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白紙運動」後中共政權現狀

【2023年11月2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radley A. Thayer撰文/信宇編譯)現在是時候全世界各種力量拋棄中共,開始思考後中共的中國未來了。國內外各個階層都認為中共的暴力統治是非法的。

這是一個重大發展,讓人想起俄國從1905年革命到1917年革命期間發生的一系列社會變革。另一個歷史相似之處是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爆發,導致末代國王的倒台。現在,全世界正義力量必須將中共視為非法,並將其孤立起來,就像各國政府對實施種族隔離的南非政府所做的那樣。上個世紀,外界對南非首都比勒陀利亞(Pretoria)施加的壓力傳達了世界不會接受該政府的信息,並有力地聲援了南非國內的反對派。

要為後中共的未來中國做好規劃,就必須在國內抗議運動發生時給予強力支持。這些運動通常起源於非政治領域,但會迅速蔓延並不斷升級。2022年底的「白紙運動」讓世界看到了這一點;然而不幸的是,抗議活動並沒有持續下去。儘管抗議活動在2022年12月有所降溫,然而這不應影響各地群眾的自發抗議活動,也不應影響它們如何像1905年1月的俄國或1978年的伊朗那樣,成為一系列反抗中共運動的火種。

抗議者是英勇無畏的,承擔了巨大的風險,因為警察保安和監控攝像無處不在,各種識別軟件和追蹤技術層出不窮,抗議者存在著被識別的巨大危險,而這種風險將在未來幾個月和幾年裡持續存在。此外,抗議活動越是成功,中共黨魁習近平就越有藉口進行強力鎮壓,以維持他本人和中共正在不斷衰落的權威性和合法性。

反對中共政權新冠疫情封鎖的「白紙運動」具有很強的社會意義和政治意義。這場運動是對中共新冠病毒清零政策的一次強烈抗議,多地陸續進行,表達支援,包含了強烈的反習和反黨因素。儘管運動聲勢浩大,然而這只是一場新生運動,很難說清運動之間的協調程度,也很難辨別運動的領導角色。

儘管如此,這些抗議活動告訴我們,覺醒起來的民眾具有無窮的力量,而且下一波病毒疫情的危險無處不在——中共病毒的新舊變種總會摻雜在一起,並可能再次出現,為民眾提供強大的反黨動機。雖然此次「白紙運動」不足以推翻中共暴政,然而得到全民正義支持的這場抗議活動表明,全國範圍的抗議運動可能會迅速興起——正如中共初代黨魁毛澤東在1930年的名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所描述的那樣。

2022年11月30日,韓國首都首爾,抗議者參加守夜活動,悼念中共政權新冠病毒清零政策受害者。一週前爆發的新疆高層住宅樓火災亦引發全中國輿論譁然,許多人將火災中多人死亡的原因歸咎於嚴苛的病毒清零控制,隨後中國多個城市的抗議者走上街頭。抗議活動已成為中國國內不滿情緒的爆發點,是自1989年以來對中共政權的最大挑戰。(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最有可能的是,民眾新一輪抗議浪潮將源於該國正在經歷的重大經濟衰退,這是自鄧小平時代開始全面擁抱資本主義以來最嚴重的一次,而這個局面與中共的虐政密不可分。另一個可能引發社會動盪的因素是中共黨魁企圖武力奪取台灣。他為讓民眾做好準備而採取的嚴厲管控措施可能會成為國家走向戰爭的導火索。

中共領導層警告稱,由於美國及其盟友的敵意,中國正面臨「極端情況」,這就要求中國民眾做好犧牲的準備。中共黨魁多次明確要求中共軍隊官兵做好戰爭準備。國家正在做個方面的準備工作,包括修訂與重新入伍和徵兵相關的法律,以及增加7.2%的官方國防預算,儘管真實數額肯定比公開宣稱的要多得多。全國各地還設立了「國防動員」辦公室。

毫無疑問,如果中共武力征服台灣,或侵略印度或菲律賓的企圖遭遇失敗,將會出現大規模民眾抗議活動,這將對中共政權的生存構成巨大威脅。

雖然中共的合法性危機已經到來,生存危機也即將發生,然而為了加速中共政權的衰落,並為其崩潰與滅亡做好準備,關鍵的步驟是要有一個臨時的中國流亡政府。這個政府應隨時準備在中共被推翻或下台時進行全面部署。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拜登政府必須立即終止紐約資本市場對中共機構的准入,並強化對北京的貿易限制。雖然這不太容易發生,因為其政府完全擁抱「舊政權」,即與中共政權打成一片。因此,其他人,包括世界各地的正義人士必須站出來採取行動。西方各國政府和海外華人華僑可以制定戰略使中共失去合法地位,並抓住機會與人權組織和華人華僑更緊密地合作。這將促進國際社會對中國國內侵犯人權行為的進一步了解,同時將這些信息納入官方文件和其它會議,如與非政府組織或促進宗教和政治自由各組織的會議。

此次中共政權對「白紙運動」進行強力鎮壓,凸顯了鼓勵發展先進技術的必要性,這些技術可以允許中國公民不受限制地訪問互聯網,並支持抗議者在中國境內建立公民社會。西方各個媒體和大學可以發揮關鍵作用。應當鼓勵它們舉辦有關中國侵犯人權問題的集會、會議和研討會,同時探索各種途徑,為國內努力建設公民社會的廣大抗議者提供強有力的支持。

最後,散居海外各國的廣大中國人應該聯合起來建立一個人權法庭,以記錄中共對中國人民和國際社會的種種侵權行為。我和國際知名人權鬥士、反對中共暴政的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Citizen Power Initiatives for China)發起人楊建利博士把這個人權法庭命名為中國人民人權法庭(the Chinese People’s Human Rights Tribunal,簡稱為CPHRT)。人權法庭記錄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將通過證人和證詞等形式來完成,以便永久保留中共侵犯人權的種種行為,提供反對中共侵犯人權的客觀證據。人權法庭將獨立於任何政府或現有的人權組織。作為一個非政府法庭,它將能夠開始記錄中共的各種罪行。一旦中共政權被推翻,所記錄的證據和證詞將被用來審判中共政權中的關鍵人物。

作者簡介:

布拉德利‧塞耶爾(Bradley A. Thayer)是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知名智庫美國安全政策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的中國政策部主任,也是《理解中共威脅》(Understanding the China Threat,2022)一書的合著者。

原文: Moving Beyond the CCP: Delegitimization of the Chinese Regime Now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