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債務上限僵局仍在 各方意見一文看懂

【大紀元2023年05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戴芙若綜合報導)美國總統拜登週二(5月9日)會見了眾議院議長凱文‧麥卡錫等國會領袖,就目前債務上限問題進行談判,但沒有得到任何明確的結果,本已定好的週五開會討論也已推遲到了下週。

週二的會議在白宮的橢圓形辦公室進行,持續了大約一小時。與拜登一起開會討論的除麥卡錫(Kevin McCarthy,加利福尼亞州共和黨人)外,還有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哈基姆‧傑弗里斯(Hakeem Jeffries,紐約州民主黨人)、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紐約州民主黨人)和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肯塔基州共和黨人)

會談結束後,拜登告訴記者,他「一直在考慮第十四修正案」,以避免美國出現債務違約

麥卡錫則說:「與會的每個人都重申了自己的立場。我沒有看到任何新的進展。」麥康奈爾表示,美國「不會違約」,但他表示,要想解決這一危機,拜登和麥卡錫必須最終達成一致。

傑弗里斯發表的評論較為積極。他告訴記者,與會的領導人都「就前進的道路進行了誠實、坦率的討論」。舒默表示,與會的民主黨人要求麥卡錫對債務違約問題不予討論。

4月26日,眾議院通過了《限制、儲蓄、增長法案》(Limit,Save,Grow Act)。共和黨人用削減數十億美元聯邦開支做籌碼,希望與拜登談判。法案還提議提高獲得食品券和醫療補助的工作要求,結束拜登的綠色能源稅收抵免,並取消他的學生貸款減免計劃。

該法案將聯邦支出限制在2022財年的水平,提高政府的債務上限,直到2024年3月底或債務達到1.5萬億美元,以先達到的基準為準。

拜登和民主黨人則表示,必須在沒有先決條件的情況下,「乾淨」地提高債務上限。

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表示,美國最早可能在6月1日觸及債務上限。她說,自1月以來,財政部一直在採取「非常措施」來支付部分帳單,同時儘可能少借錢。

拜登希望用第十四修正案作為談判籌碼

拜登希望引用第十四修正案作為談判籌碼,向不願讓步的共和黨人施壓,但人們質疑這個想法是否可行。

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第四款寫道:「對於法律批准的合眾國公共債務,包括因支付平定作亂或反叛有功人員的年金和獎金而產生的債務,其效力不得有所懷疑。」

拜登在週二與國會領導人會面後不久證實,他一直在考慮援引第十四修正案,以避免美國出現債務違約。這比他在上週五(5月5日)告訴MSNBC「還沒有」考慮,進了一步。這表明白宮正在探索拜登如何單方面採取措施,以避免違約並削弱共和黨人的立場。

「第十四修正案是拜登想告訴麥卡錫——他也有一張可以打的風險牌,所以不要把我們逼入絕境。」中間派智庫Third Way的聯合創始人吉姆·凱斯勒(Jim Kessler)說。

拜登政府官員私下表示,可以利用第十四修正案允許總統單方面繼續發債。

「已經討論過第十四修正案……是否可以被援引」,拜登向記者證實,但補充道,「我認為這不能解決我們現在的問題。我認為只有在法院裁定它確實適用於未來的努力後,才能解決問題。」

但是,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對此想法表示懷疑,她在週末告訴美國廣播公司新聞(ABC News)的《本週》(This Week)節目,援引該修正案將導致「憲法危機」。

她認為,如果拜登援引第十四修正案,他可能會被國債持有人或共和黨立法者起訴。他們可能會辯稱他違反了《憲法》第一條規定的只有國會有聯邦支出的權力。如果拜登一定有做此選擇,那麼他可能會面臨許多其它法律問題。鑑於這是個未知領域,無法確定最高法院會如何回應。

拜登是否具有法律賦予的權力來援引第十四修正案也有爭議,憲法學者對此舉意見不一。

喬治敦大學憲法法專家戴維·蘇珀(David Super)說:「這是總統可以做的事情,如果他認為債務上限違憲,那是他必須做的事情。如果他認為債務上限違反了第十四修正案的第四款,那麼他有義務不(讓國家)違反憲法。」

他補充說,雖然花錢的權力在國會,但國會已經指示總統支付債務限額涉及的款項。

還有一個政治風險,就是麥卡錫會認為這是一種領導的失敗。

「好好想一想,如果你是領導,你是唯一的總統,而你打算去用第十四修正案······我認為你在與國會兩黨的人合作上,或與你自己的政黨合作完成某事上,是某種失敗。」麥卡錫在週二的會議後返回國會大廈時說。

甚至一些溫和的民主黨人,如參議員喬·曼欽(Joe Manchin),最近幾天也批評白宮未能真誠地參與有關債務上限和政府支出的談判。

與此同時,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法律學者喬納森·特利(Jonathan Turley)告訴《國會山報》(The Hill),此舉將是「否定(《憲法》)第一條賦予國會的資金權力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

「法院從未認可過這種新論點。這將否定第一條賦予國會的資金權力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更令人不安的是,一些支出是在未經國會批准的情況下進行的,包括學費減免計劃。」他說。

白宮繼續反復強調,避免違約最終取決於國會。但是,如果最後為避免違約而援引第十四修正案,拜登將冒對本已脆弱的金融體系提起重大訴訟的風險。

蘇珀警告說,共和黨人可能會對此起訴,並且可能會上訴到最高法院,在最高法院保守派擁有6:3的多數席位。

麥康奈爾面臨來自保守派的巨大壓力

參議院保守派正在向麥康奈爾施加壓力,要求他與議長麥卡錫保持一致,並要求任何提高債務上限的法案必須包括消減財政開支。

此事由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佛羅里達州)、麥克·李(Mike Lee,猶他州)、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威斯康星州)、特德·克魯茲(Ted Cruz,德克薩斯州)和麥克·布勞恩(Mike Braun,印第安納州)領導。他們定期在斯科特位於國會山的家中,與眾議院自由核心小組成員會面,以爭取對具有重大財政改革的債務上限法案的支持。

