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捍衛中美自由的故事:這是我的大家庭

【2022年12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Terri Wu撰文/唐雲舒編譯)整整54年,蓋爾‧拉赫林(Gail Rachlin)都沒有關注過中國;然而,從1997年秋季開始,「中國」意外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當年那個秋季的一天,拉赫林前往紐約市賈維茨會議中心(Javits Center)參加一個健康博覽會,為自己尋找商業機會和解決健康問題的方法。她當時在經營一家公關(PR)公司,之前曾(在其它公司)擔任公關主管。

當拉赫林經過一個展檯時,被一位青年男子所吸引。她一向很會觀察人,這個小伙子充滿活力,讓她眼睛一亮。

拉赫林向小伙子走過去,問道,「你們在賣什麼?」她心裡想的是維生素片。

小伙子笑了,回答說,「不,這是免費的。」拉赫林說,「紐約沒有免費的東西。」

然而,小伙子確實免費教了拉赫林法輪功功法。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植根於中國傳統佛教和道教文化的一種古老信仰,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並包含5套舒緩的功法。

1998年,中國吉林省長春市的一個法輪功煉功點。(Gail Rachlin提供)

拉赫林一開始學動作,就感到身體裡湧出一股能量,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功。實際上,她在29歲時就患上卵巢癌,一直在尋找不同尋常的祛病健身方法。

在修煉幾個月後,拉赫林被診斷出患有乳腺癌。她堅信煉功能讓病好,於是決定不做手術。兩個月後,醫生證實,一個惡性腫塊已經縮小至不到1/4大小,不再是個問題。不久後,拉赫林就完全康復了。

拉赫林現在已經79歲了,她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法輪功)太奇妙了,我成了一個真修者。」

她說,她還和7名美籍華人女學員一起,在位於紐約105街的河濱公園(Riverside Park)煉功,向當地的居民推廣法輪功。

北京和長春之旅

拉赫林說,1998年8月,一位朋友給她爭取到一份招攬中國企業參加紐約世貿中心博覽會的合同。為此,她前往北京和中共官員會面。

她說,在北京的第一週,她和3位官員聊到健身時提起法輪功,引發尷尬場面。她回憶說,「那是我第一次和中共官員見面,我告訴他們我在修煉法輪功,一年前剛開始。他們面面相覷,僵在那裡。」她補充說,「我當時非常自豪,沒有意識到有什麼不對,之前也沒人和我說過什麼。我天真地談論著法輪功,談論我在健康方面的奇妙變化。」

在一陣尷尬的沉默後,一位英文名叫比爾(Bill)的官員說,他也練過好幾年氣功,然後他們就岔開了話題。

拉赫林當時並不知道,20世紀八九十年代氣功正在中國盛行,許多中國人都練。

1992年,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首次公開傳功。到1998年,法輪功已經成為最受中國人歡迎的功法。到1999年7月,官方估計法輪功修煉人數多達7000萬~1億。

拉赫林說,在北京的第二週,她感覺到中共官員在安排她訪問工廠的行程時,對她的好奇心也與日俱增,「他們都看著我,好像在琢磨,『她來這裡幹什麼?她會做什麼?』」

直到中國行快結束時,拉赫林才明白官員們為什麼有那樣的表現。

在那次訪問期間,拉赫林順便去了吉林省省會長春市。這是因為長春是李洪志先生的故鄉,法輪功在那裡傳出,經人們口耳相傳迅速傳播開來。

在長春,拉赫林參加了法輪功學員的煉功活動。她估計,當時有兩個公園的煉功人數分別達到2000人和5000人。

她說,那個場面非常震撼,和她在曼哈頓的8人煉功小組相比,有著天壤之別。

1998年,中國吉林省長春市,蓋爾‧拉赫林(Gail Rachlin,後排左二)和中國法輪功學員在一起。(Gail Rachlin提供)

長春的法輪功學員看到有美國人和他們有同樣的信仰,感到非常驚訝。

拉赫林在吉林大學遇到一些學員,大家一起吃飯,通過翻譯交流。她到現在都記得中國法輪功學員分享的一些修煉故事,其中一個引起她強烈的共鳴:一位65歲的老年女學員退休前是醫務人員,得了絕症,醫生5年前就說她最多能活6個月。之後,她開始煉法輪功。她當時的想法是,既然要死,那就平心靜氣地去死吧。「平心靜氣」這幾個字深深觸動了拉赫林,讓她難以忘記。不過,那位學員在煉功後恢復了健康。

