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棄中共體制 女教師走線美國

【大紀元2023年08月04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五(8月4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扶搖(主持人)。

今日焦點:大陸學校這麼卷?!扔在編教師職位、瞞家人,走線美國!校園暴力,全程親歷栽贓境外勢力……

有一個年輕人,她從小家庭條件良好,長大後又端上了外人眼中的「鐵飯碗」——成了一名有編制的小學老師,生活似乎順風順水。

但是,她過得並不開心:體制內的各種黑幕令她反感,大環境的壓抑讓她喘不過氣來。2022年,她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瞞著家人、放棄工作,衝破重重障礙逃離中國;並在短暫的調整後,通過走線進入美國。

她叫付紫荊,我們今天來聽聽她的故事。

付紫荊:我叫付紫荊,今年25歲,安徽人。在國內的時候,我是一名在編的小學老師。

我是2019年大學畢業,畢業之後就到了我們當地的一個私立的學校當小學老師。到了2020年初的時候,那個時候國內的疫情開始了,大家就封控在家,我也就辭職不幹了。到了疫情就是稍微緩和一點的時候,9月份的時候,我就考了國內的編制,成了一個在編的小學老師。

【中共學校洗腦教育:學生老師都不放過】

我覺得私立學校和公立學校可以用現在國內流行的兩個詞來概括:私立學校就是「卷」,然後公立學校就是「躺平」,當然這是相對我個人而言的。私立學校為什麼要卷呢,它想要立住腳的話,它就必須要抓老師的教和學生的學。因為它最後要看學生的成績,它想要招生,就一定要靠學生的成績來,所以就是老師們卷得都還挺厲害的。

公立學校就是那種,不管你老師教得好還是不好,學校不會辭退你,因為你是有編制的,所以對於有些老師來說,你就可以去躺平。

但是,公立學校它對思想教育這塊抓得比較嚴,也就是洗腦。與其說是教育,我覺得不如說是洗腦。因為所有的中國人上學的時候,大家一定都接受過各種各樣的紅色教育,包括現在也是。現在的學校不論什麼活動的主題,它都能扯到紅色。甚至前段時間我的朋友給我發了一個視頻,就是小學的課間活動的時候,它的背景音樂都是「保衛黃河」這一類的。

我覺得,它不能說是教育,它就是洗腦,就是要從小給你灌輸中共的這些所謂的想法,然後大家就是小粉紅嘛,從小當起,就這種。

還有一點,在我進入體制內的時候,2020年的時候,學校也開始給學生發一些習近平語錄,就是小學生都可以看到那種習近平語錄。然後我們老師也是人手一本,我剛進單位的時候,校長就給發了一本習近平語錄,但是我從來都沒有看過。可能別的機關單位都是這樣的,都會人手一本習近平語錄。

沒有人看它,雖然上面要求說,大家都學習習近平語錄、學習習近平講話這些,但是大家平時都很忙的,沒人真的想去認真地去看他這本書,去看他講的那些什麼,真的沒有人在意他說了什麼。就只是他給我們下達命令,然後我們完成而已,真的沒有人去學習他到底講了什麼。

學校是要求每週一次,類似於學習習近平講話這種課。但是課程排得很滿,也沒有專門的老師去教這門課,只是可能有領導來檢查的時候,裝裝樣子上一堂這樣的課而已。

公立學校畢竟是政府、國家設立的這些學校,對於你老師來說,你絕對的就是要「思想正確」,你不能有什麼對於政策的一些異議這些,因為你畢竟是所謂的「教書育人」。你在中國,你是個老師,你的思想是絕對要「正確」,就是政治絕對高度地迎合。如果你的思想出現了一點「偏差」、出現了一點什麼問題,那這個學生你肯定是「教不好」,在他們看來就是這個樣子。所以對老師抓得特別嚴。

然後我們每個星期也要學習什麼政治這些東西,還要寫政治筆記,但是我們從來都沒有真正去學過,我們都是為了應付檢查,然後隨便從網上摘抄一些東西。上面領導來檢查的時候,我只要有這個東西就可以了,他不管你真的學沒學,看沒看。

其實我覺得,這幾年大家心裡都有挺多想法的,可能就是拿疫情封控這件事來說,我們學校也是,三天兩頭給學生什麼集體做核酸檢測這些東西,就耽誤很多事情。然後我們老師在一起聊天的時候也會在一起說,其實這就是個政治運動。

