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睡衣一代」是時候該長大了

【2023年12月20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Christian Milord撰文/信宇編譯)我們總是聽到,高等教育機構宣稱它們的目標是培養健全的人格、學習嚴格的課程、為就業做準備以及鼓勵批判性思維。走在大學校園裡,近距離觀察學生,我們不禁要問,這些目標有多少真正得到了落實。

最近,我就實地考察了當地一所大學校園,看到了許多令人擔憂的景象,而這些景象在10年前是不可想像的。大學生們要麼坐著校巴,要麼步行,穿行在校園與宿舍之間,對周邊環境漠不關心。他們的目光總是停留在手中的智能手機上,很多人甚至還穿著睡衣,像殭屍一樣四處遊蕩。自我要求嚴格的人怎麼可能整天在公共場合穿著睡衣呢?週末穿著睡衣在家裡閒逛可以理解,然而他們為什麼在上課期間也穿著睡衣在公共場合悠然閒逛呢?

當然,如果像中學那樣每年有一兩次睡衣日,那就另當別論了,然而大部分時間都穿著睡衣示人似乎智能解釋為是一種邋遢懶散的習慣。正常而言,我們早上起床,刷牙洗臉,梳妝整理,換上衣服,然後開始迎接新的一天。然而現在許多Z世代的學生在食堂吃早餐時顯得衣衫不整,很多人穿著睡衣上課遲到,習以為常。

曾幾何時,上課遲到是被認為不光彩的行為,會被記曠課或遲到而計入行為檔案,同時錯過重要的課堂內容而影響學業進展。如今許多大學生這種自戀自我的權利意識究竟從何而來?這種行為意識表現出對準時到校準備課堂的教授和同學缺乏應有的尊重。上課遲到和穿著睡衣只是表象,背後反映了更深層次的問題,可以說是對懶惰邋遢的放縱、對正統觀點的漠視以及自我價值的缺失。

雖然這些邋遢慵懶的習慣部分是受到了社會文化環境的影響,然而個人可以自己決定是積極進取還是消極懶惰。不幸的是,大量Z世代和一些千禧一代在二三十歲時由於缺乏經濟獨立能力,仍然繼續與父母住在一起,成為「啃老一族」。他們普遍缺乏獨立意識、主動性和自豪感,沒有自力更生、養家餬口的願望。他們似乎被困在自己自願選擇的永遠處於青春期的舒適區裡,缺乏情景意識,沒有適應環境的能力。

[譯註:千禧一代(millennial),也稱為Y世代(Gen Y),指1980~1995年間出生的一代人,即在跨入21世紀以後達到成年年齡的一代人,這代人的成長時期幾乎與互聯網的形成與高速發展時期相吻合。

[Z世代(Generation Z,簡稱Gen Z),指1995~2010年間出生的一代人,又稱網絡世代、互聯網世代,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等科技產物影響很大的一代人,是第一個自小同時生活在電子虛擬與現實世界的原生世代。]

在公立學校和大學接受了深層次的「覺醒」(woke)教育後,許多畢業生想當然地認為,他們應該在職場的初級職位上賺大錢。他們希望在工作中出工不出力,能儘可能享受假期,消極怠工,甚至不辭而別。如果他們繼續抱有這些幻想,就會在工作中不斷碰壁,遭遇挫折。事實上,除非你自己開公司當老闆,否則你需要在職業各個階段不斷努力,爬坡奮鬥。

一些優秀的企業恪守這樣的座右銘:「只有在詞典裡,成功(success)才會出現在工作(work)之前。」在現實中,不努力工作,就無法成功,這是至理名言,年輕人應該銘記在心、應用於行,否則就註定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蹈失敗覆轍。由於許多年輕人不聽勸告,也不向目標驅動型的成功人士學習,他們將繼續沉迷於與現實世界脫節的虛擬現實而無法自拔。

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睡衣一代」的慵懶心態嗎?當然有的,那些被自我挫敗的習慣所束縛的人可以採取很多有效地行動。首先,這些年輕人需要明白,在生活中,我們不可能總是如願以償。為了真正認清這個現實,他們可能需要幾次碰壁,才能從沉睡中醒悟過來,因為他們實在是被自己的「繭」包裹得太緊了。他們越早吸取慘痛教訓,就越容易摒棄破壞性的習慣,從而創造出富有成效的命運。

其次,努力培養品質生活的良好習慣。如果你起床困難,那就定好鬧鐘,每天或每週帶著目標起床。每天不妨做個輕快的晨練,約束自己,讓血液循環和能量流動起來,然後再吃早餐,迎接一天的學習或工作。將視線從社交媒體平台上移開,轉而細細品味周圍的環境,閱讀紙質媒體,發現生活的美好。

第三,注重打理自己的外表和個人衛生。不要穿著睡衣或邋遢的衣服上課上班,或參加求職面試。培養正確的環境意識,考慮他人的需要,因為社會標準的存在是有原因的。培養良好的習慣,準時上課上班,盡力創造自己的美好環境。只有當你選擇成為受害者時,你才是受害者。如果你選擇成為生活的強者,那你就會成為生活的強者。

最後,除了成為睡衣一代,我們還有更好的選擇。我們可以加強學習,讓自己成為那些學會如何有效溝通、尊重他人、給人留下積極正面的第一印象的年輕人。青少年可以從經驗中吸取教訓,改正錯誤,迎接全新的挑戰。他們應該摒棄享樂主義的心態,通過機會平等和擇優錄取,為自己贏得成功的道路。是時候長大了,睡衣一代!

作者簡介:

克里斯蒂安‧米洛德(Christian Milord)是加利福尼亞州橙縣(Orange County)的一名教育工作者、美國海岸警衛隊退伍軍人和作家。他於1977年畢業於加拿大的溫尼伯大學(the University of Winnipeg),1988年在加州州立大學富勒頓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Fullerton,簡稱CSUF)獲得教育管理碩士學位。他目前在CSUF任學生顧問,並參與圖書館的文化素養培養計劃。

原文:Are We Raising the Pajama Generat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