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利桑那州母親裝扮成貓 抗議校董變性言行

【2023年01月31日訊】(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趙孜濟編譯)去年12月,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媽媽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因穿著貓服裝(耳朵、鬍鬚和尾巴)大鬧學校董事會會議而轟動一時。

戴著豹紋斑點的格雷厄姆走近麥克風,對一名男性學校董事會成員被允許打扮成女性而未被辭退一事表示憤怒。

她指責董事會成員「強迫『兒童』接受他們的謊言」,不僅否認真理,而且否認基本的生物學,從而搞砸了他們應該做的「一項工作」。

「尾巴、鬍鬚或衣服不可能讓我成為一隻貓。」她說,而「口紅、高跟鞋或長髮」也不會讓一個男人,72歲的保羅‧比克斯勒(Paul Bixler),成為女人。

出問題的董事會位於七葉樹(Buckeye)的自由小學區(Liberty Elementary District)。《大紀元時報》聯繫了學區徵求意見,但他們沒有回覆。

(左)林賽‧格雷厄姆的三個孩子,分別為8歲、6歲和2歲半;(右)林賽‧格雷厄姆(由林賽‧格雷厄姆提供);(插圖)位於亞利桑那州七葉樹的自由小學區。(截圖/谷歌地圖)

「我非常堅決地認為:男孩和女孩不能互換他們的性別。」她告訴《大紀元時報》,「如果一個成年人穿變裝,他們等於是在告訴孩子們生物學不是一個確鑿的事實,性別可以被重新定義。」

在格雷厄姆戲劇性對抗的視頻傳播開來後,她向我們證實,三名董事會成員此後要求比克斯勒辭職。

有人甚至在她演講後立即感謝她。

格雷厄姆說,這不僅是錯誤教育的問題,還關係到孩子們的安全。

「『比克斯勒』塗著口紅,燙了他稀疏的白頭髮,穿著他已故妻子的衣服。」格雷厄姆說,「他經常與孩子們互動,並堅持讓孩子們稱呼他為比克斯勒小姐。」

「他甚至在一次活動中使用女洗手間,並嚇著了一名進入洗手間的女性。」格雷厄姆說,「想像一下,如果他進去時,只有一個年輕女孩獨自一人在那裡。」

格雷厄姆自己的三個孩子中有兩個現在上私立學校,因為她不再信任公立學校系統。

格雷厄姆說,如果有人真正相信她是一隻貓,這個人就有精神障礙,而相信性別是「可變的」也是如此。

「從醫學上講,性別焦慮是一種精神障礙。」格雷厄姆說,「我們應該對這些人進行治療,而不是讓他們留在能夠作出決定和作出影響的職位上,特別是在孩子周圍。」

「患有精神障礙的人不應該為小學生做出教育決定。」

林賽‧格雷厄姆和她的孩子。(由林賽‧格雷厄姆提供)

格雷厄姆說,她的貓裝行動是出於她想穿萬聖節服裝的「衝動」,而扮演「白痴」是為了諷刺比克斯勒的日常表現。

作為播客@the.patriot.barbie的主持人,格雷厄姆指著比克斯勒的照片,在1月16日告訴全世界,投票不能使比克斯勒下台,所以必須由父母來要求他下台。如果他不下台,針對他的訴訟就會隨之而來。

這不是格雷厄姆第一次反擊。2020年,在俄勒岡州塞勒姆(Salem),儘管州長凱特‧布朗(Kate Brown)的行政命令要求企業在大流行期間保持關閉,但格雷厄姆還是重新開放了她的沙龍。

「政府無休止地威脅和攻擊我,甚至令兒童保護服務人員上門(騷擾)。」她告訴《大紀元時報》,「『安提法』(Antifa)、媒體和『黑人命也重要』(BLM)組織也對我發出威脅,跟蹤我,騷擾我的家人。」

「取消文化令我們失去了6家企業,我們被迫賣掉了我們新建的房子。為了安全,我們逃到了亞利桑那州。」

然後,在這個大峽谷州,她又不得不採取行動,抗議一名變裝學校董事會成員。

「『覺醒主義』已經完全取代了學校系統。」她說,任何要求其他人響應「瘋狂的想法」和意識形態的衝動都「令人震驚」。

「它重新劃定了真相和虛構的界限,現在甚至沒有界限了。」她說,面對威脅甚至暴力,「父母需要採取堅定的立場」。

「這是最後一根稻草,這應該是我們的最後的陣地。」她補充說,「孩子是我們值得付出生命而堅守的高地。」

原文:「‘No Outfit Makes Me a Cat’: Mom in Cat Get-Up Protests Drag-Wearing School Board Member, Threatens to Su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1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