這大家都能看出來,但是你又不敢說得太明,因為大家都知道中國是一個非常容易因為言論而獲罪的國家,你不敢隨隨便便在公開場合發表你跟黨中央那一套相違背的一些理論。大家心裡是有點想法,但是不敢明說出來,就這種。

扶搖:關於洗腦教育,付紫荊還提到一件特別可笑的事情。中共在學校打壓宗教,卻模仿宗教的形式,強迫學生念對其的「感謝詞」。

付紫荊:我們都知道在中國,學校裡面它好像是不允許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有宗教信仰這一類的,學校經常也會宣傳不能有宗教信仰這些。不管你家長怎麼想,但是小孩子是不可以有宗教信仰的。

那一段時間,我記得有一次校長就在我們辦公室裡面說,讓老師轉告學生們,任何人不允許有宗教信仰,誰要是在學校吃飯的時候,在那兒禱告、感謝神、感謝上帝,就立馬滾回家,不要來上學。就說得非常嚴重,立馬滾回家,不要來上學。

過了大概幾天之後,就一件很可笑的事,我不知道是只有我們學校這樣,還是上面要求的。學生在吃飯之前,要背誦一個「餐前感謝詞」,就是感謝黨,感謝政府,感謝國家這些,說是有人來檢查。

然後那幾天每天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就看見那些孩子排著整齊的隊,手裡拿著餐盤就在那背,感謝政府什麼什麼,感謝國家什麼什麼,感謝黨什麼什麼,就覺得特別可笑。

就那麼幾天背了,後來就不再要求學生背了,我也沒有看到有人來檢查。但是食堂的那個牆上面是用紅字打印出來的,就很長的一段,那面牆全部都是,幾個大字「餐前感謝詞」,然後下面全部都是內容。我每次看到那個餐前感謝詞,那幾個詞的時候,我就覺得特別噁心,就很可笑的一件事情。

你一邊打壓著宗教,你一邊又學習基督教的那一套餐前禱告去感謝,人家是感謝上帝,到了這兒就變味了,就變成了感謝共產黨、感謝國家、感謝政府這一類,就覺得特別地可笑。

我覺得一方面是為了打壓基督教,一方面還是一種形式的洗腦吧,就是讓孩子們從小,不管孩子們懂不懂,不管他們心裡明不明白,反正從小就是要教你們說這些話,就是要感謝黨,感謝國家,感謝政府,就是一種洗腦吧。

【中國校園暴力事件 都能栽贓「境外勢力」?】

扶搖:除了洗腦,中國學校還有樣學樣、依照中共模式封鎖消息。這些做法也讓付紫荊看不慣。

2022年4月,安徽省宿州市靈璧縣一中學宿舍發生暴力事件,致一名學生死亡。事件引發全國輿論關注。付紫荊還因為這件事,接到了校長親自打來的電話。

付紫荊:當初的那個校園的暴力事件,是我們當地另外一個鄉鎮裡面的一個中學,這事鬧得反正挺大的,後來《人民日報》好像都發了相關的一些東西。當時特別多的大V、媒體、甚至電視台,都對這件事情進行了一個報導。

它是什麼呢?它就是中學在宿舍裡面,有幾個孩子群毆另外一個孩子,導致了那個孩子最後的死亡。但是,中間涉及到它不是單純的校園暴力事件,它涉及到很多東西,好像打人的孩子是跟校長還是什麼一些當官的有一些親戚。

然後(受害者)父母找政府也沒用,在學校門口鬧也沒用,官方通報就說是單純的校園暴力事件,它並沒有說誰誰誰有勾結,涉及到什麼什麼政府的工作人員這些,它都沒有說。但是,民眾在網上扒出來很多東西,因為我們那個地方也小,大家可能很多人都互相認識的那種,就扒出來很多東西。

這件事情持續了挺長時間的,一直到2022年7月份那個時候我們封城了,疫情封城了一個月。在那一個月即將封城結束的時候,那個時候我接到了我們校長的一個電話,他跟我說,他說馬上這個中學的這個案子的宣判結果出來了,中心校要求所有下面學校的校長,要跟你們單位裡的老師每個人都通電話,就是案子結果在網上公開公布之後,任何老師不允許去參與討論這件事情,任何人都不行。

