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家七口染疫 老人去世當局鑑定腦梗

【2023年01月04日訊】(記者徐曼沅洛杉磯報導)「都很嚴重很嚴重,我身邊認識的親戚朋友,同學、同事幾乎全都得了新冠(中共病毒)。」旅美僑民呂秀萌1月3日無奈地告訴大紀元記者,她在大陸的親友們在中共當局匆促解封後幾乎都已染疫,她一家七口人快篩檢測皆為陽性。呂秀萌的父親也因為醫院人滿為患,無法及時就醫,於去年12月27日溘然長逝。

呂秀萌透過網路視訊送別父親。(呂秀萌提供)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12月31日發表2023新年賀詞稱,「我們戰勝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和挑戰」,目前大陸防疫進入新階段。但深圳從2022年末至今已有很多人因感染中共病毒去世。

呂秀萌的父親於12月20日左右出現感冒症狀,自行快篩檢測時為陽性,雖然想到醫院看診,但完全排不上號。呂秀萌說:「松崗人民醫院,早上9點去,當天號已經排完了。」因為家中沒有儲備藥物,老人家心疼孫女、孫子,所以將藥讓給孩子們,自己卻在睡夢中離世。

最讓呂秀萌不解的是,當地官方不承認她的父親是死於中共病毒。呂秀萌的父親快篩檢測為陽性,出現咳嗽、多痰和發燒等病症。她說:「發燒了跟感冒的症狀是一樣的,另外主要是痰多,那個痰是好像膠水一樣,很黏,很難咳出來那種。」呂秀萌的母親推測,丈夫可能是因痰堵住氣管,一口氣沒上來因而過世。但家人報警後,警察和法醫研判,呂父不是死於中共病毒。

呂秀萌說:「警察鑑定是腦梗塞。我們都很奇怪,因為全家人都新冠(感染中共病毒)了,我媽他們全部人,一家七口人都新冠了。」但警方說是腦梗,呂家人也無法反駁,一點辦法也沒有,為了讓父親能早日下葬,他們還得花錢、塞紅包打點相關單位。

呂秀萌說:「我們都是塞紅包,塞了好幾千塊錢,因為怕排不上號。」然後呂秀萌的父親被安排至深圳木棉灣殯儀館,呂家人又給那裡的負責人塞了好幾千塊錢,因為若是沒有塞紅包,呂父不可能在三天後就火化,估計還要排很久。

大陸這波疫情在白紙運動爆發前就開始升溫,當局於去年12月7日突然政策大轉彎,全面放鬆「清零」規定。多數醫療單位與民眾都沒有準備,感染人數隨即暴增,全國各地醫療系統面臨崩潰,民眾到處都賣不到藥。

12月15日呂秀萌與國內家人通話時,姐姐表示所有人都在搶藥,藥局裡的退燒、感冒和止痛藥都被搶購一空。呂秀萌的姐姐只搶到了一盒999感冒靈,還問呂秀萌美國是否有布洛芬(Ibuprofen),她說:「我還都沒意識到情況有這麼嚴重。」姐姐其實是婉轉地傳遞家中缺藥、希望呂秀萌能幫忙購買的訊息。

由於醫療擠兌,呂秀萌的父親來不及就醫、吃藥,在年末撒手人寰。呂家的悲劇並非孤立,在深圳許多家庭都遭遇了類似的不幸,殯儀館火葬場滿負荷運轉。

深圳龍崗區匿名殯葬業者說:「過世的人實在太多了,燒不過來。現在火化爐就這麼多,加人他們也是超負荷工作,原來一天最多燒七八十個,現在一天燒兩百多個。」

殯葬業者推測,可能是疫情引發了許多老年人的基礎病,這些老年人本來免疫力就不強,加上冬天寒冷,身體難以承受,所以就過世了。網民1月2日公開的視頻顯示,深圳醫護人員新年也無法休息,從早忙到晚。

視頻中的醫護人員崩潰大哭:「我們累得實在是喘不過氣了,累得頭暈眼花,沒有喝一口水,也沒有吃一口飯。」最後她無可奈何地說:「餓的呀,藥也不夠,我打不了(藥劑)了。」

據呂秀萌所知,在廣東的河源市和平縣也有小孩發燒,因缺乏足夠醫療照護而死去。她的前夫在江門市工作,當地工地附近村莊裡的老人也都相繼逝世,工地裡有很多工人染疫。

呂秀萌說:「就這樣一下子炸開鍋,老人小孩大人都得了。我身邊、接觸的10個人,10個人都得了,就是國內的那些人都得了。」

深圳已不對來往出入人員進行病毒檢測,隨著中國新年到來,深圳的人口流動將增加。中共國家傳染病醫學中心主任張文宏之前指出,中國疫情高峰可能在一個月內發生,要整體渡過疫情可能需三至六個月。

因為時差與遠距離等原因,呂秀萌只能透過網路視訊送別父親,儘管悲痛莫名,但她現在更擔心仍在大陸的親友。她說:「小孩陽性就從學校回家,工人陽性從工廠回家。老人家不出門,但因為家人外出,所以也會遭受感染。」中共當局根本沒有想好怎麼應對疫情,普通民眾只能自求多福。

註:源自大陸武漢、導致全球性大流行的病毒命名一直存在爭議;有人稱「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有人依據起源地稱「武漢病毒」。大紀元建議,公眾使用更準確的名稱「中共病毒」(CCP Virus),因為這一命名將使中共擔負責任,因它對人類生命的無視、引發的這場大流行疾病,讓全世界許多國家都面臨著巨大的風險;中共製造了廣泛的恐懼,並且讓這些國家疲於應對疾病,從而破壞他們的經濟。◇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