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芯片元老被控向中共洩密的背後故事

【大紀元2023年06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韓國芯片元老被指控向中國洩密。崔珍奭是韓國僅有的兩名具備全半導體領域從研發到量產經驗的專家之一,曾擔任前SK海力士副會長、前三星電子技術開發部首席研究員。他否認竊取三星技術。

《金融時報》報導說,對於韓國人來說,此案引發了對其企業文化以及將技術工人推往海外的風險的質疑。但更廣泛地說,它說明了韓國如何成為日益激烈的中美科技戰的關鍵戰場。

近年來,中國更加激進地通過各種途徑獲取韓國芯片技術,因為北京試圖減少華盛頓限制中國獲得美國技術和專業知識的努力。

2006年,韓國工程師崔珍奭就贏得了「半導體產量大師」的稱號。作為時任半導體公司海力士(Hynix)的芯片製造主管,他負責監督對當時最新一代存儲芯片的認證,該芯片在技術上領先三星電子。

崔珍奭最初是在三星電子存儲器半導體部門工作了17年,曾擔任常務董事,期間曾三次獲得技術大獎。2001年他跳槽到海力士半導體(現在的SK海力士)。

2023年6月早些時候,這位韓國芯片元老被韓國檢方指控竊取三星技術以便在中國建造一家山寨存儲芯片工廠。

韓國檢察官在起訴書中稱,崔珍奭的「犯罪範圍和損害程度與之前的個人技術洩露案件無法相比」。

「如果複製國內工廠,在中國批量生產類似質量的產品,將會給韓國半導體行業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起訴書說。

為何崔珍奭會離開韓國?

崔珍奭在韓國芯片大廠海力士擔任的最高職位是副會長,因未被選中擔任CEO而離開海力士。

「他是(海力士)首席執行官候選人之一,但一旦別人獲得最高職位,他就不得不辭職。」他的前同事告訴《金融時報》說,「在韓國企業文化中,一旦你的同事或下級成為你的老闆,你就得辭職。」

此後,崔珍奭在台灣和新加坡擔任行業顧問,並於2015年在新加坡成立了一家名為Jin Semiconductor(JSMC)芯片諮詢公司,由此進入他職業生涯第二章。

大陸媒體報導說,崔珍奭自從海力士離職後就開始在中國奔走多年。目前韓國僅有兩名具備全半導體領域從研發到量產經驗的元老,崔珍奭是其中之一。

《金融時報》也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崔珍奭早在海力士工作時,就在參與海力士在無錫市建設存儲器工廠的過程中結識了許多中共官員。

一位自2018年起就認識他的中方官員表示,崔珍奭憑藉其在三星和海力士的研發經驗,讓他成為中國芯片行業「急需的技術領導者」。

這兩家韓國公司的內存生產工藝都比中國競爭對手領先。「崔向我們承諾,他將幫助中國克服半導體發展的瓶頸。」這位中方官員告訴《金融時報》說。

2019年底,崔珍奭在中國成立真芯(北京)半導體有限責任公司,並啟動了融資工作,一份融資材料顯示真芯擁有的核心技術人員已達230名。

認識他的中方官員透露,崔的「最佳籌碼」是他從三星和SK海力士僱用了約200名擁有尖端芯片製造工藝經驗的韓國工程師。

這位官員表示,來自韓國的技術工人「正是中國存儲芯片開發所急需的」,「這些人都有幫助中國晶圓廠加快和優化生產的經驗」。

野心計劃 在中國原樣複製韓國芯片工廠

韓國檢方指控,崔珍奭指示手下的韓國員工獲取三星存儲芯片工廠的詳細數據,並積極利用這些數據在距離原工廠僅一英里的西安建造一座「山寨工廠」。

負責調查崔珍奭案的檢察官告訴《金融時報》:「他們竊取了華城工廠的基本工程數據以及西安第一家工廠的布局和藍圖。」

「建設芯片工廠需要大量的精確數據。他們不可能記住所有需要的詳細信息。」檢查官補充說。

據一位中國知情人士透露,崔珍奭搭建的西安山寨工廠最初的設想是生產中國公司所需的尖端存儲芯片。但因為投資方——台灣電子產品製造商鴻海許諾的62億美元投資從未落實,該計劃於2019年告吹。鴻海是蘋果的重要製造合作夥伴,長期以來一直傳言稱其渴望進入芯片領域。

鴻海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鴻海注意到有關韓國法律案件的猜測。公司不對正在進行的訴訟發表評論。我們遵守我們運營所在司法管轄區的法律和法規。」

崔走遍了大半個中國 與逾十個省官員談合作

《金融時報》說,崔珍奭在中國的事業並沒有止步。另一位自稱與崔是多年朋友的中方官員表示,崔珍奭走遍了「大半個中國」,與「至少十個」省級政府進行了交談,尋求資金建設新的芯片工廠。