而且必須這件事情,還得是校長親自打電話說,不能在微信群裡面去發這些內容。我覺得他可能是怕有心的人截圖,然後就說你們為什麼不讓老師討論這件事情。

到現在為止我都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結果是什麼,他說會在網上通報出來,但是我到現在都沒有看到結果,所以這件事情也都不了了之了。

很有意思的是,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每個學校都會開一些會,校長講這件事情。我們校長直接就說,他說這件事情能鬧到這麼大,甚至連中央、連政府都知道這件事情,背後一定是有境外勢力搗鬼。他就是這麼說,他說是有境外勢力的搗鬼,所以這件事情才鬧得這麼大。他說如果沒有境外勢力去煽動一些什麼大V 、一些什麼流量,讓大家都關注這件事情,他說這件事情是不可能鬧這麼大的。

就非常搞笑,明明是一件牽扯到政府的一些工作人員,他們互相勾結的一些事情、一個校園暴力案件,他最後會把這個鍋就放到境外勢力的頭上,他就說是境外勢力搗的鬼,就很可笑。

孩子的父母肯定是會去學校門口鬧的,但是你知道嗎,在中國,你鬧是沒用的,因為政府已經定性的事,政府說怎麼解決那就怎麼解決,你父母鬧有什麼用呢?

後來據說,政府還派了一些人去這個學生的家門口盯著,不讓有一些媒體,或者是一些周圍的村民,拿手機去拍這些東西,也不讓這個孩子的父母在抖音或者是各種平台去發一些有關於這件事的東西。就是監控他們嘛,就是為了防止有更多的話柄撂在別人手裡,就是監控。

我覺得校園暴力這個事情,就是不論大還是小,它都算是暴力事件,我覺得還挺多的。因為現在的孩子,受到什麼國內的抖音、快手、一些短視頻的影響,去接觸到不良信息非常地多。然後打遊戲那些,就是各種暴力充斥的那種遊戲,我覺得對孩子的影響特別大,所以他們就會去模仿那些遊戲,在視頻裡面看到的那些東西。

我覺得不論是罵人也好、或者是打人也好,我覺得這個都算是一種校園暴力,在中國其實真的挺多的。就在我們那個地方,我幾乎每天都可以遇見,孩子在一起打架,就互相罵,互相侮辱對方的父母、或者家人,這種事情真的很多。

我覺得跟孩子的老師或者家長的一些、還有政府的一些教育其實是有關係的。我覺得我們的教育一直都是要什麼熱愛國家、熱愛政府、熱愛黨,但是我覺得忽略了一個問題,就是他們沒有教這些孩子們怎樣去愛身邊的人,去愛你的同胞。

它總是把教育當成一個非常宏大的一件事情,要怎麼樣怎麼樣,要熱愛、要報效祖國這些,但是它忽略了我們還要愛我們身邊的人這樣的一件事情。因為國家你從一個狹義的層面來說它就是一個群體嘛,那你說你熱愛國家,但是你為什麼不熱愛你身邊的人呢,對不對?

所以我覺得這個教育是有這部分的問題,孩子們不知道去愛身邊的人,再加上一些抖音、一些短視頻的這種暴力教育視頻,孩子們可能就會校園暴力的案件就會特別特別的多。

【覺醒!衝破阻礙決定離開】

扶搖:付紫荊說得特別好,中共一直灌輸大家要愛國愛黨,卻讓人忽略怎樣去愛同胞、愛身邊的人。

不過,同樣在共產中國的環境下長大的付紫荊,並不是一開始就有這樣的認識。那麼,她是什麼時候開始覺醒的;覺醒後,又採取了哪些行動呢?

