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擴大收割富豪?分析:高收入階層高危

【大紀元2023年11月18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何嘉幸、寧芯採訪報導)中國房企連續爆雷幾近團滅,中共地方政府財政枯竭,中共官員似乎又把斂財的目光放在了富人身上。民營企業家和高管成為被收割的高危人群。

近日,有來自中國的爆料稱,「三千萬以上的富豪全部查」。爆料者沒有提供更多細節。

大紀元記者對此消息無法得到中共官方置評。

類似消息在月前已經在很多網媒傳開。消息稱,由於經濟低迷、財政困窘,中共地方政府竟然用「查稅」來進行勒索。上海一位工廠老闆爆料,中共官員透過銀行,清查擁有3000萬元人民幣以上流動資產的富豪名單,要求其交出20%的錢財,否則就嚴格查稅。

旅美中國企業家胡力任11月16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對富豪、企業家劫財早就有,只不過現在公開化了,大規模幹。三千萬實際上不算富豪。整個華東地區上億的富豪太多了,上海、江浙發達區,一個地區可能就是幾十個這種富豪。很多企業都是跟政府掛鉤的,偷稅漏稅,好聽一點叫合理避稅,這種情況很多的。如果要查這些富豪,要把那些錢收歸「國有」,隨便找個理由就可以把他們抓起來。

地方官查案勒索逼死企業家

最近江蘇省常州市民企「常州華立」的董事長承勇跳樓身亡,令企業主們惋惜和膽寒。

44歲的承勇在11月11日凌晨跳樓前留下遺書和遺言,發誓沒有拿楊康成的800萬存款和現金行賄的事情,證據是假想。

楊康成曾任常州市天寧區鄭陸鎮一把手,2021年9月起任天寧區副區長,今年6月被中共常州市紀監委通報被查。

根據承勇遺文及其家屬、同事的介紹,承勇死前經歷了一場疑似圈套逼供的約談。

常州市紀委在調查落馬的副區長楊康成的放款事宜,承勇出事前連續三天被約談。承勇被告知,楊康成將800萬元存放在常州華立收取利息,因此要求企業上交這筆款項。承勇以為交了錢便可以了事,於是違心提供了口供承認。

承勇對家人自稱約談期間每天只能睡一兩個小時。他在遺書中表示,在審訊小屋受不了煎熬,度日如年,「只是想儘快交錢走人」「早點交錢結束」。但此後承勇又被指還存在其它問題。後面還要繼續,「我不想受累了,拜拜!」他在遺言中寫道。

承勇家屬及公司員工表示,楊康成「根本沒錢放在承總這裡,是硬掛(在承勇身上)」。他們認為,承勇是以死自證清白。

常州華立管理層還有人認為,承勇違心簽字承認收了楊康成的款,這是在造假害他。承勇或許無法接受自己這樣做,「心裡過不了這個坎」,才跳樓。

常州華立是承勇父親創立的家族企業,是一家以研發生產潤滑成套設備為主的機械製造服務公司。2010年承勇正式接替父親,在他經營下,公司營收規模翻了一番。承勇是中共黨員,獲得「區關愛職工優秀企業家」等多個稱號,還兼任天寧區鄭陸鎮商會會長、天寧區工商聯副主席等社會職務。

華立公司在當地口碑比較好,企業讓一些老員工入股,一直給他們分紅。當地的一位民企老總肖鵬(化名)向大紀元披露,這也讓一些領導眼紅,覺得「你(承勇)把錢分給了老百姓,企業應該廉價從工人手裡把股份收回來交給領導」。

旅居美國的中國企業家孟軍11月16日對大紀元表示,因為中共各地政府都沒有錢了,它知道民營企業主和富商們帳戶上有錢,就動腦筋去打劫他們。有些企業經不住查稅。現在有些地方官員倒了,搞他的人就想多搞點錢,利益輸送嘛,就包括常州跳樓死的承勇,就是屬於這種的,搞這個錢,跟搶錢一樣。

民企管理者生存環境日益惡化

承勇遺書顯示了他對「後面還要繼續」被強制調查的絕望,中國高收入業者的生存危機再次令人關注。

中國投資家、上海華興資本創始人包凡今年2月失聯,至今仍然被祕密關押和調查。包凡在商業圈舉足輕重,他的失聯被企業家們密切關注,一位高管用兩個成語來形容同行的心情「兔死狐悲,脣亡齒寒」。

包凡失聯前,曾被約談過幾次,涉及華興資本前總裁叢林的案件。叢林曾是工行在香港設立的全資子公司——工銀國際的董事長,在2022年9月被當局帶走調查。

有海外媒體轉述一些知情人的消息稱,調查人員向包凡詢問了涉及叢林在加入華興資本前幫助該公司安排的一筆貸款的可疑交換條件,但包凡未向調查人員提供所需的全部資訊。包凡被以「留置」的特殊形式拘留。留置最長期限為六個月。

根據中共監察機構抓人的慣例,「留置」實際上是祕密隔離取證,因為沒有證據表明被抓之人犯罪,不能「批捕」。其間不允許見任何人,包括律師。這意味著,在此期間當事人如果遭遇非法取證,得不到任何法律援助。

包凡失聯半年後,8月9日,多家媒體報導,包凡將被繼續「留置」,這次為延期,但未明確時限。華興資本陷入了困境。

最近又有兩人加入了越來越多的企業家或高管失聯隊伍。

10月份以來,直播平台鬥魚(DouYu)的首席執行官陳少傑失聯。最近,沃華醫藥董事長趙丙賢被「留置」。目前尚無法確定是什麼原因導致了他們的失聯。

孟軍表示,整個中國的民營企業家的生存環境,這些年從來沒好過。千萬不要幻想中國的經濟會好轉,中共這個體制不倒,就沒有公平進入法治環境。

孟軍解釋說,在中共專制體制下,企業家很難不跟官員勾結。只要是有名的、上規模上效益這種民企,政府官員一定找上門,要分得一杯羹出去。你若不滿足他們,他們就開始搞你了,從各方面讓你妥協。你輸送利益,他們才開綠燈。否則,就難以生存。

孟軍強調說,這些政府官員從來也沒有關心過經濟,都在洗劫這個經濟,利益輸送怎麼會給國家呢?全部給官員自己了。中國現在上下都爛透了。企業人就是待宰的羔羊。唯一的方法,只有趕緊外逃,趕快把你的資產賣掉。

胡力任表示,中國應該說是一個被中共軍管的國家,沒有法律可講的。查富豪是一場大的運動,才剛剛開始。這些中國企業家不跑出來,要麼投降,否則就等著坐牢、等著被殺頭。現在中共當局崇拜朝鮮模式,它的目的就是要幹掉所有中國的有錢人,所有富豪都有風險。中共說一套做一套,未來不會有什麼經濟發展,完全不可能起死回生的。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