)」。

「當然,我們有辛苦也有累的時候。」對她而言,體能訓練就是最大的挑戰之一,「一開始我甚至連一個好好的伏地挺身都不會做」。每每這時,大家都會給予她鼓勵,教官還會給她「支招」,幫助她加強訓練,通過考核。

辛苦後,「更多的時間是很開心地大家能在一起玩」。她介紹,自己在美軍的第一個工作地點位於堪薩斯州,那時候每天早上要出早操,週一固定維修部隊裡的車,其餘時間就是做一些維護和訓練。

第二份工作,她被派到日本的一個空軍基地工作,「當時在沖繩,假期蠻多。週末經常出去玩,去野營,或者去大阪、東京、還有北海道玩。在沖繩那幾年,就感覺每天都在旅遊」。

楊梓藝(右)駐紮過日本沖繩時,勞逸結合,遊玩過周邊多個國家。圖為她與另一位徵兵官劉莎在日本基地的照片。(劉莎提供)

除了日本,她還利用假期,遊走了周邊很多亞洲國家,「我們休假真的很多,現在我有57天的休假,真是很多,用不完」。就連培訓,她也可以到不同地方玩上一圈。

「上一次跟朋友一起去了菲律賓進行三個星期的培訓。結束後,我們在香格里拉酒店住了四天,每天還給我們170美元的飯補。每次出去培訓,都會在最後讓我們玩幾天。」疫情後,部隊再次根據她的個人意願,將她派至南加州阿祖薩(Azusa)辦公室做徵兵官。

但喜歡探索新鮮事物的她,並不打算就此止步。徵兵官的合約到期後,她計劃重歸生化核領域的工作,「那樣我有機會自己選擇下一個基地,我就想去德國。然後順便去歐洲玩一下」。

從未上過戰場

在當徵兵官的過程中,楊梓藝發現很多家長都抱有一個觀念,認為「孩子一當兵就會被送到前線打仗」。但參軍快十年的她說,「危險的地方我一次也沒有去過,因為我選的工作不是上前線打仗的」。

她介紹,美軍提供至少150個工種,社會上的所有正當職業,軍中幾乎都有,而且絕大多數的工作都不需要到前線打仗。新兵在簽合同前,可以先選好職業,「他們會尊重你的選擇,你選擇什麼樣的兵種,他們就給你安排什麼樣的工作」。

合同期限也可以自由選擇,兩年、三年、五年,甚至八年,「如果你不喜歡現在的工作,你永遠都可以換,我身邊大部分的人都換了兩份工作。就看你自己怎麼選。如果說待膩了,那你也可以退伍」。

但楊梓藝從未覺得軍中工作枯燥,畢竟陸軍可以挑選的工作多達150多種。就連當初很抵觸她參軍的母親,如今的態度也180度大轉彎,「我媽媽現在讓我老老實實在部隊裡待著」。

福利遠超預期

楊梓藝坦言,自己最初是為了大學學費,很多高中畢業的孩子也是被這項福利所吸引。全職參軍三年,就可以免費上大學,每月還可以獲得住房補助。

房補的具體金額根據所在地的郵編計算。以她自身情況為例,楊梓藝說由於洛杉磯房價貴,目前她與先生每月房補接近4,000美元,「根據軍銜,還會發放不同的住房基金福利」。

美軍的福利不限於此。最近,她通過美軍VA貸款,「零首付」購買了屬於自己的房屋。她每月獲得的房補及其它補助,足以繳付每月的房屋貸款。

根據《美國軍人權利法》,軍人享有大學學費補助、每月房屋津貼、免費醫療、帶薪假期等福利。在30天帶薪年假基礎上,新手父母還會獲得帶薪育兒假、康復假。

作為現役軍人,她與家人還獲得了免費的醫療保險,無論什麼病痛花費,都不需要出一分錢。

參軍年齡範圍再擴大

美軍目前徵兵的最基本條件包括:擁有兩年臨時綠卡、10年永久綠卡或公民身分;通常年齡範圍為17~42歲;小於18歲的年輕人需要監護人簽字;身體健康;擁有高中畢業證明。

楊梓藝提醒,美軍如今擴大了參軍的年齡範圍,最高年齡提高至42歲,這樣便於更廣泛的群體獲得參軍機會。

不僅如此,擁有護士證或擁有醫生等醫療領域專業執照的民眾,只要工作經驗超過6個月以上,即使超過42歲,仍可以申請到美軍中當軍官。◇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2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