付紫荊:我是大概從2020年的時候,2020年下半年的時候,我當老師之後認識我男朋友,就慢慢開始跟他……平時跟他一些聊天,然後周圍的一些朋友他們看YouTube上的一些視頻,就是漸漸漸漸地醒悟了過來。

最重要的就是,我記得是當時我男朋友帶我看了一個關於天安門六四的紀錄片,還有後來我看到了一個關於新疆再教育集中營的一個紀錄片。我就覺得,小時候認為的那一套,到現在完全給我顛覆了過來。

我覺得這個社會可能存在很多問題,但是我從來沒有把它跟政府聯繫到一塊,我都覺得這是人的問題,是人性的惡的一些問題,但是我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個背後是因為這個政府的原因。特別是天安門那部紀錄片,當我看到那些士兵去鎮壓老百姓,衝老百姓開槍的時候,就是心裡特別難過。

因為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人民子弟兵,為了百姓什麼什麼之類的,結果他們的槍對準了老百姓。那種感覺就非常複雜,完全以前認識的是真理的那套東西,突然之間被顛覆了。就是接受不了,就覺得心裡非常難過。然後就慢慢慢慢在了解到很多事情的一些真相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這個國家是這個樣子的。所以我就決定一定要離開這個地方,所以我才出來了。

我們當時辦護照,一開始是想通過工簽,去韓國的濟州島當服務員的。也找了中介,很多的一些材料我們都弄好了。因為去韓國有語言的要求,還要學習韓語,有一個韓語等級的考試。但是這個考試,由於中國疫情封控的原因,一而再、再而三地往後拖。

我們就發現不能這麼一直拖下去了,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它才會說解封。我們不能這麼一直等著它呀,萬一哪天政策一變,我們真的會出不去。所以我們就改了,改去新加坡,拿新加坡那個公簽。我們也是(找)正規的中介公司,各種材料我什麼都有。

第一次的時候,是去我們縣城裡面的政務服務中心,它有出境管理這一塊。我們到那去,想要去諮詢一下辦護照需要哪些東西。它那塊就一張小桌子在那,就兩個工作人員,很年輕,我感覺應該可能就跟我差不多大的年齡。可能也是剛考上有編之類的一些,就是很年輕。

兩個人在那什麼事沒有,桌子上空空的,兩個人在那裡看小說。我到那去就問他,我說我想諮詢一下辦護照。那個女生就當時那個書一合,她那個表情就很不耐煩,有點翻白眼的那種。她就問我,你這個時候出去幹什麼?國內找不到工作嗎?我說,國內現在工作不好找。她就說什麼,國內有大把大把的工作,你不找,你非得出國去怎麼怎麼樣,你知道現在外面疫情有多嚴重,你出去幹什麼?

我當時就心裡想,我出去幹什麼我非要告訴你嗎?這是我個人的私事吧,你的事情就是幫我辦護照,你為什麼要管這麼多呢?我男朋友當時就說,你能告訴我們需要哪些材料嗎?我們可以回去準備。她就很不耐煩地說了句,我也不知道,我給你百度上查一下吧。

我當時就震驚了,你是出入境的工作人員,你不知道辦護照需要哪些材料,你還要上網找,那我幹嘛來找你呢,我自己不會在百度上面搜嗎?然後我們當時就說,不辦了。我們走了,這是第一次。

後來我們就去了我們市裡面的出入境中心,到那去辦護照。有一個年齡稍微大一點的一個,他可能在裡面工作也挺長時間,比較有經驗的那種。他當時態度非常不好,就看我給的一些材料,他就開始在裡面挑刺。他就說我這合同,這哪哪不對;這什麼什麼意思,你給我解釋一下;這個錢交了,你的收據在哪?我們要的是發票,不是什麼收據什麼什麼。反正就是各種挑刺。給我氣的,特別生氣。

去了好幾趟,我們第一次去的時候,那個時候應該是還沒開春,因為還穿著襖子,等到我護照真的辦下來的時候,那個時候都開始穿短袖了。你想想,就是辦一個護照,就花了這麼長的時間,然後各種刁難你。

我最後一次,他同意給我辦護照的時候,我當時真的快給我氣哭了,真的就特別難過。我就想著我一定要出去,我真的我不能在國內受這個氣。我明明是去辦理一個自己的證件,我為什麼要受到這麼多的刁難,我也不是非法的對吧,我各種材料都有。心裡就特別難受。雖然說經歷了這麼多的波折,但是還好,護照最後是拿到手了。

我記得當時,他在採集信息的時候,填一個說你是什麼工作。我就看到了上面有什麼在編的什麼政府的一些人員之類的。當時我就沒有寫,我當時寫自己是自由職業者。因為在辦護照之前,我也諮詢過我一個在公安局上班的朋友。他告訴我,他說你是體制內的老師,如果你想出去的話,就一定要學校好像是開一個什麼證明,然後簽字。出入境看到你這個簽字的證明之後,他才會給你辦護照。