拉赫林依然記得,那位學員留著一頭銀灰色的短髮,但髮根以上一英寸的地方都是黑的。她說,「你能想像得到嗎?她長出了黑髮」,「我當時的反應是,怎麼會這樣?這是怎麼回事兒?」「她回答說,『我想是因為我做得好些了』,她真討人喜歡。」拉赫林回憶說。

在長春時,法輪功學員提醒拉赫林「要小心」,並告訴她,警察異乎尋常地開始關注法輪功,經常到各處煉功點監視,並盤問學員。拉赫林想起自己和中共官員談話的情景,終於明白,比爾為什麼在私底下詢問她修煉法輪功的原因。

在中國待了6個星期後,拉赫林回到紐約,一個客戶都沒拉到。多年後她才意識到,這和她披露自己的法輪功學員身分有一定關係。

1998年,吉林省長春市的一個公園,大批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Minghui.org提供)

「這就是我自己的事」

拉赫林返美後恢復正常生活,繼續在紐約傳播法輪功信息。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前往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要求當局停止打壓法輪功,被中共歪曲成「圍攻中南海」。消息傳出後,拉赫林便開始在公司製作視頻及其它材料,講述該事件的真相。

幾個月後,即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全面鎮壓法輪功,一夜之間,中國許多煉功點的組織者被抓捕。

由於拉赫林去過長春,並且結識了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這場迫害就像發生在她身邊一樣。她說,「這是我的大家庭,別人怎麼可以動他們?這是不對的。」「所以,這就是我自己的事。真的是,我一直這麼覺得。」

由於有職業公關背景,拉赫林自告奮勇擔任法輪功發言人。

2002年4月3日,蓋爾‧拉赫林(Gail Rachlin)在華盛頓特區的聯邦法院外講話。(Minghui.org提供)

她說,「我之前對中國一無所知,也不了解『文化大革命』。我或許在小時候讀到過,但我並不是學歷史的。從世界史的角度來看,這不是什麼大事。做為美國人,我只對自己的國家感興趣。」

她補充說,「直到修煉法輪功後,我才開始思考中國問題。中國的修煉者經受著毀滅性的打擊。做為西方人,我無法相信,中國人會有那樣的遭遇,被限制(活動)。」

在美國本土受到中共迫害

2002年4月,拉赫林在哥倫比亞特區的法院外宣讀聲明。她說,「我的名字是蓋爾‧拉赫林。以往,我是做為法輪功發言人站在這裡的;但是今天,我成了案件的原告,因為我在美國的土地上,也遭受到中國(中共)政府的侵犯。」

當年4月3日,包括拉赫林在內的五十多名美國法輪功學員,對中共國家安全部、公安部和官媒央視提起訴訟,指控其策劃「犯罪活動」,對他們進行死亡威脅、闖入他們的家、毆打他們、縱火,以及竊聽他們的活動。

該訴訟的依據是1970年頒布的《敲詐勒索和腐敗組織法》(RICO),該法律主要針對有組織犯罪問題。

拉赫林在中央公園附近的公寓裡住了16年,從沒遇到過意外情況。然而,在1999年7月~9月期間,她家發生過3次破門事件。

第一次發生在1999年7月25日,即中共全面發動鎮壓法輪功5天後。當拉赫林回到家時,看到檢修入口處的後門開著,門上的鏈鎖也被撬壞。

初看上去似乎沒丟什麼東西,但仔細查看後,拉赫林發現,放在書房文件櫃最上面抽屜裡的納稅記錄不翼而飛了。

她說,「為什麼(中共)要對付我?我只是個忙於生活的(普通)美國人,修煉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她並說,(美國)警方也無法理解這種事。「警察時不時地就會來查看一下,因為他們無法相信(這一事實)。中國(中共)如此大膽,令他們很震驚。中共這麼幹,真是太大膽了。」

第二次發生在1999年8月,拉赫林的通訊錄丟了。之後,她在前門和後門裝了兩把鎖。

第三次發生在1999年9月,後門的鎖被撬壞,門也被弄出一個坑。

2003年,在RICO訴訟案中代表法輪功原告的律師馬丁‧麥克馬洪(Martin McMahon)在受訪時說,「歸根結底,修煉人應該和其他人一樣,能夠在華盛頓街頭自由行走;但他們卻不能,就因為他們是法輪功修煉者。」

對拉赫林來說,確實是這麼回事兒,只不過是在紐約,不是華盛頓。

1999年,兩位法輪功發言人蓋爾‧拉赫林(Gail Rachlin,右)和張而平(右二)在美國國會。(Gail Rachlin提供)

2000年3月,拉赫林在曼哈頓聯合國總部主持完新聞發布會後,和另一名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到幾個街區外的地方吃午飯。當他們吃完飯走出餐廳時,在街上碰到一個中共代表團。拉赫林說,這些中共官員用中文朝著他們大喊大叫,充滿敵意。張而平讓她趕快過馬路到街道另一邊,不要回頭看。

