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財政壓力山大

【2024年02月14日訊】近日,中共財政部公布「2023年財政收支情況」。縱觀官方2018年以來的財政「兩本帳」,即「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支」和「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收支」,發現中共財政掉進沼澤,越陷越深,困境無解。

收支矛盾日益尖銳

1994年實行分稅制後,中共稅收和財政收入曾持續了十幾年超高速增長(接近GDP增速的兩倍)。但最近10來年,中國經濟的深層次矛盾開始全面爆發,每況愈下,財政的好日子結束了,苦日子來了。中共當局曾於十八屆三中全會推出「全面深化改革路線圖」,其中包括新一輪財稅改革,但進展不大。財政形勢越來越嚴峻。2021年8月,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發布財政藍皮書《中國財政政策報告(2021)》,稱此後幾年財政缺口規模(僅指一般公共預算)將呈擴大趨勢,2025年預計達到約10.7萬億元。

中共財政有「四本帳」,但主要是「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支」和「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收支」這兩本帳。上述報告談的只是第一本帳。但第二本帳問題同樣很嚴重(見表1),政府性基金收支缺口從2018年的5157億驟增至2023年的30,634億元,實在驚人。

1: 2018-2023中共財政「兩本帳」的收支缺口

單位:億元

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 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 收支

缺口

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 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支出 收支

缺口

總缺口
2023 216,784 274,574 57,790 70,705 101,339 30,634 88,154
2022 203,703 260,609 56,906 77,879 110,583 32,704 89,610
2021 202,539 246,322 43,783 98,024 113,661 15,637 59,420
2020 182,895 245,588 62,693 93,489 117,999 24,510 87,203
2019 190,382 238,874 48,492 84,516 91,365 6,849 55,341
2018 183,352 220,906 37,554 75,405 80,562 5,157 42,711

資料來源:中共財政部

政府性基金的主體是地方。例如,2023年,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70,705億元,其中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4418億元,只占6.25%;2023年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支出101,339億元,其中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本級支出4851億元,只占4.9%。對地方政府而言,在地方債之外,還有一個政府性基金收支缺口這麼一個大坑,根本無法脫身了。

財政增收乏力 甚至在經濟遭嚴重衝擊時會下降

中共收支矛盾日益尖銳,表現在收入方面,就是增收乏力;而且,由於經濟總體衰退和重大衝擊(如疫情),財政收入還會下降。表2顯示,就全國公共一般預算收入而言,2020年和2022年稅收收入都是負增長,2018、2020、2023這三年非稅收入都在下降。這表明中共財政收入的不穩定性高。

2: 2018-2023全國公共一般預算收入增長率

單位:億元

稅收收入 增長率 非稅收入 增長率 備註
2023 181,129 8.7% 35,655 -3.7%
2022 166,614 -3.5% 37,089 24.4% 留抵退稅
2021 172,731 11.9% 29,808 4.2%
2020 154,310 -2.3% 28,585 -11.7%
2019 157,992 1% 32,390 20.2%
2018 156,401 8.3% 26,951 -4.7%

資料來源:中共財政部

一般公共預算中,稅收收入占4/5以上(2023年為83.55%)。中共稅制是以增值稅為大頭,增值稅是間接稅,可以轉嫁出去。只要經濟不崩盤,或者沒有重大的政策變化,增值稅的徵收是有保證的。2023年稅收收入之所以比2022年多14,515億元,是因為增值稅多了20,615億元。如果剔除增值稅,則2023年稅收收入是下降的,這顯示2023年的經濟實際比2022年更糟糕。

一般公共預算中的非稅收入這一塊,從2018年的26,951億到2023年的35,655億,增長迅速,這主要出於政府資產、資源的盤活和處理。一些學者認為,從國家資產負債表的角度看,中共政府債務多,但資產更多(中共政府部門的淨資產在全國總財富中占比在14%左右,遠高於一些發達國家),完全可以覆蓋負債。可問題是,這些所謂的淨資產是不是能夠適時、快速、便利地變現呢?2018-2023的非稅收入的增長率波動非常大(從-4.7%到24.4%),說明並不樂觀。

再看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收支這本帳。地方政府性基金主體是賣地收入及其支出。例如,2023年,賣地收入57,996億元,占地方政府性基金預算本級收入的87.49%。但是,賣地收入在2021年達到87,051億元的高峰後,就巨幅下降,2022年同比下降23.3%,2023年同比下降13.2%,2024年也將繼續下降。樓市泡沫破裂,底在哪都不知道。

從目前情況下,中共財政收入看不到可觀的增長點,下跌點倒是不少。

財政支出穩步增長 政策不確定性高

在財政收入增長有限甚至時有下降的情況下,中共財政支出卻在穩步增長。表1顯示,一般公共預算支出2018年為220,906億元,2023年已經漲到274,574億元,6年間增加了53,668億,平均每年約增加9000億。而《中國財政政策報告(2021)》測算,「十四五」期間(2021-2025)平均財政支出增速將在7.5%以上。

財政支出增加容易下降難。從表3可以看出財政支出的兩個特性。一是支出剛性。例如,2022年賣地收入下降23.3%,但賣地相關支出只下降17.8%;2023年兩者降幅相當(13.2%)。但問題是,地都賣不動了,怎麼賣地相關支出還居高不下?除個別年份外,當局從不公布賣地相關支出是怎麼回事,說明這裡面的水很深。一是支出慣性。例如,中央和地方政府債務的雪球越滾越大,債務付息支出也急劇攀升,從2018年的7,345億元增加到2023年的11,829億元。這還只是針對政府顯性債務,巨額的地方隱性債務(2023年末估計66萬億)不算在內。

3: 2018-2023債務付息支出和土地出讓收入相關支出

單位:億元

債務付息支出 增長率 土地出讓收入相關支出 增長率 備註
2023 11,829 4.2% 55,407 -13.2%
2022 11,358 8.7% 63,736 -17.8%
2021 10,456 6.6% 77,540 2.6% 房地產泡沫破裂
2020 9,829 16.4% 76,503 1%
2019 8,338 12.6% 76,096* 8.8% *為測算數據
2018 7,345 17.1% 69,941 34.2%

資料來源:中共財政部

而最重要的一點,財政支出的政策性很強。而中共的政策突變讓人防不慎防,就使財政支出呈現出相當的不確定性,存在大幅增加的可能性。這些因素都在增大中共財政收支的矛盾。

結語

2022年末,中央財政國債餘額258,692.76億元。Wind數據顯示,2023年發行國債190隻,發行總額11.1萬億元,總償還量為7.0萬億元,淨融資額達到4.1萬億元。地方政府債務餘額,在2023年末,首次突破40萬億。這樣,中央和地方政府顯性債務餘額約70萬億。再考慮到66萬億的地方隱性債務,則中共政府債務相當於2023年中國的GDP(官方數據126萬億)。

如此巨大的債務壓力,加上中國經濟大盤動搖、國際經濟處境惡化,將使中共財政形勢越來越糟。而財政一旦崩潰,中共的統治大概也到底了。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