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激進加州將科技業拱手讓中共?

【2024年02月1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Seiler撰文/姜琳達編譯)這應該會讓每個美國人,尤其是每個加州人感到恐懼:我們州所自詡的全球科技主導地位正受到共產中國的挑戰——尤其我們州還在繼續通過「覺醒主義」重傷自己。

中國科技行業英文博客TechNode近期報導了中國科技巨頭華為如何計劃主導全球智能手機市場。該公司發布了HarmonyOS NEXT開發者預覽版,並開放給開發者申請(參與開發);而該系統與蘋果公司用於 iPhone和iPad的iOS系統是直接競爭關係,也與谷歌公司用於大多數非蘋果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安卓系統(Android)進行競爭。

華為還「尋求切斷與安卓系統的聯繫」。目前華為的智能手機與三星、摩托羅拉、谷歌的Pixel 和其它公司的智能手機一樣,都依賴安卓系統。而大多數非華為手機都是在中國製造的,包括蘋果的iPhone。

TechNode的報導寫道:「雖然華為HarmonyOS之前的所有消費者版本都與安卓系統兼容,但HarmonyOS NEXT將脫離安卓架構,成為真正獨立的操作系統⋯⋯」

「據華為透露,截至發稿時,已有超過200家軟體公司啟動了HarmonyOS原生態應用系統的開發,占國內領先應用程式的90%。華為的目標是在今年年底前實現協作應用程序達到5,000個的短期目標,並預計在長期內將有超過50萬個應用程序加入原生HarmonyOS的生態系統。」

尋求智能手機主導地位

自微軟推出Windows Phone(從2010年開始到2020年停產)以來,這是華為首次嘗試打破蘋果和安卓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運行軟件領域的雙頭壟斷。如果強大的微軟都無法擠進這一市場,那麼華為儘管擁有眾多優勢,但任務依然艱巨。但是,他們正在向這一目標前進。

最近,蘋果和微軟一直在爭奪全球最有價值公司的榮譽。在我寫這篇文章時,微軟的市值為2.95 萬億美元,蘋果為2.85萬億美元,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為1.98萬億美元,Alphabet(谷歌)為1.76萬億美元。雖然華為頂著「私人」公司的頭銜而沒有公開交易,但手機新聞網站「Phone Arena」在12月份的報導中稱:「華為考慮在2024年上市,其價值可能超過蘋果。」

2020年9月3日,德國柏林,IFA 2020柏林消費性電子展開幕當天,民眾參加華為主題演講現場。(Sean Gallup/Getty Images)

沒人知道這是否會發生。不過美國的制裁刺激了中共的芯片研發。2023年9月,美國《石英》(Quartz)雜誌報導說:「中國頂級晶片製造商中芯國際(SMIC)不顧美國對中國的晶片制裁,為華為Mate 60 Pro製造了一款7奈米處理器。」

但想想看,《南華早報》上個月報導說:「華為的HarmonyOS將在 2024 年擊敗蘋果的iOS,成為中國第二大智能手機操作系統。」報導還說:「隨著華為手機操作系統的加速普及,麥當勞中國公司推動開發基於HarmonyOS的原生應用程序。」

如果人們用你的操作系統點巨無霸套餐,你已經成功了。

蘋果和谷歌幾乎可以肯定仍將在美國和歐洲占據主導地位。但在世界其它地方呢?運行 HarmonyOS的廉價智能手機是否會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亞洲許多地區的窮人中更受歡迎?

加州需要STEM人才

這就是加州可能在美國與共產中國的科技對決中敗下陣來的原因所在,因為該州正在愚化其學校系統。該州將對 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的重視,轉變為了對「不讓學生感覺糟糕」的痴迷。在工業領域,「環境、社會和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Governance,簡稱ESG)以及「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Diversity, Equity, Inclusion,簡稱DEI,覺醒主義文化下的左派社會主義意識形態——譯者注)取代了競爭。而「ESG」中的「S」其實就是社會主義。

我在(英文)《學者、家長如何與「共產主義教育深層政府」抗爭》」和《加州教育委員會削弱數學教學》等文章,討論了這場圍繞嚴苛的學校標準的教育戰。

與嬰兒潮一代記憶中20世紀60年代的「黃金時代」相比,加州目前的學校系統已經落後太多。當時加州在科技教育方面處於全美領先地位,這帶來了實實在在的成果。

位於庫柏蒂諾(Cupertino)的霍姆斯泰德公立高中(Homestead High School)在其網站上夸耀道:「在20世紀60年代末和70年代,本校是那些對電子和新興電腦時代感興趣的學生的天堂。」該校在矽谷的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其傑出校友包括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蘋果公司前執行長)和史蒂夫·沃茲尼亞克(Steve Wozniak,蘋果共同創辦人)。