所以我當時就是想,我不能寫我是老師,我就寫了我是自由職業,不然的話我覺得出境肯定是不會給我辦的。現在確實我聽說很多限制公務人員出境,包括老師、就是機關單位這些,就是沒收護照,不讓大家出境這種。很多人的護照都被收了、都過期了,都沒還回來。

這些公職人員其實應該平時受到政府的洗腦,應該都比普通老百姓要嚴重,我覺得。很多人可能也是入了黨的,黨員什麼這些的。如果讓這些黨員、在政府內部工作的人有機會出去的話,他們可能看到國外的一些東西,是跟政府跟他們宣傳是不一樣的。

我覺得它就是可能害怕人家會有這種對比的心理,可能會從而不信任政府對他們洗腦的那套東西,所以它就是不讓公職人員出境,收人家護照這樣子。

【與父母保持溝通 漸漸改變他們的看法】

付紫荊:我當時出國的時候,(2022年)9月15號的時候出境去新加坡。其實那個時候我的工作都還沒有辭掉,我根本就沒有跟學校說辭職這件事情。當時就是提前了幾天,跟校長說,我說校長我有點事,我想請個假,請到星期五。

我就是星期五那天坐飛機出境的,害怕家裡人知道,害怕學校知道,如果他們知道的話我肯定就不能出國了。我是到了新加坡之後,才跟我媽說,我已經出國了。在這之前的時候,我是跟他們說過很多次的,我說我以後一定要出國,不想在中國待著。跟他們說了很多,但是他們可能覺得我就是在開玩笑,我就是在說氣話。

等到我真到新加坡跟他們說我出國的時候,他們才相信我之前說的都是真的。他們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就是(認為)你年紀輕輕的,又有穩定的工作,還是鐵飯碗,你為什麼要出國去?你為什麼要去做一些所謂的沒有出息的活,你是去給人家當店員也好,給人家當收銀員也好,那哪有你那個鐵飯碗工作輕鬆的,是不是?他們就非常不理解。

我就三天兩頭打電話跟他們說,我說這個決定我已經做了很久了,而且我是很認真在做這個決定,我並不是一時衝動出來的。他們老是覺得我是不是因為家人對我關心不夠啊,哪點做得不夠好,還是在學校受氣了,不然的話我怎麼可能一個沒出過遠門的人就突然決定要出國呢?他們非常不理解。

直到後來,我通過走線這個方式進入美國,一路上我也沒太敢跟他們說。但是我媽那個時候,她已經猜出來了。那段時間抖音上面不是有很多那種走線的人拍的那種視頻嗎?我就跟她說我在哪哪哪,她就大概猜出來了。一路上她也沒辦法,因為事情已經是這個樣子了,我又不會回國,所以一路上她就跟我說要注意安全,怎麼怎麼樣這些。

以前,我們家是從我小的時候,從我記事的時候開始,我們家一直在做生意的,生意而且都做得挺好的那種。到了後來網購的一些平台崛起,大家都去網購,實體店的生意可能會受到影響,所以慢慢也就不做生意了。後來我們家就從縣城裡搬到了那個市區裡面住,就徹底不做生意了。

然後疫情三年也是,大家都封控在家。我爸我媽媽以前做生意又不是有什麼編制內、體制內那些,就沒有工資、沒有生活來源。疫情三年對他們來說,我覺得他們就是覺得這個封控是正確的,因為政府的一些決定,他們覺得,政府的任何決定都一定是為了老百姓好。

(他們被灌輸)疫情這麼可怕的一件事情,美國死了多少人,是不是?國外哪哪都死了多少人,屍體堆積如山那種,政府也不管。但是你看我們的政府多好,就是為了防止我們感染,就讓我們在家待著,還定期定時地送菜,送這送那的這些,你看我們的政府對我們多好。他們就覺得,疫情封控這件事情就是完全正確的,如果不封控的話,中國的人口這麼多,那一下得死多少啊,他們就是這麼認為的。

但是後來,我到了新加坡之後,我媽就老是跟我說,你不要老是在網上聽那些什麼人說政府哪哪不對,政府都是為了我們好;而且我們只需要過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不需要去管那些政治什麼之類的東西,那些與我們無關,只要過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

