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傳奇人物迪克‧比爾茲利的故事

【2022年11月12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李芳編譯)提到迪克‧比爾茲利(Dick Beardsley)的名字,馬拉松愛好者恐怕沒有人不知道他是誰。他曾是馬拉松世界紀錄保持者,他的傳奇故事激勵過許多運動健兒的成長。然而人們不曾知道的是,這位傳奇人物在他之後的人生當中,經歷了一段更加艱鉅的「馬拉松」。

那是在他退役之後,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故發生帶來身體的巨痛,使他產生對藥物的依賴,一步步跌入人生谷底。是什麼力量幫助了他,讓他堅持了下來。今日的比爾茲利是一位勵志演說家,幫助更多的人跨越人生的「馬拉松」,創造了人生的第二個傳奇。

連勝紀錄 創馬拉松傳奇

比爾茲利今年66歲,從小生長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以西的韋扎塔(Wayzata)小鎮。他和家人現生活在明州的伯米吉(Bemidji)城。

1981年的4月,他贏得了第一屆的「倫敦馬拉松」比賽,與挪威奧斯陸選手英格‧西蒙森(Inge Simonsen)並列第一,上了新聞頭條,並與西蒙森結下終生的友誼。

「倫敦馬拉松」是由運動員克里斯‧布拉舍(Chris Brasher)和約翰‧迪斯利(John Disley)於1981年創立的英國第二大年度路賽。

1981年的6月20日,比爾茲利以2小時9分37秒創世界紀錄贏得他的第一個「祖母馬拉松」。他的這一紀錄保持了33年,直到2014年由肯尼亞的選手多米尼克‧翁多羅(Dominic Ondoro)以2小時9分06秒打破,創下新的世界紀錄。1982年的6月19日,比爾茲利再度奪得「祖母馬拉松」的冠軍。

始自1977年的「祖母馬拉松」是比爾茲利家鄉的賽事,已成為明尼蘇達州跨越26.2英里的年度盛事,每年吸引來自世界各地上萬選手參加,上了BibRave的美國最佳比賽權威名單。

同年1982的4月19日,比爾茲利參加了「波士頓馬拉松」比賽,僅次於世界紀錄保持者阿爾貝托‧薩拉查(Alberto Salazar)獲得第二名。「他跑了2:08:51,我跑了2:08:52」,比爾茲利告訴大紀元,「當時,這是歷史上最為接近的『波士頓馬拉松』到達終點時間。」

「波士頓馬拉松」始於1897年,繼1896年夏季奧運會首次馬拉松成功比賽後創辦至今,擁有125年的歷史,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年度馬拉松賽事。

馬拉松傳奇人物迪克‧比爾茲利(Dick Beardsley)(Dick Beardsley提供)

比爾茲利作為精英選手的最後一場比賽,是1988年4月在新澤西州澤西市舉行的奧運會馬拉松選拔賽。次年秋末,他與前妻瑪麗在明州謝弗附近接管的奶牛場,遭遇一場離奇的事故,迫使他從連勝紀錄一落千丈。

禍不單行 人生叵測

回憶起那場事故的發生,比爾茲利這樣道來:「我正在將玉米卸入到升降機上,突然被動力輸出軸夾住。」

旋轉裝置輾壓過比爾茲利的身體,壓斷了他的右臂、左腿和右側的肋骨。他的右上胸部也被一塊金屬刺入。他幾乎不記得,自己是如何用一隻好手拖著身體回到院子裡的。

在醫院住了幾個星期,做了多次手術,回到家兩個星期後,「我的腿嚴重感染,幾乎要保不住了」。做了更多的手術,將腿挽救了下來。

這一事故,給比爾茲利的身心造成很長時間的影響。「幾個月來我什麼都做不了,只是接連地做噩夢。」最終,噩夢消失,比爾茲利的身體從巨大的創傷中痊癒,他不再需要服用處方藥了。

中國有句話,叫做「福無雙至,禍不單行」。1992年的7月,比爾茲利遭遇一場嚴重車禍,接受了大脊柱手術。康復後不久,又被一輛卡車撞倒,再次接受手術。接著,又在徒步健行時摔下懸崖。

每次的受傷,比爾茲利都會從好酗酒的父母那裡得到處方藥來幫助止痛。這樣即便他不再需要,卻繼續在服用。「那時,已經失控了。就著雞尾酒我服用各種藥品,到1996年的夏天,我每天要服用超過80到90粒藥片。」

他對自己的前妻瑪麗撒謊,說藥是從不同醫生那兒來的。「我偷了一個處方本,這使我能夠給自己偽造處方。」

迪克‧比爾茲利(Dick Beardsley)在彈吉他,現在他仍然每天早上跑步6英里。(Dick Beardsley提供)

