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立人殺妻案 朋友和同事對這起悲劇怎麼看

【大紀元2024年02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薛明珠報導)週五(2月9日)是中國新年的除夕,一些華人再次來到加州聖塔克拉拉縣法院大樓,旁聽這起谷歌華裔工程師殺妻案庭審。嫌犯陳立人首次出庭聆訊,他全程目光呆滯,他接受了法庭翻譯服務。同時,法官裁定4月19日再次上庭。

在推遲了5次提審後,陳立人週二從醫院轉入加州聖塔克拉拉縣北監獄。週五是他的第6次提審,也是他首次出席聖荷西法庭的庭審。陳立人身著橙紅色上衣,外罩黃色馬甲,下面是紅色褲子,手上戴著手銬,最顯眼的是頭上戴著一個白色的安全頭盔。

週五的過堂只有幾分鐘,主要涉及到陳是否需要翻譯以及確定下一次上庭日期。陳的律師沒有提出抗辯。

陳立人和他的妻子于軒一都曾就讀北京的清華大學以及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而且都是谷歌公司的軟件工程師。
1月16日,27歲的陳立人在聖塔克拉拉位於Valley Way的一棟二百多萬美元的居所內,涉嫌用拳頭反覆擊打妻子于軒一的頭部,導致她死亡。

陳立人被指控謀殺妻子。檢方起訴書指被告涉及嚴重暴力和嚴重身體傷害威脅,行為極度殘忍。如果罪名成立,他可能面臨終身監禁,不得假釋。

此命案引發全球華人關注,大家為逝去的年輕生命惋惜,同時也為這起悲劇感到震驚。

朋友:希望公開審理 避免悲劇重演

一位參加了週五庭審的華人李興(化名)表示,他跟陳立人是同事加同學關係。

他在受訪時表示,他們圈子很小,大家對這起慘案都感到很震驚,因為這是一個毫無徵兆的事。

李興透露,在悲劇發生後,大家都在重新審視自己、解剖自己的世界觀,甚至陳立人被抓後那一週時間人都是恍惚的,因為太感同身受了,甚至會幻想會不會哪一天自己也打老婆。

李興說,網上很多關於此事的傳聞都不是真實的,比如:剛開始出來的新聞是槍殺加自殺,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是陳立人,後來是因為發現突然聯繫不上陳,才知道是他出事了。

「我們非常希望能夠公開審理這個案子,讓加害人——我希望找一個合適的形容詞——希望他能出來接受採訪或者接受探視,面對他熟悉的人把有些不能講給媒體的話說出來,因為很多輿論把案件跟陳就讀的學校、工作單位綑綁在一起,這一點我難以認同,因為這是個例。」李興在法庭外說。

他表示,他很想知道究竟為什麼會發生這起悲劇。

「不是替陳說話,而是希望每個人的人生都能避免這樣的悲劇重演。」李興說。

「假如我是女方、是受害人,能從什麼時候知道警訊出現。」他說,「面對類似情況,讓大家在恰當的時候知道採取恰當的措施。」

他表示,因為災難已經發生了,不管怎麼對加害人施加懲罰,受害人也永遠不能回來。

朋友:想要找一個假的合理理由來解釋

李興介紹說,他和陳立人過去平均一、兩個月會聚餐一次。

他說,陳立人很開朗,也很講義氣和很有想法。

他們同事朋友圈在事發前幾天完全看不出來陳有何異常,也從未聽說過他們夫妻倆在群裡有過吵架或有過發帖衝突。

李興說,大家想要找出一個解釋,哪怕是一個假的合理理由來解釋此事。

「我覺得沒有發生此事之前,我絕不會對他有任何戒心。」李興說。

還有一個認識陳立人三年、他之前實習單位的同事表示,她對陳立人的印象是很靠譜,他們以前通過網絡工作合作。

她表示,事情出來剛開始報導的是中文名陳立人,第三天才聯想到是自己認識的這個前同事Tonny Chen。

她說,這件事對她的衝擊很大,因為大家的教育、工作背景都跟陳立人太像了。

同事:先等陳立人把事情說清楚 再下結論

一位谷歌公司員工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透露,他們內部對陳立人殺妻案的討論也是很多,剛開始因為有兩三起類似的案件被混淆在一起,特別是中國大陸的網站、微博或裡面的很多都是錯誤的資訊,很多都是加油添醋,以訛傳訛。所以他們最後一致決定都不要信這些網絡傳聞,而是看美國警察的報告以及等待陳立人出庭。

他說,大家都傾向於說先讓陳立人在法庭上把事實說清楚,然後再來討論。

這位知情人士透露,認識陳立人的同事都說,出事前看不出來他有什麼異樣,因為他們夫妻倆在公司裡就是非常正常,也有可能大家在外面通常都會表現的比較堅強吧。

「這應該是谷歌公司唯一的一個這樣的惡性事件。」知情人士說。「其實公司對員工很好,我們有很多可以尋求幫助的途徑。工作壓力大家都很大,但是公司有提供很多途徑,可以去咨詢,可以去幫到員工。」

至於陳立人動手捶打太太致死的原因,是因為工作壓力還是家庭內部,大家都不知道答案,因為沒有人感覺出來異常。

知情人士說,公司裁員對每個人都會有壓力,但頂多真被裁了就是去另外一家公司工作,等市場情況好的時候,還可以再去更好的公司。

「壓力每個人都會有,一定會有的,不至於因為壓力導致這個結果。」知情人士說。他分析說,陳立人夫婦即便一方受到裁員影響,另外一方也不見得會受影響,所以其實他們的壓力不應該這麼大,而且他們倆還沒有小孩子。

他透露,同事中有認識受害人于軒一家人的,他們正在幫助于軒一的父母辦理緊急簽證來美。

「出於同事關係盡量去幫忙,但是我們也不批評任何一方,因為事實現在都還不是很明確。」知情人士說。

本案檢查官麥克‧嘉德伯格(Michael Gadeberg)週五在法庭外接受媒體採訪時證實,于軒一家人已抵美,當日雙方有會面。

「他們正在哀悼。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段極度艱難的時期,我們正在儘可能的支持他們。但我也想尊重他們的隱私。」他表示,于軒一的家人當天沒有出現在庭審現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3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