然後我就反問她,我說如果真的政治這件事情跟你無關的話,那為什麼會有三年的疫情封控?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因為你的封控去失業、破產、跳樓、挨餓,對不對?政治這件事情是跟我們息息相關,怎麼能說沒有關係呢?我就這樣一直一直跟她說。

我現在也到了美國了,他們可能也聽我確實說了美國這邊的一些生活狀況,心裡可能暗暗也在跟他們現在在國內的那種生活進行對比。我覺得他們現在可能稍微有一點理解我當初為什麼要離開中國的那個決定,但是還沒有完全理解,我覺得他們以後慢慢地可能會理解。

扶搖:確實,一直接受中共一言堂宣傳的人,在心理上很難馬上接受真實信息,因為這對他們多年形成的世界觀,衝擊實在太大了。不過,只要這個虛構的世界被撬開一道裂縫,假以時日,他們總會認識到真相。而對於已經看穿中共謊言的人,積極傳遞真相,讓更多人早日擺脫被洗腦,也是件值得去做的大好事。

話說回來,剛才付紫荊提到,她開始走線後,就不太敢和家人提了,因為怕他們擔心。那麼她在這過程中經歷了什麼呢?

【特別的人生體驗:走線去美國】

付紫荊:我們其實以前的計劃並不是說出國就直接走線,我們是想通過一些合理的方式,比如說旅遊簽、工簽這種到別的國家去。我是先去新加坡的,在新加坡那個地方待了大概兩個月這個樣子,然後我男朋友才從國內出來的。

我們之前是想著在新加坡工作一段時間,看試著能不能去申請美國的旅遊簽,或者實在不行去申請澳洲的簽證也可以,我們去澳洲也可以。

那段時間好像中國走線的人特別多,我們也在抖音上面看到,包括Twitter上面很多人發走線的一些視頻,一些內容。然後我又在新加坡已經生活了兩個月了,我能感受到,雖然說新加坡是有錢,到處乾淨,但是我覺得它也不是一個真正民主的國家。而且人口非常多,資源很緊缺,壓力也挺大的。

我跟我男朋友說,我說你來了新加坡之後,我們直接就走吧,就走線吧。這麼多人,大家都在走嘛。就是辛苦幾個月,幸福後半生。我就這麼跟他說,他一開始不太敢。然後國內的幾個朋友聽我做出了這樣一個要求,大家也說,那我們就這麼一起走吧。

因為封控了好幾次,實在受不了了,也覺得簽證非常難辦。很多人都通過這種方式走,那我們也可以通過這種方式走。然後我們就一行七個人,我跟我男朋友,另外一個朋友,還有一個是一家四口,他們是夫妻倆,然後帶兩個孩子,我們就這樣走出來。

我覺得,通過走線這種方式來美國的原因有兩種。一部分人可能確實是因為國內現在的經濟非常差,可能有的破產、欠債這些。一部分人他是因為經濟的原因,才通過這種方式走線來美國。還有一部分人可能就是因為認識到了這個政府的真實的面目是什麼,就是覺醒過來。就是為了自由、為了人權,所以才通過這種方式,背井離鄉,經歷很多的危險,這樣走到美國。

其實走線的路上,我覺得我們沒有經歷過什麼非常驚險的事情,基本上就是辛苦嘛。最辛苦的我覺得可能就是過那個雨林那塊了,因為你前兩天的話要翻好幾座山。

我記得是第二天下午的時候,我們爬了那個山之後要下那個坡,它那個坡很陡,而且路非常難走,全部都是爛泥,你每走一步都是爛泥。從那個山上面下來,完全就是依靠前人走過弄的那些繩子、一些樹這些,我就是一腳腳從泥裡面一路就這樣滑下來了。

當時那段路每個人走的速度不一樣,我男朋友在前面,他還看著一家四口那兩個孩子,那一家四口他扶著他太太,每個人走的速度不一樣。那一段路就我一個人,我當時真的就是一邊哭著一邊走下來,當時心裡特別難受。體力都快不支了那種,非常地……心裡就是非常難受,也很委屈。

