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夢蘇:二十五年前的震驚

——「四·二五」是什麼?

【2024年04月08日訊】「四·二五」是發生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的一場萬人自發上訪。這次上訪震驚了中外,讓當時的中國受到國際好評。也有見證人說當時去的人遠不止一萬人,因為在警察的指揮下,上訪者安靜的有序排列,從中央信訪局的大門口一直排到了相當遠的地方,估計三萬人左右。不管人數是一萬還是三萬,我都認為這場上訪是非常值得紀念的,以下分三點說明:

一、合法的文明舉動

1、合法上訪

「上訪」是「信訪」的俗稱。在中國古代,魏晉以後歷朝中央政府到各級地方政府設「登聞鼓」,並設專職機構或人員,遇有擊鼓者需立即受理或上報。這也是「擊鼓鳴冤」的由來。在中國大陸,按照中共官方的定義,信訪指中國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採用書信、電話、走訪等形式,向各級政府、或者縣級以上政府工作部門反映冤情、民意,或官方(警方)的不足之處,提出建議、意見或者投訴請求等等。

自發參加「四·二五」上訪的都是中國公民,他們採用了上門走訪的方式,到中央信訪辦反映地方信訪辦說只有中央才能解決的問題,這個行為顯然是合法的。這也是為什麼時任總理和信訪辦官員讓訪民選出代表,在中央信訪辦接待了訪民臨時代表,並同意接受訪民訴求的原因。

2、文明言行

經過中共之手,中國早已不再是文明之國。這一點,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已暴露的淋漓盡致,每個人都能隨口舉出一堆實例,再粉紅也難以否認。對內,中國人內卷沒底線,用極端自私、傷天害理、殺人害命都不足形容,而且是舉國上下笑貧不笑娼、黑白顛倒、善惡倒懸。在海外,粉紅們通過翻牆、旅遊、留學、移民,在全世界反反覆覆地把中國人的家醜翻晒出來,他們不是生怕世界上不知道中國人的醜陋,而是被中共教得無知、無恥和自私。

相比之下,二十五年前的「四·二五」上訪人群,衣著樸素整潔,言行平和自律,所站之處,儘量不給他人添麻煩,還自覺地維護公共場所的衛生和秩序。訪民高度文明的舉止和素質讓警察震驚、感動,警察也沒暴力以待。這自發站到一起、排成長隊的萬名法輪功學員,為中國人贏得了國際聲譽,國際社會從這群上訪者的身上看到,當時的中國是一個開放的、開明的、足夠文明的投資環境。

3、合理訴求

「四·二五」上訪的訴求只有三項:其一,釋放天津被防暴警察抓捕的四十多名上訪學員;其二,給廣大法輪功學員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這句話包括但不僅限於:不再暗中先定罪再製造證據,不再用高音喇叭、高壓水槍滋擾學員戶外煉功,不再用陰暗手段禁止為法輪功學員提供煉功場所);其三,允許出版指導修煉的《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

這些訴求,每一項都是忍受了兩三年的暗中和半公開打壓之後,才依法提出的。在任何一個尊重憲法、尊重基本人權(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受教育自由、工作自由、維護健康自由、平等不受歧視)的國家,都是合理合法的。

在正常社會,面對這樣的合理訴求,政府不但會當場妥善處理,還會回去之後檢討和改善自己的執政;而發生了「八九六四」不到十年的中國,在全世界的眼裡絕非正常社會。因此,這個和平、理性的萬人上訪,以及時任中國總理對訪民三項訴求做出的正面應對,都讓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文明與開明感到震驚。

當時人們沒想到的是,「四·二五」當晚,時任中共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卻暴跳如雷、並很快咆哮政治局,以一人之力,在政治局其他成員全體反對的情況下,成立了「六一零」辦公室、發動了「七·二零」對法輪功的迫害,自此,億萬法輪功學員和同情支持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的善良人,瞬間面臨又一場政治災難和人權災難——不和江澤民保持一致,就被剝奪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受教育自由、工作自由、維護健康自由、不受歧視的自由等一切基本人權,「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

