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白紙革命的年青人:我不後悔(1)

【大紀元2023年1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圓明採訪報導)一場白紙革命,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中國大陸結束了大面積疫情封控的歷史,有勇氣站出來的年青人多被迫害,有的遠走他鄉,有的至今下落不明。

2022年11月24日,新疆烏魯木齊一棟公寓樓發生火災,因為嚴格的疫情封鎖控制導致人們無法在火災中逃生,傷亡慘重。

11月26日,南京傳媒學院的一名女學生在教學樓前舉起一張白紙,引發同學共鳴,隨後爆發了全國性大規模反對清零政策的示威潮。上海、北京、成都、武漢等大城市的學生與市民走上街頭,他們手持白紙抗議,喊出「要人權」和「打倒共產黨!」等口號。

中央財經大學原大一學生張俊傑告訴大紀元記者,當時在推特以及微信朋友圈裡面,看到清華大學的朋友在紫荊食堂前面抗議的視頻,感到很激動,因為有這麼多的青年人學生願意站出來去發表自己的意見。

張俊傑表示,自己一向對中共的很多政策不滿,對動態清零以及封城的政策導致的悲劇感到非常痛心。在他的老家江蘇南通,各種商業場所都非常蕭條。他的祖母有長期的心臟疾病,也因為封城被困在小區裡面,一個月沒有吃藥,導致病情惡化做手術。「我也想作為一個學生,作為一個青年人去表達自己的訴求。」

當時北京的疫情也很嚴重了。張俊傑先後於11月27日晚上和28日早上兩次在教學樓前舉白紙。他很快被學校遣送回江蘇南通老家,並被送入精神病院,強迫服用大量精神類藥物。當時他剛滿18周歲。

第二次因為響應煙花革命,他又被關精神病院兩個多月。「我想去表達我的訴求,也沒想到後果會這麼嚴重。我對警察或者醫生都這麼說:一個連白紙都畏懼的政權,它有什麼可怕的?」

張俊傑出院後申請到新西蘭一所大學,於8月18日經由香港抵達新西蘭。到新西蘭的第一天,張俊傑就把他在中國的遭遇發布了出來。國內公安馬上脅迫家人,要求他刪除推特上的內容,立即回國,並凍結了他的信用卡。

由於被切斷了國內的經濟來源,基本靠週末打工兼職來生活。目前張俊傑在讀語言班,雖然收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他還不確定明年能否順利去念本科。「我只想逃離中共的迫害,好好念書。」他說。

圖為張俊傑近照。在紐西蘭旦尼丁(Dunedin)法身寺。(受訪者提供)

張俊傑表示,確實因為舉白紙對其整個人生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導致他在北京中財念書被開除。「傷痛肯定有的,但是肯定不會有後悔。」

「之前我對公安、對學校的人都說,我不會後悔的,因為一方面我只是去表達我的訴求,這些權利是憲法賦予的;二者,我為了中國的民主化或者為中國的改變去奉獻自己,這本身甚至可以說是我的一種榮幸。所以我不會感到後悔。」

張俊傑認為,白紙運動是從「八九六四」之後,中國民間最大規模的一場表達自己訴求的行為,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因為發生在中共黨魁習近平第三次連任之後,也在一定程度上敲響了中共政壇死亡的警鐘。

他說,特別是運動中湧現出了很多青年學生的力量,其實從這些中國的青年人身上可以看到中國未來的希望。

去年11月底和12月份,全國高校開始抗議大封鎖時,原中國南方電網項目管理工程師黃國安也加入到這場聲勢浩大的白紙革命運動中。他在網絡群組裡傳播《九評共產黨》等視頻資料,在線上號召大家去衝擊警察的封鎖。

疫情第三年廣州封得特別嚴重。黃國安也因為健康碼變紅被電子鎖鎖門一個月,活活在家餓了好幾天,他終於理解了為什麼有人受不了會跳樓。

今年1月和2月份,黃國安身邊很多衝到最前面去舉白紙的人,一個個被抓了。5月他也被警察追蹤到,關了半個月,由此失去了優渥的國企工作。出逃新西蘭後,警察凍結了他的38萬元存款,並且發出跨國威脅和傳喚。他的家人也多次受到盤問和騷擾。

圖為黃國安的社保卡照片。(受訪者提供)

「我不後悔,可是比較心痛。因為我的同事和朋友受到牽連,影響了他們的仕途。可是如果不造反的話,老百姓沒活路呀。正因為我們造反了,才衝破封鎖,才讓其他人有飯吃,能活下去。」他說。

黃國安認為,白紙革命時中國人喊出了「共產黨下台」的口號,標誌著中共以經濟發展與人民默認交出自身權利的契約徹底破產;也標誌著中國人民對中共帶領國家走向發達國家、過上美好生活的願望徹底破滅,徹底看破中共謊言。

中共打壓白紙革命 「中國人依舊有勇氣」

11月19日,人權觀察表示,北京應允許舉辦全國範圍的「白紙」抗議活動一周年紀念活動,當局應釋放所有因公開批評政府疫情應對措施而被拘留的人,並停止審查社交媒體上與抗議相關的信息。

白紙革命中,一些抗議者幾天或幾個月後被釋放,但仍有人失聯或下落不明。如,彭載舟(彭立發)於2022年10月中旬在北京四通大橋上單獨抗議,被視為白紙運動的開端,他被強迫失蹤了。

天津南開大學女教師吳亞楠2022年12月中旬因支持「白紙抗議」被強制送精神病院,也處於被強迫失蹤的狀態。

參與香港白紙抗議的23歲中國留學生曾雨璇因紀念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而被以「煽動叛亂罪」判處六個月監禁。今年10月遣返回大陸後失聯。

張俊傑告訴記者,「我之前提過北大的那個學生,他也是目前沒有消息。在我去舉白紙前的一兩天,中財有三四個女生去主教學樓前面貼標語,就是彭立發先生的標語,到目前為止我也沒能夠聯繫上。」

黃國安也表示,白紙革命失蹤人數不計其數。廣州為例,疫情期間至少數十萬人造反,陸續衝擊封控。「被抓的至少幾萬人。我的朋友至今無下落。」

人權觀察表示,雖然白皮書引發的抗議活動已經平息,但中國的許多年輕人繼續批評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中共)政府。

近期,中共又對上海萬聖節「角色扮演者」(Cosplay)秋後算帳,已有多人被抓。今年萬聖節,大批上海年輕人湧上街頭,有的扮演疫情時期的「大白」,也有人把A4白紙貼滿全身「時裝秀」,還有人扮演作家魯迅,巧妙地嘲諷了中共政府的鎮壓。

張俊傑說,「從小到大中共都是在對所有人施加一個愚昧的教育,讓人變得服從中共,服從黨,服從政府。但是中共沒有想到被洗腦、被高壓地管控了這麼多年,中國人依舊有勇氣去表達自己的訴求。

「所以我覺得中共還是非常害怕。因為白紙運動是自發的,由民間的很多人自發去做的,所以中共肯定害怕這些力量將來會發展壯大成推翻中共的力量。」

(未完待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