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毛澤東當年製造的紅軍殺紅軍事件

【2024年05月15日訊】上世紀30年代,在中華民國境內的江西,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建立了一個反政府的武裝割據的根據地——「中央蘇區」。在這裡,毛以打AB團為藉口,殺掉了紅二十軍的700多名軍官。

「撲滅反革命」

富田是江西省吉安縣的一個大村莊,上世紀30年代是中共江西省行委、省蘇維埃政府所在地。

1930年12月3日,紅一方面軍總前委書記毛澤東,派紅一方面軍肅反委員會主任李韶九,帶著毛的指示信,前往富田抓AB團。5日,毛又派兩人給已出發的李韶九捎去第二封指示信。緊接著,又派出總前委祕書長古柏趕往富田,協助肅反。

毛要求他在江西省行委內的親信接信之後,務必會同李韶九「立即執行撲滅反革命的任務,不可有絲毫的猶豫」,對「各縣各區須大捉富農流氓動搖份子,並大批把他們殺戮。凡那些不捉不殺的區域,那區域的黨與政府必是AB團,就可以把那地方的負責人捉了訊辦。」

12月7日,李韶九帶紅十二軍一個連和毛給江西省行委曾山、陳正人親收的信,到達富田。

他把隊伍擺在江西省行委大門口,自帶10多人荷槍實彈,闖入行委辦公室內,將信交給曾山、陳正人後,在曾、陳的配合下,將江西省行委常委段良弼、省行委代理祕書長李白芳、紅二十軍政治部主任謝漢昌、省行委常委兼軍事部長金萬邦、省蘇維埃政府祕書長馬銘、省蘇維埃政府財政部長周冕等,盡行捆綁、禁閉。

當晚,李韶九對段良弼等人施用「打地雷公燒香火」等酷刑。「打地雷公」,是把竹籤從手指頭與指甲蓋之間的縫裡打下去,一錘錘鑽心的痛。「燒香火」,是用香火慢慢燒,慢慢地折磨,教你生不如死。據當時資料記載,被打被燒者「哭聲震天,不絕於耳」。

12月8日,李白芳、馬銘、周冕的妻子來看被拘押的丈夫,也被當作「AB團」抓起來,並施以酷刑,「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燒身,燒陰戶,用小刀割乳」。

酷刑折磨下,段良弼等被迫承認自己是AB團,並供出其他AB團成員。

從7日下午開始到12日晚上,短短五天,李韶九下令抓捕120多人,先後處死40多人。

富田兵變

李韶九在審問紅二十軍政治部主任謝漢昌時,逼供出紅二十軍174團政委劉敵等人也是AB團。11日上午,劉敵被召回東固,隨即被李韶九召去問話。

從談話中,劉敵感到李韶九是借抓AB團之名搞陰謀。因兩人是老鄉,此前就認識,劉敵假意服軟。談完話後,李韶九放劉敵回一營營部。

回到一營營部後,劉敵越想越覺得李韶九奉命到此,是在借抓AB團之名整當地人。12月12日清晨,劉敵和一營營長張興、政委梁學貽商議,決定寫信讓李韶九來開會,趁機將其扣留,逼其講出陰謀。

張興聽說江西省行委書記李文林,紅二十軍政委曾炳春,江西省行委委員兼西路行委書記王懷,都被懷疑為AB團,乃前往二十軍軍部質問李韶九,結果一去即被扣押。

劉敵聞之,立即率第一營包圍軍部,將軍長劉鐵超捆起,釋放被李韶九帶來東固的謝漢昌等所謂AB團分子,李韶九聞風而逃。

當晚,劉敵、謝漢昌率部趕到富田,包圍江西省行委,收繳看守人員的槍械,釋放被關押的近百名所謂AB團犯人。江西省蘇維埃政府主席曾山等人逃走。

這就是史上著名的富田兵變。

殺紅二十軍兵變領導人

12月13日,謝漢昌、劉敵等將紅二十軍拉到湘贛蘇區永新、蓮花、安福一帶。途中,大量張貼文告,指責毛澤東有「黨皇帝思想」,提出「打倒毛澤東,擁護朱(德),彭(德懷),黃(公略)」的口號。15日,在吉安縣成立「江西省行動委員會」和「江西省蘇維埃政府」。

隨後,分別派人向中共中央和總前委報告事變經過,請求處理。

1931年1月15日,中共蘇維埃區域中央局在江西寧都宣布成立。根據中共政治局的決定,由項英任代理書記,取消紅一方面軍總前委和由毛澤東擔任的總前委書記的職務,毛澤東、朱德等參加中央局。同時還建立了蘇區中央局領導的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統領江西和全國紅軍,項英兼任主席。至此,項英取代毛,成為江西「中央蘇區」中共黨、軍隊的最高領導人。

項英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後認為,富田事變的發生,雙方都有錯,應用教育的方法,會議的方法,予以解決。

基於此,項英一方面責成富田事變時在家養病的紅二十軍政委曾炳春過河西,作說服工作,把紅二十軍帶過河東來;另一方面通知肅AB團的領導人和富田事變的領導人雙方都到中央局來開會,分清是非,解決矛盾。