捲入官司 命運轉機

1996年9月30日,比爾茲利在明州一家藥店被抓,被送交給聯邦緝毒人員。坦白一切後的比爾茲利反倒「鬆了一口氣」,感到這一切終於結束了。「我知道我有機會變好的唯一方法就是100%地交代,並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他說。

由於藥的數量過大,工作人員簡直不敢相信這些藥物是供私人使用。值得慶幸的是,比爾茲利保留了自己從哪裡獲得處方,以及何時使用這些處方的詳盡記錄,證明了自己從未出售過任何藥物,由此使他免遭入獄。

據《明尼蘇達郵報》報導,他當時對一項違反五級受控物品的指控認了罪,並於1997年被判處五年緩刑和240小時社區服務。

接下來的日子,他被帶去進行了為期10天的排毒,隨即開始了一系列的治療計劃。

戒除對藥物的依賴,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我一生中從未經歷過如此的痛苦」,他說,「在治療開始的幾週,我一直在拒絕,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我是一名吸毒者,我要開始康復了。」

迪克‧比爾茲利(Dick Beardsley)曾是一名年輕的馬拉松選手。(Dick Beardsley提供)

「求求您,上帝!」

根據播客「希望報告」(The Hope Report)的採訪,在比爾茲利治療的早期階段,讓他感到無比的痛苦,以至於要是有把鋸子,他會鋸掉自己的胳膊、腿來減輕那痛苦。但他堅持著強制自己去參加小組會。他下定了決心要學習幫助自己恢復。

「一天早上,我在地板上爬行,試圖去參加小組會,結果昏了過去……當我醒來,躺在自己的嘔吐物中。記得我抬起頭說,『上帝啊,求求您,要麼這就帶我走,要麼讓我好起來吧。』」他說。那天的晚上,比爾茲利第一次睡了一小覺。

如果不是因為信仰,比爾茲利確信他不會還活在這裡講述自己的故事。他從小就去教堂,他告訴大紀元,「信仰一直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在過去的30年中尤其如此……這是決定我康復的關鍵!」

看到他在治療方面取得的進展,法官免除了他的巨額罰款,只要求他完成200小時的社區服務,並去講述自己的戒毒經歷。從起初的感到羞辱,這位前賽跑者很快將這個平台轉變成一個救贖自己幫助他人的機會。他成為一名勵志演說家,還寫了一本書《堅持到底》。

然而,厄運並沒有結束。2015年的10月4日,比爾茲利的兒子安迪,一名伊拉克戰爭老兵,突然自殺身亡,得年僅31歲。這次,上帝再次幫助了他。

比爾茲利說:「我永遠無法完全擺脫失去兒子的痛苦,這也不是我真想要的,其實我每天都在和他說話聊以慰藉,這帶給我快樂、平靜和安慰,因為我知道有一天我會再次把他擁在懷裡,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他說,「如果通過與他人分享安迪的死,可以防止其他人輕生的話,我就會以此為目標。」

迪克‧比爾茲利(Dick Beardsley)和第二任妻子吉爾(Jill)於2007年結婚。(Dick Beardsley提供)

勵志演說 「永遠不要放棄!」

比爾茲利自1997年2月12日起就一直沒再用過毒品,他也從未想過使用藥物來麻痺失去安迪的痛苦。即使通過幾次手術——包括背部手術和兩次膝關節置換手術——比爾茲利和他的現任妻子吉爾(Jill)做了一個通盤的計劃:吉爾收藏他的處方,供給他國定的劑量,並始終隨身攜帶藥物。

在過去的25年裡,這位前馬拉松冠軍作為一位勵志演說家——周遊世界分享他的故事,從未停止。比爾茲利於2010年入選國家長跑名人堂。現在,他仍然每天早上跑步6英里,是自己公司Dick Beardsley Fishing Guide Service的一名釣魚嚮導,並與妻子一起經營Lake Bemidji Bed and Breakfast旅店。

「吉爾負責所有的工作,我是她的夏爾巴人(搬運工)。」他說。

當比爾茲利回顧他的生活時,他感激那些美好的時光。他說:「當我早上醒來時,我會努力讓自己臉上掛著微笑,話語中帶著熱情,心中充盈喜悅,靈魂充滿信心。這四件事幫助我度過了許多困難時期。」

「永遠不要放棄!」他說,尤其是對那些與成癮作鬥爭的人,「哪怕你需要接受十次或更多的治療,永遠不要放棄。你一定會恢復你的正常生活,它將會比以往更加美好。」

迪克‧比爾茲利(Dick Beardsley)是自己公司的一名釣魚嚮導。(Dick Beardsley提供)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