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老婦不記得自己是誰 卻沒忘心愛的丈夫

【2023年03月03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張玉編譯)患有晚期失智症的貝蒂已經常常記不起自己是誰了,但她卻從不忘記相濡以沫63年的摯愛丈夫,貝蒂甚至還創造了一句自己的流行語:「他是我那口子!」他們的兒子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家中的甜蜜時光後,這對老夫婦也成了網紅。

鮑勃‧佩緹特(Bob Pettit)和貝蒂‧佩緹特(Betty Pettit)最初來自紐約州水牛城以南的一個小鎮,他們現年同為85歲。在小學五年級時,鮑勃和貝蒂相識。1955年,鮑勃和貝蒂長成少男少女,他們開始了約會。再後來,他們結婚,並育有三個兒子。鮑勃是一名土木工程師,而貝蒂是一名全職家庭主婦。如今,他們和他們的小兒子、48歲的自媒體人約書亞‧佩緹特(Joshua Pettit)住在北卡羅來納州穆爾斯維爾。

大約十年前,鮑勃開始注意到,妻子的行為開始出現異常。

鮑勃對《大紀元時報》說:「耐心、理解,甘心情願在各個方面幫助所愛之人,一開始並不好把握。患上這種疾病,你會發現她越來越多地依賴你來完成生活中的基本的任務。」

鮑勃和貝蒂以及他們的小兒子約書亞。(約書亞‧佩緹特提供)
約書亞(右)與鮑勃和貝蒂。(約書亞‧佩緹特提供)

早期的跡象

「她一開始有時會重複故事、忘記細節、亂放文件和物品,以及將東西放錯地方。」鮑勃說。

「她無法記住自己的電話號碼或地址,也無法在沒有幫助的情況下在商店結帳。有時我們將其歸結為『老年時刻』,但現在回過頭來看,我們發現這些是(失智症)的早期跡象。」

2014年,貝蒂和鮑勃生活在佛羅里達州的一個老年社區,當時,貝蒂被診斷出患有肺癌,然後又診斷出腎癌。為了治療,他們決定搬到北卡羅來納州。

「值得慶幸的是,她的兩種癌症都是通過手術來治療的。她不需要接受任何化療或放療。」鮑勃說。

1959年9月19日,貝蒂和鮑勃在他們的婚禮當天。(約書亞‧佩緹特提供)

貝蒂還做過髖關節、疝氣和結腸手術。約書亞說(手術中的)麻醉有可能加速了記憶的問題。

約書亞說:「肺部手術後情況變得更糟。我們諮詢了一位神經科醫生。那時,她已經患有中度至重度的阿爾茨海默氏症。」

貝蒂於2017年被正式確診,她的親人仍在適應她的快速退化的記憶。

貝蒂和鮑勃。(約書亞‧佩緹特提供)

約書亞記得他的媽媽「善良、風趣,善社交」,她在教堂、童子軍和當地消防部門的婦女軍團中做志願者。雖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旅行或社交,但貝蒂在家裡得到滿滿的愛和關懷。

儘管妻子記憶力衰退,鮑勃仍然是妻子的最愛,他說:「我很感激她還記得我,還有喬希(約書亞的暱稱)。」

「他是我那口子!」

在2021年感恩節海灘度假期間,約書亞看到媽媽對著鏡子說話。約書亞說:「她開始自言自語,就好像鏡子裡是另一個人一樣。」「我看著這一切,覺得很可愛,決定拍下來。那天晚上我把它發布在臉書上,只給我的朋友們看,我的一個朋友開玩笑說這段視頻定會熱播。」

鮑勃和貝蒂。(約書亞‧佩緹特提供)

約書亞將這段甜蜜的視頻上傳到社交媒體,幾天之內瀏覽量達到數百萬,評論達數萬條。

「人們真的被感動,不僅是因為(視頻中)她對自己的善意,還因為這也與他們自己患有阿爾茨海默氏症的親人相關。」約書亞說,「人們想更多地了解貝蒂,想更多地看到她,所以我開始製作一些與她交談的視頻,最終我的父親也參加進來。」