兩人畢業後不久便共同創立了蘋果公司,並將總部設在庫柏蒂諾。

「覺醒主義」公司

而當前不僅僅是學校系統的愚化,ESG和DEI的意識形態氛圍也已經滲透進了那些公司本身,削弱了競爭力。我認為這不是巧合,自從極具創新精神和超強競爭力的喬布斯於2011年去世後,蘋果公司就再也沒有生產出天才的新產品。Apple Watch是在喬布斯去世前就已在籌備之中的產品。

從那時起,蘋果公司的股價雖已翻了15倍,確實算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但該公司所做的只是鞏固其出色的產品陣容,並在那基礎上增加更多內容。當然,這些都是成就。我自己本人也大多使用蘋果公司的產品。

然而,在獲得如此高市值的同時,蘋果公司也被指控在中國使用奴工。科技新聞媒體「The Information」在2021年的報導中寫道,「七家蘋果供應商被指控使用來自新疆的強制勞工」,這被懷疑是中共「對維吾爾人種族滅絕的一部分」;基於衛星照片的新證據「與蘋果尚未發現強制勞工證據的聲明形成鮮明對比」。

回到美國本土,與所有大型科技公司一樣,蘋果也沉迷於ESG和DEI。在其網站的「投資者關係」欄目下,我們可以找到一份《環境、社會、治理報告》(Environmental Social Governance Report)。

「作為我們種族公平和正義計劃的一部分,我們與來自不同背景的教師、倡導者和企業家合作。」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寫道,「我們通過支持碳清除和可持續林業的恢復基金(Restore Fund),幫助處於氣候變化前沿的社區創造機會。我們還通過蘋果開發者學院和全球各地的教育計劃,為下一代創新者提供資源和培訓。」

正如我多次說過的,「平等」(equality)是機會均等和不歧視的古老民權理念,而「公平」(equity)則是社會主義以政治權力為基礎對資源和特權的控制和分配。

該文件以「增加領導層的代表性」為標題進行了報告:

「2021日曆年,全球47%的開放式領導層職位由女性擔任,比2020年增加了10個百分點。自2014年以來,我們的女性領導人數增加了87%。2021年,我們在美國僱用的黑人和西班牙裔/拉丁裔團隊成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黑人候選人填補了13%的開放式領導層職位,西班牙裔/拉美裔候選人則占12%。

「自2014年以來,(該公司)美國領導層中的黑人員工數量增加了84%,西班牙裔/拉丁裔員工數量增加了90%。」

你也可以在Alphabet/Google、微軟、Meta/Facebook以及其它所有美國頂尖科技公司的網站上找到類似的聲明。

華為的優先事項

相比之下,讓我們看看華為關於ESG和DEI的聲明。我在他們的網站上進行了搜索。以下是我在英文頁面找到的內容。關於ESG,只有幾個「企業戰略集團」(Enterprise Strategy Group,簡稱ESG)的鏈接,不是一回事。

而關於DEI,我找到了這個,是華為歐洲DEI主管波塔·埃雷洛(Berta Herrero)寫的:「DEI對公司一直很重要。現在,這些價值觀正被納入考慮範圍,以促進社會中的公平機會,並能夠以包容性的方式實現領導力、創新和成長。」

很明顯,華為只是想安撫那些推崇「覺醒主義」的歐洲人所施加的DEI壓力。但是,華為並沒有像蘋果和其它美國科技巨頭那樣,在全公司範圍內制定相關政策。華為的重點是生產打敗美國的產品。

我們必須齊心協力

正如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在美國對抗當時世界上最強大帝國的革命期間所說的那樣:「事實上,我們必須齊心協力,否則我們肯定會各自為政。」他既是天才發明家,也是美國的開國元勳。

美利堅需要回歸其古老的精神,即為所有人提供平等的機會,但並不是「結果公平」(equality of results)。正是這種粗獷的個人主義和激烈的競爭精神打造了這個國家,一路上讓所有的船隻都揚帆起航。我們必須凝聚在一起,在平等的制度下相互競爭。

雖然極少學生會成為數學天才並創辦「創新型」公司,但所有人都需要在競爭激烈的STEM領域接受教育。顯然,許多人無法達到頂尖水平,但競爭是必不可少的。即使是那些分數較低的學生至少也能接受挑戰,並學到一些有用的東西。比如說,三角學分數較低的人仍然可以學會如何思考,這對成為一名木匠或水管工是有幫助的。

共產中國肯定不會罷休,給聰明的歐洲人和美國人的建議是,他們的發展重點中沒有ESG和DEI。

這場未來之戰,會是加州與中國的較量,而加州正在投降。

約翰‧塞勒的電郵地址:writejohnseiler@gmail.com

作者簡介:約翰‧塞勒(John Seiler),加州資深評論家,為《橙縣紀事報》(The Orange County Register)撰寫社論近三十年。退伍軍人,曾任加州參議員約翰‧穆拉赫(John Moorlach)的新聞祕書,博客:JohnSeiler.Substack.com。

原文「Will ‘Woke’ California Hand Tech Industry to Chin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譯文有刪略。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