在他們過馬路時,中共代表團一名人員向他們扔石頭。隨後,警察截住了這名人員。

到2003年8月,中共還沒有對RICO訴訟做出回應。相反,根據麥克馬洪,中共當局給美國司法部寫了一封信,要求司法部對訴訟案「做點什麼」。司法部和麥克馬洪分享了這封信。

原告要求法庭做出缺席判決。不過,2008年6月3日,法庭駁回了這一要求,理由是沒有足夠證據來要求剝奪《外國主權豁免法》規定的豁免權。拉赫林說,很難證明中共和實施死亡威脅、破門入室、打人、縱火和竊聽的暴徒存在僱用關係。

RICO訴訟案或許是概述和回擊中共跨境打壓活動的首次嘗試。近年來,中共政權監視、騷擾、恐嚇及強行遣返海外異見人士的活動,越來越多地被記錄在案。

2021年,非營利機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的報告說,中共開展了「世界上最複雜、最全面的跨境打壓活動」。美國檢方還對中共情報人員、官員,以及和他們合作的美國人提起多起刑事訴訟,指控這些人策劃了一系列監視、騷擾或強行遣返在美異見人士的活動。

「我們無法發聲」

中共在國內瘋狂鎮壓的同時,也積極消除國際上對法輪功的支持;因此,海外學員也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中共「610辦公室」2015年出台的政策文件寫道,「西方國家對我們的依賴越來越大,我們必須抓住這個機會,推動相關國家禁止或限制『法輪功』的活動……努力讓他們失去長期活動基地、贊助者和合作夥伴。」

「610辦公室」於1999年6月10日組建,是一個類似於納粹德國「蓋世太保」的組織,專門負責對法輪功的迫害活動。

2021年,法國軍方下屬的智囊團——「法國軍校戰略研究所」(French Military School Strategic Research Institute)公布的報告稱,「該辦公室在中國和海外共僱用了大約1.5萬人,其特工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實施剷除法輪功的行動。」

2000年,蓋爾‧拉赫林(Gail Rachlin)在紐約市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言。(Gail Rachlin提供)

中共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全面鎮壓法輪功。幾個月後,拉赫林發現關於法輪功的媒體報導減少。例如,1999年,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60 Minutes)節目的主持人麥克‧華萊士(Mike Wallace)在拉赫林的公寓內採訪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但節目沒有播出;1999年底到2000年初的一天,拉赫林和張而平訪問美國國會各辦公室,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進行了跟蹤錄製,但節目也沒有播出;《紐約時報》的一個採訪也沒有發表。

拉赫林說,「這種情況不是發生了兩三次,而是五次、八次。這就好比,我們沒辦法發出聲音。」「什麼都發表不了,這就是中共,在那個時候就是這樣。」

很長時間以後,研究人員和記者才詳細披露出中共政權收買和影響西方媒體,讓他們噤聲的內幕。

2013年,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公布報告,概述了中共跨國控制媒體的行為。報告說,中共通過「政治和經濟激勵」方式,引導媒體所有者和記者迴避會激怒中共的話題;特別是挑戰中共一黨專政合法性的評論,或者有關藏人、維吾爾人和法輪功學員悲慘處境的報導。

全球訴江潮

在中共的迫害活動從公開走入地下,而國際上鮮少報導法輪功新聞的情況下,海外法輪功學員決定採取反抗行動。他們把矛頭指向這場迫害的始作俑者——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

在十多年的時間裡,「人權法基金會」(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執行主任泰瑞‧馬什(Terri Marsh)一直努力在世界範圍內,把江澤民繩之以法。2002年10月,她代表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向伊利諾伊州聯邦地區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指控江澤民犯下種族滅絕和國際罪行。訴狀中列出的侵犯人權行為包括:大範圍的酷刑、失蹤、強迫勞動、性犯罪,以及非法圍捕和拘禁等。

這是第一起針對江澤民的訴訟案,引發全世界控告江及其同夥的「訴江潮」。

馬什對《大紀元時報》說,「我曾經希望江澤民活得久一些,能夠接受聯合國法庭或中國法院的審判,為其迫害法輪功學員和其他異見團體中犯下的罪行負責。」

不過,讓馬什感到滿意的是,在全球範圍內對江澤民及其親信提起的五十多樁訴訟案,使得江「實際上是在中國坐牢」。二十多年來,江澤民都沒有跨出中國一步。

2003年8月30日,香港,居民走過一個支持在布魯塞爾起訴江澤民的抗議橫幅。(Laurent Fievet/AFP/Getty Images)