貝蒂和鮑勃在早餐時迷人的互動,或者因對鮑勃試圖逗妻子微笑的滑稽行為而引來捧腹大笑,都會獲得成千上萬的觀看次數。鮑勃用絲網印刷將他們的結婚照印在圍裙上,貝蒂已認不出結婚照中的自己,她還是甜甜地靠向丈夫並重申:「他是我那口子。」

鮑勃和貝蒂。(約書亞‧佩緹特提供)

看著鮑勃和約書亞照顧貝蒂的視頻,網友們還郵寄禮物給貝蒂,包括餅乾、毛毯、毛絨玩具、拖鞋、雪球和書籍,貝蒂對自己這麼有名氣仍然感到困惑,但網友對她的愛和關注讓她很開心。

約書亞說:「我收到的信息讓我感動得幾乎流淚。這時我才意識到,通過分享這些視頻,人們更多地了解這種疾病。許多人都面臨很多問題……我們儘量分享我們所知道和學到的東西,希望能幫助到更多的人。」

穩步發展的疾病

約書亞說,甜蜜的時刻太多了,但充滿挑戰的時刻也同樣多。網友的反饋讓他和他的父親確信他們在照顧貝蒂方面做得很好,並且感受到他們並不孤單。

貝蒂現在處於疾病的最後階段。她洗漱、穿衣、上廁所、切自己盤中的食物和站穩都需要幫助。但她沒有去護理中心,留在了家裡,鮑勃是她的全職看護人,約書亞是她的助手,家人還聘請了一名兼職助手,這可以讓鮑勃有機會休息一下。

鮑勃和貝蒂。(約書亞‧佩緹特提供)
約書亞(中)和他的父母。(約書亞‧佩緹特提供)

約書亞說:「這種疾病,最重要的是它永遠不會好轉,只會變得更糟。這種疾病持續穩定發展著。所以當你感到可以管理好這些的時候,一切都會改變。」「有時我們非常有耐心,有時我們會發脾氣並感到沮喪。好的一面是,即使你感到難過或生氣,她也不會記得,一切都會過去,你可以讓自己冷靜下來,試著讓自己更有耐心一些。」

鮑勃補充說:「我們正在學習不同的方法來布置房子和我們周圍的環境,讓她的生活更輕鬆,比如安裝欄杆和設備,這樣她就不會從床上掉下來。」

鮑勃和貝蒂。(約書亞‧佩緹特提供)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鮑勃已經開始寫他與貝蒂的人生故事,並將其彙編成一本他們的兒子稱之為「有意義的故事」的回憶錄。鮑勃回憶起自己愛上的妻子的那一刻,他寫道:「貝蒂活躍於學校樂隊和啦啦隊。當我去看籃球比賽時,我開始注意到她……我不覺得我能有機會和她約會。」

貝蒂開始和鮑勃的朋友喬約會,但隨著鮑勃的感情越來越強烈,他說服他的朋友「去和大學女生約會」。他終於和貝蒂約會了,很快鮑勃意識到自己找到了真愛。

鮑勃寫道:「在大學的第二年,我的室友卡爾說服我和他班上的一個女孩一起去參加舞會。」「帶另一個女孩是個錯誤,因為這傷害了貝蒂……後來我們敞開心扉交談,就在那時我意識到我墜入愛河了。」

1958年冬天,鮑勃用一枚他祖母的鑽石製成的訂婚戒指,在聖誕節前夕向貝蒂求婚。來年1959年9月19日,在紐約埃利科特維爾的聯合衛理公會教堂,他們喜結良緣。他們共同生活中,鮑勃最美好回憶是兒子們的誕生、購買第一套房子、退休,以及一起乘坐房車遊覽美國九年。

如今,這對夫婦有四個已成年的孫子,他們的家庭成員還在不斷增加。

鮑勃和貝蒂。(約書亞‧佩緹特提供)
約書亞和他的父母。(約書亞‧佩緹特提供)

約書亞說,照顧失智症患者極具挑戰性,許多人沒有時間或資源在家照顧親人。他知道他家的這種狀況很珍貴難得。

「這是一個普遍存在的問題」,他說,「我覺得自己屬於少數,與成百上千的護理人員和失智症患者交談過……能提供這種水平的護理確實是大多數人無法想像的。

「我很幸運能有我的父母和我在一起。我被父母所擁有的愛震撼。人們開玩笑說我爸爸對媽媽的愛是至死不渝。」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