但是,1931年初,中共中央領導權發生變化,從蘇聯回國的王明成了中共實際的最高領導人,原中共實際的最高領導人、紅二十軍支持的李立三失勢。

1931年3月28日,中共政治局作出決議,認定富田事變「是階級敵人以及他的鬥爭機關AB團所準備所執行的反革命行動」。

隨後,王明派任弼時等前往中央蘇區,傳達中共政治局的決議。4月中旬,蘇區中央局作出決議,認定富田事變是「AB團領導的,以(李)立三路線為旗幟的反革命暴動」。

1931年4月17日,主張事變雙方以開會的方式解決問題的項英,被解除蘇區中央局代理書記職務,由毛澤東代之。不久,紅一方面軍總前委恢復,毛澤東再次成為總前委書記。

毛重新掌權後,立即決定清算兵變領導人。首先槍斃劉敵,然後處死謝漢昌、李白芳、金萬邦、周冕、叢允中等。

殺紅二十軍排以上軍官700多人

1931年7月,在河西堅持游擊戰爭的紅二十軍,在政委曾炳春的說服下,服從蘇區中央局的決定,回到蘇維埃中心區域的河東于都縣。但是,等待他們的,不是開會解決問題,而是大逮捕和大處決。

紅二十軍抵達于都縣平頭寨時,立即被毛澤東手下的兩員幹將——彭德懷、林彪,率部包圍、繳械。

包括軍長肖大鵬在內的700多名副排長以上軍官,全部被當成AB團骨幹處決,連沒有參加兵變,按蘇區中央局指示,到二十軍做說服工作的政委曾炳春,也被當成AB團殺害。

紅二十軍番號被取消,殘部併入紅七軍。

鏟除紅二十軍後的殺人

富田事變被鎮壓之後,「中央蘇區」各地反AB團運動被推上新的高度,濫捕、濫殺更加嚴重。

據中共建政後被授予上將軍銜的蕭克回憶,「中央蘇區」肅反累計殺了10萬紅軍。國民黨在中央紅軍長征前多年來消滅的紅軍也沒這麼多。

蕭克回憶說:「在肅AB團達到高潮的1930年11月底至12月初,我所在的師沒幹什麼別的事,主要精力就是打AB團,殺了六十人。十幾天後,該師又決定再殺六十多人。軍政治部告訴我們,你們那裡有AB團,並具體指出幾個人……就憑這一句話,根本沒有別的材料,就把他們抓起來了。提審他們時都不承認,一打,一審,他(們)承認了,還供出十幾個人的名字,又把那十幾個人抓起,再打,再審,又供出幾十個。」

「中央蘇區」地處江西、福建,在它存在的四年中,人口在全國下降最多。據中國人口統計,1931至1935年,中共完全控制的江西15個縣(不包括為中共部分控制的邊緣縣),人口減少50多萬。

紅軍中根本不存在AB團

AB團這個名字來自英文「反布爾什維克」(Anti-Bolshevik)的縮寫,是1926年12月由段錫朋等在江西南昌建立的國民黨右派組織。1927年初,AB團將加入國民黨的共產黨員和國民黨左派人士,排擠出國民黨江西省黨部,控制了省黨部的大權,並成立了江西省政府。

1927年4月2日,加入國民黨的中共黨員與國民黨左派人士聯合發動「四二暴動」,組織群眾圍攻AB團控制的國民黨省黨部,AB團骨幹除少數逃脫外大部被抓。

此後,AB團作為一個組織不復存在。

據研究富田事變的知名學者戴向青考察,富田事變的領導人同AB團毫無關係,說他們是AB團,純系強加的罪名。

劉敵、謝漢倡、段良弼、李白芳、馬銘、叢允中、金萬邦、曾炳春、劉經化等,都是第一次國共合作時參加革命的。對中共而言,他們不僅是贛西南根據地的開拓者,而且是紅三軍、紅二十軍等江西地方武裝的組織者與創始人。他們還給毛澤東領導的紅一方面軍輸送了不少兵源。1929年1月,毛澤東率紅四軍主力下井岡山,經過極端艱苦的轉戰,於2月來到東固,他們竭力給予幫助和支持。

中共上將蕭克後來總結說:「為什麼發生富田事變?主要原因就是亂打亂殺AB團,引起矛盾激化……甚至人人自危,在這種情況下,矛盾一觸即發。」

結語

既然紅軍中根本不存在AB團,毛澤東為什麼還要以打AB團為由殺那麼多紅軍呢?

據中國歷史學家高華研究,主要原因是,當時,毛澤東在「中央蘇區」的權威剛剛建立,卻遭到以李文林為首的贛西南地方紅軍和地方黨組織的挑戰。毛不能容忍有任何影響自己權威的反對力量,不管這種反對力量來自紅軍內部還是來自地方黨組織。為了維護自己在中央蘇區的權威,毛不惜採用極端手段鎮壓被他懷疑為異己的力量。

一句話,毛是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而殺人。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