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停止資助21世紀的「納粹」

【2023年12月05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撰文/信宇編譯)在北京,中共的一眾高官肯定高興不起來。華盛頓特區近日出台了一項技術性極強的行政決定,將很快導致投資者從資金短缺的中共治下撤出高達數百億美元的投資。

11月14日,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Federal Retirement Thrift Investment Board,簡稱FRTIB)更改了「節儉儲蓄計劃」(The Thrift Savings Plan,TSP)下的國際股票指數投資基金(International Stock Index Investment Fund,又稱I基金)的基準。

此前,I基金一直追蹤MSCI歐洲、澳大拉西亞和遠東指數。FRTIB委員會於11月14日決定改用MSCI全球除美國、除中國內地、除香港可投資市場指數(MSCI All Country World ex USA ex China ex Hong Kong Investible Market Index)。

譯註:MSCI指數全稱為Mor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 Index,即根據世界各地的股票市場情況而編制的一種股票指數,由總部位於紐約的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資本國際公司編制,主要用於衡量全球股票市場的表現,是全球投資者關注的重要指數之一。

新指數不包括中國内地和香港股市,因此,為了使I基金的資產與新指數相匹配,FRTIB委員會將來必須出售中國和香港股票,而不是購買這些股票。

FRTIB旗下的「節儉儲蓄計劃」——本質上是針對聯邦邦雇員的401(k)計劃,將於明年進行指數轉換。

這個改變聽起來真的無關緊要嗎?

事實上,這是FRTIB委員會本年度做出的最重要的投資決定之一,它無疑將影響其它投資管理公司的投資分配,在美國如此,在其它地方或許也是如此。簡而言之,此舉將對中共疲軟的股票市場形成一個打擊,而且是在對中共政權來說最糟糕的時刻做出的。

截至上月底,各方參與者已向I基金投資680億美元。

對於羅傑‧羅賓遜(Roger Robinson)等人而言,FRTIB委員會的這個最新決定是一個「重大勝利」,他們多年來一直在努力爭取「節儉儲蓄計劃」從中共治下撤資。

羅賓遜是里根總統時期國家安全委員會國際經濟事務高級主任,現任捷克獨立智庫布拉格安全研究所(the 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主席,他接受蓋特斯通研究院(Gatestone Institute)記者採訪時指出:「I基金採用的新MSCI(中國和香港除外)指數開創了將所有中共公司排除在外的先例。」他呼籲:「其它美國指數提供商和相關的交易所交易基金及其它指數基金亦應採用這個做法。」

「在『節儉儲蓄計劃』(TSP)資助的共同基金窗口的投資產品中,仍有數百甚至數千家中國企業的身影。」他繼續指出,「《2023年TSP法案》將完成這項緊迫的任務。」

多年來,華爾街一直對中共企業情有獨鍾,儘管這些企業在信託責任、勞工實踐和人權實施等各方面顯然難言及格。在價格上漲的時候,華爾街對這些問題視而不見。而現在,這些問題正在嚴重影響著投資經理們的決策。

對於背後原因,我們心知肚明。中共股市今年遭受重創。自2022年最後一個交易日以來,廣受關注的滬深300指數下跌了8.6%。在上海、深圳、香港和紐約上市的中國股票今年的市值損失了約9550億美元。如果不是中共政府的持續干預,股市的跌幅還會更大。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暴跌,進一步侵蝕了市場回報。

對於這些現象,投資者們早已做出回應。今年前七個月,投資於中國股票的外國現金有四分之三以上已經撤出中國。超過250億美元已經撤出中國。

此外,在上個季度,外國投資者撤出的資金超過了他們投入的資金,這是自1998年中共有關機構首次公布統計數據以來的首次下降。

有關中國經濟新聞的內容已非常糟糕,然而不幸的是,對於中國經濟來說,更可怕的是缺乏勇敢的資金管理者。因此,中共黨魁習近平上月中旬來到舊金山安撫海外投資者。11月15日,就在FRTIB委員會做出歷史性決定的第二天,他向諂媚的美國企業高管發表了演講,但未能解決引發今年現金外流的擔憂。《華爾街日報》將習近平的講話稱為「不著調」(tone deaf),投資經理們勢必會效仿FRTIB委員會的決定,改變他們的投資基準。

另一方面,中國公司一直在美國的公開市場上籌集資金。過去二十年間,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的數量增長了十倍。截至今年1月,共有252家中國公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納斯達克交易所(Nasdaq)和美國證券交易所(NYSE U.S. stock exchange)上市,總市值達1.03萬億美元。

數十年來,中國公司基本上是免費搭車:它們無需滿足美國的信息披露要求,而這些要求適用於所有其它國家的公司。去年8月,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簡稱PCAOB)出人意料地與中共監管機構達成協議,允許美國在香港查閱中國公司的審計文件,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這種不合理的優待。

那麼,為什麼僅僅因為這些公司來自中國,它們就能繼續獲得進入美國股票市場的特殊機會呢?

或者說,它們為什麼要有任何准入機會?「如果你知道我們已經在與中共進行經濟戰爭,那麼允許它們進入我們的市場就顯得很愚蠢了。」全球最大的一站式流媒體平台BlazeTV的「經濟戰爭室」(Economic War Room)節目主持人凱文‧弗里曼(Kevin Freeman)告訴蓋特斯通研究院(Gatestone Institute)記者,「想像一下在20世紀30年代末為納粹戰爭機器提供資金的情景。將與軍事相關的公司除名應該是顯而易見的。根據中共的法規,任何中國公司都可以隨時為軍事利益服務。」

中共經濟和金融市場十分脆弱。是時候切斷對21世紀的「納粹」輸血了。

作者簡介:

章家敦(Gordon G. Chang)是總部位於紐約的美國知名智庫蓋特斯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的傑出高級研究員兼諮詢委員會委員,著有《中共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2001)一書。

原文:Should We Fund the ‘Nazis’ of the 21st Century?原刊登於美國蓋特斯通研究院(Gatestone Institute),授權英文《大紀元時報》轉載。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