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政局進入動盪期 親中派與親美派權鬥

【大紀元2024年05月24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呈工、陶莎採訪報導)近來,越南政府的反腐運動不斷升級,國家主席、國會主席、政府總理等高層人事接連更迭,政局進入動盪期。越共用「烈火熔爐」反腐控制國內,用「竹子外交」平衡國際。專家指出,觀察越南未來,一看內鬥,二看美國態度。

5月18日,越共第十三屆九中全會決定,提名公安部長蘇林(To Lam)為國家主席,提名現任國會副主席陳青敏(Tran Thanh Man)出任國會主席。

蘇林現年66歲,自2016年起擔任越南公安部長,是越共總書記阮富仲(Nguyễn Phú Trọng)發起的「烈火熔爐」反腐運動的核心人物,自2021年起擔任越共反腐指導委員會副主任。

新任國會主席陳青敏為越共政壇新星,與蘇林同為未來越共總書記的有力競爭者。觀察家認為,2026年1月越共舉行第十四屆全國代表大會之前,政治內鬥可能還將持續。

2023年1月17日,越共第十三屆中央委員會同意阮春福(Nguyen Xuan Phuc)辭去國家主席、國防與安全委員會主席職務。原因是他因對管轄下的2名副總理,及3名部長在內的許多官員的貪污腐敗負有責任。

今年3月20日,接替阮春福主席職位的武文賞(Võ Văn Thưởng),因涉嫌「違反黨規」而辭去國家主席、政治局委員及中央委員等職務。

4月26日,越南國會主席王廷惠(Vương Đình Huệ)也因「違規行為」而引咎辭職。

王廷惠是受過良好教育的經濟學家,曾擔任副總理及審計總長,曾被認為是越共總書記最熱門的接班人。

4月初,王廷惠對北京進行了為期一週的訪問,並會晤了中共黨魁習近平。他訪華期間就有傳聞稱他的助理已被捕。兩週後,越南官方證實了該消息。他在這個背景下落馬,被認為是背後權力鬥爭所致。

台灣宏觀經濟學家吳嘉隆5月20日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就像中共內部的本土派與國際派之間的權鬥一樣,此次越南政治動盪,應該是親中派與親美派之間的較量。結果是親中共的保守派獲勝,親美的改革派失敗。」

以「烈火熔爐」反腐運動鞏固權力

在2016年1月召開越共十二大前,時任越南政府總理阮晉勇(Nguyễn Tấn Dũng)一度被外界認為可能當選越共中央總書記。但最終,總書記阮富仲獲得連任,而阮晉勇卻未能進入中央委員會,標誌著他在權力鬥爭中失敗。2016年4月6日,政府總理任期屆滿,阮晉勇卸任總理一職,由阮春福接任。

在「越南四柱」(總書記、國家主席、政府總理、國會主席)中,唯一獲得連任的越南最高領導人、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在當年發起了大規模的反腐運動,稱為「烈火熔爐」。目前,已有數千名黨內高官及商界領袖、企業高管被解職或被監禁。

越南房地產龍頭企業萬盛發集團創始人和主席張美蘭(Truong My Lan),4月11日被以貪污、行賄、欺詐罪判處死刑。此案涉案金額高達440億美元,法院勒令其歸還其中的270億美元。

張美蘭1991年創立了萬盛發集團,二十多年經營,其公司旗下的生意種類繁多,包括金融業。她與越南政商界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在越南政商界及國際上人脈廣泛,包括與李嘉誠合作在越南投資開發房產產。

在法庭上,張美蘭淡定自若,聲稱她已將價值相當於235億美元的黃金藏在海底。此案因涉案金額巨大,牽涉面頗廣,具有典型性,成為越共「烈火熔爐」反腐運動中最受矚目的案件之一。

曾任美國國務院對越事務官員的大衛‧布朗(David Brown)認為,這種審判是越南前所未有的。阮富仲是個馬克思主義者,他認為越南失控的腐敗所引起的民怨,將會威脅到共產黨的統治根基。因此,他在打敗親商界的總理並保住最高職位後,開啟了這場反腐運動。

吳嘉隆說:「越共搞的這一套和中共一樣,是內部權力鬥爭的需要與結果。習近平上台後沒有辦法掌握實權,就通過反腐清洗政敵,掌握權力。阮富仲是在效仿習的這個套路。在共產黨國家,真正重要的是能不能牢牢抓住權力。」