二、挽救中國道德斷崖的英雄壯舉

中國大陸和海外的中文圈,有很多人對「傳統文化」產生了莫名的排斥甚至反感,認為是「封建糟粕」。其實不是「傳統文化」的錯,錯的是中共的濫用、惡用。中共對中國人宣揚「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爹親娘親不如黨親」、「中共是你的再生父母」、「黨養活了你」、「一切服從黨安排」,讓中國人對這些謬論習以為常、無可奈何,還告訴中國人「天下烏鴉一般黑」——全世界都這樣。換句話說,中共用壟斷和強權政治實行獨裁,與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並不相干。如果把傳統文化比作一頂禮帽,你拿來時尚,她拿來取暖,而中共則在搞「大批判」、「坐飛機」時,拿它來激發民眾對「地富反壞右」的仇恨。帽子本身無罪,罪惡在於馬列子孫——中共,它用一百年,全面摧毀了中華的道德文明。

從古到今,中華文明的傳統文化,都是以人為本、以人的正常道德規範為基礎的。正如美國的民主自由需要公民的憲法意識和法律意識為基礎,才能健康運行和發揮正面作用,中華的傳統文化也是以個人道德為必備基礎的。可在中共國,每個粉紅都是從小到老的被中共灌輸著與普世價值背道而馳的觀念。那個內卷外狂坑騙斗的缺德環境,是中共國的特產和真實寫照。試想,當做好人無法生存,做壞人卻看似成本很低、短期回報很大;製造這樣的社會環境,這個政府不就是在教人、逼人為娼為盜做壞人嗎?難怪明白人都說:中共國是一個把好人變成壞人的國家。

天道昭昭。人說神不存在,那只是人的無知和狂妄——地球人說高維空間不存在,高維空間就會消失嗎?不會。同樣,善惡因果是宇宙真相。為什麼在民主自由的台灣,遭受七級以上地震,大樓也只是傾斜了幾棟,而樓體結構、門窗還保持良好?為什麼在馬列子孫掌控一切話語權與資源、人人能高唱「了不起了我的國」的中共國,一場強風就能把整棟樓吹得窗碎門飛?一場地震就讓一棟又一棟大樓整棟癱散,如同一堆堆豆腐渣?真應了有人說的:

無知無恥無良善
互坑互害互相傷
他人遭災你叫好
冤冤相報你遭殃回顧歷史,現代中國有兩個道德斷崖:

第一個:一九八九年的「六·四」。這個事件,直接導致中國知識分子灰心喪志,放棄了一個國家的知識階層應有的社會責任。

第二個: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這個對上億中國人追求善良者的打壓運動,讓絕大部分中國人在求生的恐懼中,很快放棄了追尋真理真相,選擇了隨波逐流和唯利是圖。

而二十五年前的「四·二五」呢,則是一群舉止文明、思想開明的個體中國人,在又一個道德斷崖發生的前夕,拿出道德勇氣、實踐道德信仰、力挽崩摧的英雄壯舉。

三、後續

從百十來歲的文革倖存者,到六七十歲的改革開放見證人,老幾輩的中國人都明白,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很不幸,未能阻止中國第二次道德斷崖的發生:如果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民政部名義推出的「取締令」還受到很多歷次運動過來人的嘲笑和不屑一顧的話,那麼二零零一年除夕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實實在在的成了絕大部分中國人的滑鐵盧,讓那麼多人變的自願得「健忘症」、主動「只向錢看」。

當時八零後、九零後年紀還小,零零後剛剛開始出生,而這幾代人從孩童時期就只能得到謊言信息,以至於他們被中共馴養成「聞法輪功而色變」,甚至翻牆看到了真相信息還感到難以置信。「百度」、「微信」、「抖音」,中共與時俱進,用各種工具把「韭菜」、「社畜」、「螺絲釘」們捆綁在紅牆內,實時監控,隨時洗腦。在中共國,人不被當人尊重和善待;「韭菜」、「社畜」、「螺絲釘」無需基本人權。年復一年,生態嚴重惡化,一些人雖然在疫情三年後開始清醒,少數人轉為反共,可是在十幾億的中國人中,有多少人能想到真善忍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希望與福祉?又有多少人知道牆外的真實世界和正常生活是什麼樣呢?

謹以此文,獻給二十五年前的那個「四·二五」,紀念那座「真、善、忍」鑄就的道德豐碑。

文章轉自明慧網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