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授朗利:拉丁美洲的政治現狀

【大紀元2022年07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梅橙縣報導)美國的政治和經濟政策對拉美國家有著重要的影響,但拉美各國因移民來源、宗教信仰、民族風俗的不同而各具特色,在整體上呈現著複雜性和多樣性。雖為近鄰,有多少美國人會去關注和了解拉美地區的變化呢?

7月21日,加州橙縣世界事務委員會(The World Affairs Councils of Orange County)邀請查普曼大學(Chapman University)教授凱爾·朗利(Kyle Longley)介紹拉丁美洲政治現狀,與會者反響熱烈。

2022年7月21日,在加州橙縣世界事務委員會舉辦的活動上,查普曼大學(Chapman University)教授凱爾·朗利(Kyle Longley)做關於「拉丁美洲政治現狀」的演講。(李梅/大紀元)

朗利著有多部關於拉丁美洲、越戰、伊拉克戰爭及外交事務的書籍,並發表了大量的評論文章。他從1995年起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擔任歷史教授,2020年他轉到加州橙縣的查普曼大學,擔任戰爭、外交和社會項目的主任和歷史學教授。

世界事務委員會是位於首都華盛頓的一個非營利、無黨派的全國性組織,加州橙縣世界事務委員會為其分支,也是排名前列的世界事務論壇。該委員會邀請專家、學者和外交事務人員進行各種演講活動,讓社區居民了解世界事務的重要和關鍵問題,並通過獎學金計畫贊助高中和大學生——未來的領導者。

門羅主義和美國的後院

拉丁美洲總共29國家和地區,包括位於北美和中美地區的墨西哥、薩爾瓦多、危地馬拉、洪都拉斯等8個國家;南美的阿根廷、巴西、智利、祕魯、委內瑞拉等13個國家;加勒比海地區的古巴、海地和多米尼加3個國家,以及5個非獨立的地區如瓜德羅普、波多黎各和聖馬丁等。

朗利談到:「自美國建國(1776年《獨立宣言》發表)以來,我們就在拉美地區發揮著積極的影響。」與北美殖民地主要來自英國的清教徒不同,拉丁美洲地區的早期移民來自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荷蘭、德國等歐洲國家,他們建立的各個殖民地國家在政治、經濟、外交和文化上也各具特色。

在北美13個殖民地獨立之後,美國迅速地發展成為一個橫貫美洲大陸的強大國家,並宣誓了對該地區的領導權,「最著名的就是1823年的門羅主義,它告訴歐洲列強遠離美洲地區。」朗利說,門羅主義來自第5屆美國總統詹姆斯·門羅(James Monroe)在年度致詞中的闡述,警告歐洲列強不要干涉美洲的事務,不要干涉那些剛剛獨立的拉美(殖民地)國家。

美國國務院歷史文獻辦公室(Office of the Historian)網站報導,上個世紀60年代是全球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十年,「幾乎沒有一個國家能夠毫髮無損」。1959年,前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Fidel Castro)發動的無產階級革命給拉美各國帶來了一場「民族解放」暴力革命的衝擊波,薩爾瓦多、阿根廷、哥倫比亞、玻利維亞、委內瑞拉等多個國家都爆發了戰爭。

許多國家從多黨制變為一黨或軍政府的獨裁統治;美國在拉美國家的影響力被減弱,而其它國家如蘇聯、中國的影響力在增加,但這場風暴和之後的民主選舉運動並未成功。60年來,拉美國家仍然處於貧窮、動盪、不發達和威權的狀態下。

從80年代末開始,民主選舉震撼了拉美各國,除了古巴,阿根廷、玻利維亞、巴西、智利、尼加拉瓜和祕魯等國實行了民主選舉制度,然後是巴拿馬、薩爾瓦多和危地馬拉追隨其後。但缺少民主的基礎和相關的政治制度,選舉只是一種形式,一連串選舉產生的拉丁領導人紛紛轉向了政治腐敗、暴力或鎮壓對手的方式,朗利認為政治腐敗在那些國家非常嚴重。

作家Mainwaring and Perez-Linan在《拉丁美洲的民主政體和獨裁政體:出現、生存和衰落》一書中說,民主國家必須具備4個條件:政府官員通過自由和公平的選舉產生;除了非公民和移民外,人們都擁有成人選舉權;國家必須保護公民的自由和政治權利;軍隊、準軍事組織和犯罪組織不應對政府的政策產生重大影響。

世界經濟論壇組織在2018年的報告中將委內瑞拉、厄瓜多爾、尼加拉瓜、玻利維亞和洪都拉斯這些名義上的「民主國家」列為法治最少的國家;並且世界上10個最危險的城市都在拉丁美洲。2021年,World Atlas和Info Copse報導世界上10個最危險和最暴力的城市多在拉美國家。

各具特色的拉美國家

拉丁美洲的人們不願聽到「美國的後院」這個詞,認為它含有貶義。雖被稱為美國的後院,但並不是美國在世界上最關注的地區。朗利說,美國的關注如同潮起和潮落,不斷地親近和不時地疏離,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政策變化。現在不僅僅是美國在拉美國家具有影響力,還有其它的國家,美國人應更多地關注該地區,並且不應採取「一刀切」的政策。

「許多人仍持有冷戰時期的意識」,朗利說,「我們記得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和民主體制、資本主義的鬥爭。」但是今天世界上還有多少個共產主義國家呢?朗利認為很多國家實行的不是馬克思主義,而是對權力的爭奪和控制,一些拉美國家的領導人在獨裁和專制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朗利表示,美國人應注意拉美地區的複雜性和微妙性,那裡有不同的民族和風俗,比如阿根廷是一個非常歐洲化的國家(大約85%為白人,11%為白人和土著人混血);而巴西則有大量的來自非洲的黑人和黑人混血兒,「所以沒有一個(統一)的拉丁美洲」,朗利說,「人們在一些國家安全,在另一些地區不安全。」

拉美國家是美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之一,有許多經濟上的交往,「比如來自那邊的蔬菜、水果和鮮花。當我們是冬季時,那邊是夏季。」朗利說,很多拉美國家經濟不發達,雖有大量廉價的勞動力,但總體上教育程度不高。一些國家雖有豐富的自然資源,但管理不善。比如,委內瑞拉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儲量,總儲量超過3,000億桶,占全球原油儲量的18%,但它卻是一個充滿衝突和貧困的國家,國民經濟處於崩潰的邊緣。

朗利還提到,當前的(大篷車隊,非法移民)浪潮多來自中美洲國家,墨西哥成為進入美國的通道。這和當地的政治和經濟相關。此外,毒品交易和犯罪活動在拉美的一些地區也很猖獗,難以解決,這些對美國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責任編輯:李欣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