「竹子外交」是鞏固政權的必要措施

越南國內的權力鬥爭,必然也會延伸到國際事務。越南目前實施的「竹子外交」,即被視為是維繫共產政權及最高領導人權力的具體措施。

所謂「竹子外交」,一般是指越南在美中、東西方以及中俄之間搞平衡外交,其外交形態就像竹子一樣,根底十分堅實,但頂部卻非常靈活。

越南與韓國、日本等國一樣,同屬漢字文化圈,深受中國影響,史上曾四次被中國征服。1884年,越南阮朝時期,大清國和法國爆發中法戰爭,最終清政府與法國簽訂新約,承認法國對越南的宗主權,從而失去對越南的影響力。

1950年,由共產黨控制的越南民主共和國(北越)與中共建交,將中共視為與蘇聯同等重要的共產主義盟友,但始終忌憚中國再次統治越南。而中共則向北越提供10億人民幣援助,以換取北越拒絕蘇聯援助,分化蘇越關係。

但是,迄今為止,越南一直與蘇聯及其後來的俄羅斯保持著良好關係。

5月15日,俄羅斯駐越南大使館與越南友好組織聯合會等組織舉行會議,分享俄羅斯及兩國合作關係的相關信息。

俄羅斯駐越南大使根納季‧貝茲德科(Bezdetko Gennady Stepanovich)強調,包括越南在內的東盟各國,在俄羅斯對亞太地區的優先事項中占據重要地位;多年來,越南在俄羅斯對外政策中占有重要位置,兩國是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3月26日,普京與阮富仲通了電話,達成共識:推動雙邊在國防安全、經濟貿易、文化、旅遊等領域的合作關係。阮富仲邀請普京早日訪問越南,普京接受了邀請。

關於越俄經濟合作,俄羅斯駐越南商務代表處透露,兩國正在努力實施《亞歐經濟聯盟與越南自由貿易協定》,2025年將雙邊貿易金額提高到100億美元。

越共與中共一樣,在聯合國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表決時,大多投棄權票。

俄羅斯總統普京5月17日結束北京訪問之後,沒能如國際社會預料的那樣順道訪問越南。這或許與越南近期出現的政治動盪有關。

就在普京抵達北京的5月16日,越共中央委員會召開十三屆九中全會,討論國家主席、國會主席及政治局內的職務空缺事宜。

吳嘉隆指出,越南要生存、要發展,就要能夠應付來自中共的壓力。所以,越南過去的策略就是去聯合遠方的大國蘇聯。「越南根本不相信中共。現在又要依靠美國與日本去箝制中共。」

越南進入政治動盪期

近年來,美越關係得到提升,拜登總統去年9月10日訪問河內,美越將兩國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越南將美國的外交地位提升到與中國、俄羅斯相當的重要高度。美國為了制衡中共,也需要越南的多方面協助。

吳嘉隆指出,中共要稱霸,首先需要掌控位於海上出口關鍵地理位置上的越南及東南亞國家,因此越南在美國遏制中共的戰略地位中就十分重要。越南能否成為美國遏制中共的一張王牌,一個重要觀察指標是越南何時將金蘭灣借給美國使用。美國如果能使用金蘭灣,就會與菲律賓的蘇比克灣及台灣的高雄一道,形成一個有力控制南海的三角。

越南在與美國建立親密關係的同時,當然也繼續加強與中共的雙邊關係,在美中之間儘量保持平衡。拜登訪問河內三個月之後的12月12日,中共黨魁也訪問河內,聯合聲明稱兩國要建立「命運共同體」,加強兩國國防工業及物流等領域的合作。

英國智庫「王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刊文指出,越南此次高層人士動盪,是史無前例的。強硬派在這場權鬥中獲勝,這也表明越南似乎在追隨中共。儘管越共控制權尚未受到挑戰,但內部分裂卻越來越明顯。

該智庫文章強調,無論未來越共總書記是否換人,越南或都將轉向真正的警察國家,這就使民主國家與其合作變得愈加困難,相反越共領導人會得到中共與俄羅斯的更多認可。

最近,越共中央下達指示,限制官員及黨員與外國組織接觸。這被認為將衝擊多個領域,尤其是將會導致經濟增長放緩。

吳嘉隆表示,對於越共領導人而言,不擔心權力鬥爭可能影響到海外對越投資,經濟增長放緩等這些問題,那不是優先要考慮的問題,而維護權力才是第一位的。

「觀察越南的未來,不要看經貿投資,而是要觀察其國內政治及地緣政治。國內政治要看內部權力鬥爭的情況,地緣政治則要看美國要介入多深。」他說。

「金山紀元網」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