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胎化政策棄嬰在美國成反墮胎活動家

【2023年03月19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撰文/趙孜濟編譯)1980年至2016年間,中共實施獨生子女政策時代,被流產或遺棄的數億嬰兒中,有一名女嬰很幸運,她被一位美國的好心婦女收養。她感謝她的生母沒有選擇墮胎,她活了下來。現在她致力於反墮胎運動,倡導保護未出生的嬰兒。

紹漢娜‧費斯(Shaohannah Faith)出生於中國廣西自治區,被收養後在美國明尼蘇達州長大。今天,她住在華盛頓特區郊外,在華盛頓都會區擔任「美國學生保護生命」組織(Students for Life of America,SFLA)的國會大廈地區區域協調員。

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紹漢娜說,她被遺棄在廣西北海市的一個小盒子裡,當時她只有幾個月大。

「從我記事起,我就知道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她說,「中共給人們施加的壓力,(一對夫婦)只允許生一個孩子。尤其是在一個男性占主導的社會中,人們都想生一個男孩。我知道我是眾多被拋棄的女孩之一,我差點因為這項政策而死去。」

紹漢娜‧費斯出生於中國南方的廣西自治區,之後被遺棄。(由紹漢娜‧費斯提供)

為了協調營救未出生的嬰兒,紹漢娜打算參加SFLA三月份的全國性抗議活動,反對化學墮胎藥的非處方銷售。

達納‧斯坦卡瓦奇(Dana Stancavage)是SFLA的新聞專家和在線編輯,同時也是紹漢娜的朋友和導師,她說:「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非處方藥,很容易獲得。它影響了我們的公共健康,它使女性患不孕症的危險提高四倍,而且不幸的是,因使用這些藥而死亡的人數在不斷地上升……這些藥當然不應該出現在你當地的藥店。」

被遺棄

紹漢娜一直對自己的出身故事感到難過。她想知道,如果沒被遺棄,她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但她對出生家庭沒有怨恨。

「我知道,在中國這樣的國家,來自政府的壓力很大」,她說,「我的親生父母可能不得不做出遺棄我的選擇。但我非常感謝他們選擇放棄墮胎,並給了我一個能夠獲救和活下去的機會。」

「我的親生母親給了我這份禮物,讓我擁有了現在的生命。如果不是她做出放棄墮胎的選擇,我現在不會擁有任何東西,我相信這並不容易。」

紹漢娜‧費斯是華盛頓都會區「美國學生保護生命」組織(SFLA,Students for Life of America)的國會大廈地區區域協調員。(由紹漢娜‧費斯提供)

紹漢娜的養母希拉(Sheila)是單身,但她希望有一個孩子。當她通過明尼蘇達兒童之家協會(Minnesota Children’s Home Society)開始海外收養程序時,中國是顯而易見的選擇,因為希拉以前曾在中國留學,並喜歡中國人。

她在孤兒院找到了紹漢娜,當時她才一歲多一點。

據紹漢娜所知,她的出生家庭仍然在中國,但她還沒有通過基因檢測與他們建立聯繫。然而,她遇到了其他在中國獨生子女政策實施期間曾經被遺棄的人,許多是像她一樣的女性,她們可能因為家人偏愛男孩而被遺棄。

從被遺棄到活動家

隨著紹漢娜進入高中和大學,她對政治活動的興趣也隨之增加。她計劃主修政治學,並在馬里蘭州議會工作,然後過渡到SFLA的全職工作,成為反墮胎活動家

SFLA在美國最高法院舉行集會,最近在華盛頓特區為《嬰兒生存保護法》(Born Alive Infants Protection Act)舉行了遊說日活動。他們在大學校園內提供幫助。 SFLA成員與支持墮胎的學生面對面交流並分享信息,例如「與你在一起」(Standing With You)項目。這一全國性的活動使女性可以得到各種幫助,包括聯繫收養人。

2022年7月,當華盛頓特區議會尋求通過立法以保護那些參與幫助他人墮胎的人時,紹漢娜代表SFLA作證並問道:「像我這樣的孩子值多少錢?」

紹漢娜‧費斯在美國最高法院舉行的SFLA集會上。(由Shaohannah Faith提供)

紹漢娜舉了一個例子,一名學生在SFLA校園展台上與她交談後,對墮胎的看法發生了變化。

她說:「我當時在聖瑪麗山大學(Mount St. Mary’s University)舉辦一個展覽。幾位對展覽感興趣的年輕女性來到我們的展台。我們問她們,人權應該從什麼時候開始。在看了展示未出生嬰兒擁有人性的胎兒模型後,她們同意任何九個月之內的墮胎都不應合法……我們很高興看到,這些女孩知道反墮胎運動已經來到這裡,並提供支持和保護生命的資源。」

在有爭議的女性被強姦後懷孕的案件中,紹漢娜有她的立場。

「我們不應該根據某人的受孕情況來給他們的出生證明制定等級。」她說,「強姦是可怕的,這是可能發生在一個人身上的最糟糕的事情,但對另一個無辜的人(胎兒)犯下另一次暴力行為是沒有意義的。如果我們不歧視和貶低一個因強姦而受孕的幼兒,我們就不應該對一個未出生的嬰兒做同樣的事情。」

「生命是一份禮物」

紹漢娜說,她多次因為自己的反墮胎信仰而被欺凌,但請記住,SFLA的目標是促進對話,並分享有關未出生胎兒的科學準確信息。她堅信自己的所作所為是正義的。

「我喜歡我能做一些我熱愛的事情。我很幸運,因為我有一個很棒的團隊。每個成員都來自不同的背景……但我們都可以團結在這個事實周圍,墮胎結束人的生命,我們將努力在我們的有生之年使墮胎變得不可想像,」她說。

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於2016年被正式撤銷。根據紹漢娜的說法,中國共產黨聲稱已經「阻止或結束」了3億人的出生,她覺得這個數字很可怕,因為「在任何情況下,結束一個生命在道德上都永遠是不正確的」。

「中共製造的這種死亡文化貶低了子宮內的生命,我們這裡也有這種文化。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她說,「對我來說,這就是為什麼為早產生命而戰如此重要,因為它反對這種死亡文化……麻木和非人性。」

「《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是我們已經克服的障礙。我們的目的是使墮胎不僅非法,而且使其不可想像。我們有一張海報,一張藍圖……我們希望女性感到得到支持,因為女性不需要墮胎也能成功;她們不需要墮胎也能獲得平等。她們可以有自己的事業,她們的夢想,也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但要做到這一點,她們需要我們的支持。」

紹漢娜‧費斯希望看到墮胎在她的有生之年變得不可想像。(由紹漢娜‧費斯提供)

紹漢娜的下一場戰鬥是推動美國法律從受孕的那一刻起就保護胎兒。她還準備在馬里蘭州和華盛頓特區的大學校園進行春季巡迴活動,抗議化學墮胎藥。

「我想傳達的一個信息是,生命是一份禮物。這是我得到的禮物,我可以繼續為之奮鬥,並看到人們在比我出生的時代更珍惜它。」她說。

原文「Girl Abandoned During China’s One-Child Policy Is Now Saving America’s Unborn Babies: 『How Much Is a Child Like Me Worth?』」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