2009年11月,江澤民被告上西班牙國家法院,罪名是對法輪功犯下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馬什說,如果不是中共施壓西班牙修改法律、廢止「普遍管轄權」,法官就會讓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把江澤民引渡到西班牙,接受當地法院的審判。

一個月後,阿根廷聯邦法官奧克塔維奧‧德‧拉馬德里(Octavio de Lamadrid)要求國際刑警組織向江澤民發出逮捕令。此前,2008年4月,拉馬德里在紐約的阿根廷領事館舉行聽證會,聽取17名法輪功學員對江澤民的指證。

該訴訟最初在2005年12月提交,目前仍在阿根廷審理。拉馬德里在2009年聖誕節前辭職。2010年1月,他的臨時繼任者撤銷了逮捕令並結案。法輪功學員兩次提出上訴,最後的一次是在2013年4月,阿根廷第二高的刑事上訴法院受理該案件。

2003年9月,馬什提起的訴訟案被芝加哥地區法院駁回,理由是江澤民享有國家元首豁免權、訴訟文書提交的不足、法庭缺乏法律管轄權。在案件提起上訴後,第七巡迴法院確認了前兩個駁回理由,但指出法院並非不認同原告的控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拒絕審理此案。

馬什說,江澤民的罪行和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美國政府卻在法庭上為他辯護,「非常令人震驚」。

美國各州支援法輪功

在法輪功訴訟案中,美國聯邦政府可能插手協助了江澤民,各州的反應卻大不相同。

2022年,今年6月,23個州的總檢察長聯名給聯邦最高法院寫了一份法庭意見書,敦促該機構受理法輪功學員對「全球華人反邪教聯盟(CACWA)」提起的訴訟。該聯盟是一個位於紐約法拉盛(Flushing)的反法輪功組織。

這起訴訟是由法拉盛的13位居民在2015年提起的。訴狀中詳細描述了約40宗針對居民們的威脅或人身攻擊事件,原因是他們參加了法輪功遊行、分發有關法輪功的傳單,或擺設了放置法輪功資料的攤位。

2008年,法拉盛居民埃德蒙‧埃爾(Edmond Erh)在支援一個「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的攤位時,遭親中共的暴徒毆打。(Dayin Chen/The Epoch Times)

2011年7月,兩名原告遭到「全球華人反邪教聯盟」主席李華紅的攻擊。在李華紅命令下,20~30名暴徒包圍了這兩名法輪功學員,其中一名學員受困長達30分鐘,直到警察趕來才解了圍。期間,這群暴徒不斷喊叫「殺了她」、「打死她」。

州總檢察長們在法庭意見書中說,下級法院駁回此案的裁決是錯誤的。因為該案涉及到一個「對國家具有重要意義的問題」,即宗教自由,這是美國憲法的核心內容。他們並說,「保護宗教自由『至關重要』,這是我們最珍視、以最大努力守護的憲法權利之一。」

10月份,聯邦最高法院拒絕審理此案。

上述23個州分別是,阿拉巴馬州、亞利桑那州、阿肯色州、佛羅里達州、印第安納州、堪薩斯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密蘇⾥州、蒙大拿州、內布拉斯加州、新罕布什爾州、北達科他州、俄亥俄州、俄克拉荷馬州、南卡羅來納州、南達科他州、田納西州、德克薩斯州、猶他州、弗吉尼亞州和西弗吉尼亞州。

今昔對比

雖然主流媒體忽視中共在美國施加影響力,以及騷擾美國公民的活動。但隨著中共政權在國內外的惡行日益曝光,再加上人們對中共本質的認識加深,這些活動受到了更加廣泛的關注。

拉赫林說,「我們如今能夠更多地了解正在發生的事。特別是隨著中國抗議『清零』政策的活動爆發,人們在覺醒。」「對我來說,早在那個時候,我就感到法輪功學員在覺醒,他們只是想獲得煉功的自由。」

她說,仍然需要曝光法輪功受迫害的事實,現在人們會更容易理解這個事情。「現在是必須曝光(法輪功)真相的時候了,這樣人們會了解我們是什麼樣的人,並且發自內心地歡迎這個功法。」

拉赫林明年就80歲了。回顧自己的人生,她說,在修煉法輪功後,她的生活態度變得前所未有的積極。「人生起起伏伏,但我總是能渡過難關。我只能這麼表達了。」

在過去的25年裡,拉赫林一直在探求「先他後我」的境界。她說,「這聽起來讓人難以置信,但當你將其付諸實踐時,就不會有疑問了。這是一種更有益的生活方式。」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