他們敦促麥康奈爾與麥卡錫保持一致。

斯科特週三在他的辦公室接受采訪時表示,麥康奈爾和其他參議院共和黨領導人需要更加直接地要求進行重大財政改革,將其作為提高債務上限法案的一部分。

「如果我們想完成這件事,我們必須支持凱文,我們必須直截了當地表達我們所信奉的。該法案必須在參議院通過,它必須有我們九個人(的投票)才能通過。」斯科特說。

「我們需要非常直截了當。我們希望有一條通往平衡預算的路。我們希望我們擺脫這種浪費性的支出。」他說,「這是我們的領導層應該支持的。」

斯科特預測拜登將試圖讓共和黨領導人同意增加稅收,以換取一些支出削減。

「我認為他們會嘗試。我認為拜登會全力以赴。」他說。

反對麥康奈爾連任第九屆多數黨領袖的參議院保守派,擔心他可能會在最後一刻與眾議院保守派決裂,為防止違約而同意與民主黨達成協議。這是參議員麥克·李上週組織連署信背後的一個因素。在這封給舒默的信中,共和黨參議員承諾不會支持無條件提高債務上限。

「如果沒有實質性支出和預算改革,我們不會投票贊成任何提高債務上限的法案。」包括麥康奈爾和他的整個領導團隊在內的43名參議員在信中宣稱。

「現在很明顯,參議院共和黨人不會救助拜登和舒默,他們必須進行談判。我感謝我的同事們與我一起努力,以最明確的方式強調這一點。」參議員李在上週六的一份聲明中說。

一位要求匿名的共和黨參議員表示,麥康奈爾今年早些時候一直在「潛伏」,將債務上限的談判完全留給麥卡錫和拜登。這位參議員懷疑麥康奈爾是在等待拜登和麥卡錫的談判失敗之後介入,那時再與民主黨達成債務上限協議。

民主黨參議員們則表示,與麥卡錫相比,他們更相信麥康奈爾能夠達成協議。

民主黨參議員蒂姆·凱恩(Tim Kaine,弗吉尼亞州)週三告訴記者,在麥康奈爾與拜登和其他國會領導人會面後,他對避免美國債務違約感到「稍微好一點」。

麥康奈爾在白宮外對記者說:「美國不會違約,它從來沒有,也永遠不會。」

無論哪種方式,保守派都認為他們正在產生影響。

「我認為里克·斯科特應該得到讚揚,因為他堅持不懈地每週舉行晚宴——無論我們是否有話要談——在那裡,參議員的核心小組與眾議院成員的核心小組聚在一起,讓所有人一同走過難關。」這位要求匿名的共和黨參議員說。

斯科特上週與其他21名參議院共和黨人舉行新聞發布會,表示支持麥卡錫,等於向麥康奈爾表明了立場。

在2022年中期選舉後,斯科特挑戰麥康奈爾作為參議院共和黨領袖的角色,並得到了李、約翰遜、克魯茲和布勞恩的支持。

麥康奈爾以37:10輕鬆獲勝。但是參議院保守派認為,斯科特的挑戰是對麥康奈爾的警告,他必須更加關註對其失望的參議員們。

一些共和黨人對麥康奈爾在2021年秋季向民主黨提出的一項協議感到措手不及,該協議允許他們在參議院通過立法提高債務上限,而不會面臨阻撓議事。

共和黨的批評者認為,為阻撓議事創造例外情況有助於民主黨增加債務。

參議院共和黨黨鞭約翰·圖恩(John Thune ,南達科他州)週三告訴《國會山報》,麥康奈爾很清楚他的黨團會議中的不同觀點。

當被問及參議院保守派是否正在影響麥康奈爾的談判方式時,他說,「顯然,領導人希望對黨團會議做出回應。我們在核心小組中對某些問題有不同的看法。」

但圖恩表示,這位領導人最終會按照他認為在債務上限方面符合國家最佳利益的方式行事。

「當涉及到像這樣的國家後果問題時,我的印像是他會根據整個核心小組的觀點做他認為正確的事情。有時這不是一致的事情,」圖恩說,「他的觀點總體上反映了參議院中的大多數共和黨人。」

耶倫:需要「不同的系統」來結束僵局

財政部長耶倫認為,如果國會不能達成提高債務上限的協議,美國就會違約。她週四辯稱,美國應該找到一種新的方式來避免未來出現類似的僵局。

據美聯社報導,耶倫在日本舉行的七國集團會議上被問及債務上限時說:「就我個人而言,我認為我們應該找到一個不同的系統來決定財政政策。」

耶倫強調這是她的意見,而不是拜登總統的意見。

耶倫週四表示,她希望未來避免出現這種僵局。耶倫指出,自1960年以來,美國已近80次觸及借貸上限。

「我認為這不是管理政府的方式。」耶倫說,「每隔幾年經歷一次這種情況具有極大的破壞性。」

耶倫警告說,美國債務違約將對國家和國際經濟體系造成災難性後果。這種行動的後果尚不清楚,因為美國從未因借款限額而拖欠還債。

「坦率地說,違約是不可想像的。」耶倫說,「美國永遠不能違約。那將是一場災難。」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