2020年,他與成都政府合資,在中國西部城市成都成立了一家成都高真科技有限公司(CHJS High Technologies)。據數據提供商企查查透露,廣州政府在2022年也進行了投資。

2020年,中共當局加速了「半導體大躍進」。政府斥資數十億美元推動芯片行業的發展,應對來自美國日益增長的技術壓力,這刺激了本土企業紛紛湧入該行業。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英國《金融時報》,成都高真的高管「多次向中國(中共)政府官員承諾,成都高真將很快成為繼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之後的全球第四大DRAM芯片製造商」。

DRAM芯片市場壟斷程度極高,基本被三星、SK海力士、美光三家占有,且競爭殘酷,打壓對手現象十分嚴重。

美實施出口限制 崔的商業計劃落空

剛開始,崔珍奭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一位與成都高真合作的行業專家表示,他們的研發能力可與中國最大的本土芯片製造商相媲美。

據兩位熟悉該公司計劃的人士透露,在接管成都一家製造工廠的計劃因鴻海投資遇阻落空後,公司決定從頭開始建設一家新工廠。他們表示,該公司打算從美國供應商AMAT、Lam和KLA,荷蘭光刻巨頭ASML和Tokyo Electron購買設備,以期在2022年下半年開始量產。

但美國對先進芯片製造設備(尤其是ASML獨家生產的極紫外光刻系統)的出口限制阻礙了他們的新計劃,並限制了崔在中國生產芯片的野心。

據兩位熟悉該公司業績的人士透露,生產業績令人失望。「成都高真的量產計劃進展不及預期,產量和合格率結果不佳。」其中一位人士告訴《金融時報》。

與此同時,成都高真的公司財務狀況開始惡化。據韓國檢察官稱,崔珍奭只從中國投資者那裡為該項目籌集到3.5億美元,比其雄心勃勃的目標少了數十億美元。

「成都官員對量產試驗的結果感到失望,不願繼續尋求投資資金。」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中共始終不信任崔 認為外國人不可控

一位中國觀察家補充說,雖然韓國的芯片專家在中國受到高度重視,但成都高真本質上是一家韓國企業,這一事實最終對該公司不利。

該人士表示:「令一些官員感到震驚的是,成都高真的核心團隊都是崔從韓國引進的,而不是中國人。」

「韓國人主導的中國芯片生產的技術和芯片肯定不可控。」他補充說。

成都高真的三名員工告訴英國《金融時報》,過去幾個月許多人都沒有拿到工資,有些高管已經休長假或完全離職。此外,公司的技術目標未能突破瓶頸,未達到期望。

兩名成都高真員工表示,他們公司試產的DRAM芯片是18.8納米,這是三星在2016年量產芯片時達到的複雜程度。這距離崔協助中國「半導體大躍進」的承諾相距甚遠。

據兩位知情人士透露,成都市政府已經開始清查成都高真的剩餘設備和知識產權。

韓美行動 阻人才流動帶走核心技術

中國半導體行業內部人士指出,崔珍奭帶到中國的大部分技術、設備,尤其是韓國人才和專業知識仍然留在中國。中國一家領先芯片公司的一位高管坦言,「從韓國竊取技術已成為這裡的一種趨勢。」

這位高管承認,「這是應對中美之間日益緊張的局面的捷徑」,「但我們也應該意識到,這不是一個長期解決方案。」

首爾國立大學專門研究工業間諜問題的研究員本‧福尼(Ben Forney)表示了擔憂,真正的問題是「太多韓國工程師仍然認為去中國是一種合法的職業變動,而不是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以及對韓國最重要產業構成生存威脅的事情」。

「韓國之所以能夠達到現在的水平,是因為他們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採用了許多與中國現在相同的技術。」他說。

韓國政府正在創建韓國芯片工程師數據庫,以監控他們的海外旅行情況。它還成立了幾個新的調查機構來打擊洩密行為,通過立法加強懲罰,並讓舉報可疑違規行為變得更加容易。

韓國官員稱,該國及其企業正在採取行動,解決其對中國和其它國家存在的「技術洩露」通道的問題。

三星和SK海力士還制定了計劃,防止屢獲獎項的退休人員將他們的專業知識帶到國外——三星為他們提供了「總司令」的準榮譽職位,以便他們在退休後仍能留在公司。

今年二月,美國政府宣布成立「顛覆性技術打擊部隊」,以「保護關鍵技術資產不被國家對手獲取或使用」。美國官員正在密切關注對崔珍奭案的審理,他們擔心北京試圖獲取可用於軍事目的的先進芯片製造技術。

北京近幾個月來也加大了報復力度,除了對在中國經營的外國盡職調查公司祭出打擊外,它還將在7月1日實施再次擴大了的、原本就很寬泛的《反間諜法》。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