但是我就想著,我不能放棄,因為沒有回頭路了,你既然已經選擇了這條路了,你就得一直這麼走下去,所以我就自己給自己心裡打氣,就這麼一點一點走過去。

驚險的話,可能我們在雨林的最後一天的上午。早上起來的時候,過那個河,早上的時候那個河水,前一天它是下雨了好像,河流特別地急,特別地急。那個河水大概已經到我脖子、到下巴這一塊,整個人都快飄起來了那種。我那個朋友,他就是為了拉我們,那個水流一急,就差點把他給沖走,離我們當時差不多得有一米遠的距離,所有人都在尖叫。特別可怕當時,差一點點就抓不到他了,非常地可怕。

還有就是坐船的那一段。我覺得坐船的那一段經歷,是讓我覺得最像偷渡的,最有偷渡的感覺的一個。那天晚上,風大浪也特別大,不停地拍打岸邊的石頭,聲音特別的響。那就是一個非常小的一個船,晚上烏漆抹黑的,啥都看不見,也沒有燈。

大家都快點快點,趕快往船上去,那個船趕快要開走才可以。就是風也大、浪也大,把船抬得很高,往下突然一砸的那種感覺,就是腰這塊,槓得特別疼。我坐在那個船的邊邊,海浪就不停地往臉上拍,整個嘴裡面都是那種鹹鹹的味道。那天晚上還挺驚險、挺刺激的那種。

但是我覺得,對我來說,我倒覺得沒有特別害怕,可能是我這個人膽子比較大。當時就覺得挺刺激的,就覺得人生能有這樣的體驗,也其實也挺好的,就這種。

我們到達美國之後,就是過了那個邊境之後,就覺得心裡那根弦終於能放鬆下來了,心終於能鬆下來了。在路上辛苦奔波了幾個月,終於到達了目的地,然後我跟我男朋友就是抱頭痛哭,終於到達美國了,心裡很激動,然後一路上又很委屈,因為經歷了很多的事情。

到了之後,第一印象就是給我感覺挺好的,人家邊境的那些工作人員,沒因為我們是這種偷渡、走線這種方式進入美國、非法進入美國,人家就會對你有什麼歧視這些,沒有。人家就是很友好,該辦的事情人家就辦,對我就是,我覺得他們對婦女、兒童特別地關心,非常地好。

因為很多人來的時候是帶著孩子一起來的嘛,邊境的那些工作人員把我們帶入到那個臨時安置點的時候,他們有很多的醫生,就會來看我們身上有沒有受傷,看看小朋友身上有沒有不舒服這些。他們還給那些非常小的孩子準備奶粉、尿片,我覺得就很貼心,很人性化。

我們那天是從德州進入美國的,就很巧,那天是情人節,就很巧,情人節那天翻了牆進入了美國。我們以前受到的教育,美國就是霸權主義,有什麼種族歧視,對除了美國之外的人,有什麼歧視黃種人、有什麼歧視黑人,但是我沒有遇到。

還有反正中國(中共)給我們從小灌輸的美國不是一個什麼好的國家,就是對人有敵意。但是我到了之後我才發現,人家其實並沒有說……就是我沒有遇到,人家也並沒有說歧視我們或者對我們怎麼樣,人家反而就是非常人道的那種。

【付紫荊:一切都值得 不後悔當初決定】

扶搖:一轉眼,付紫荊到美國已經5個月了。她如何對比美國和中國的環境呢?她有沒有後悔出來?下一步又有什麼打算?

付紫荊:其實環境上面大家都知道,國內的空氣質量也差,水也有問題,各種食品問題。反正到這邊每天空氣都是新鮮的,環境也很好,其實你就是在小區裡面散步啊,遇到陌生人,大家也都很友好的,給你稍微打個招呼什麼的。

在中國給我一種很壓抑的感覺。我在快要出國的那段時間,我每天心裡都非常的難受,就是很憋屈,有一口氣在那,每天心情都不好。學校也亂七八糟的一些事,搞得我整個人,我覺得我已經是處於抑鬱症的那種狀態。

說到亂七八糟的事,一部分是來自於學校的,經常有一些什麼政治性的任務,跟學習無關的事。比如什麼疫情防控,要給學生做核酸了。還有什麼掃黃打非這種宣傳,都要老師來做,在學校裡面搞什麼黑板報什麼這些東西的,各種宣傳,就讓我覺得很噁心。

還有一個就是,中國社會越來越多地發生讓人聽起來很可怕的一些事情。比如說之前那個唐山燒烤店打人的;還有疫情封控之後有很多地方就發生那種當街砍人的事情。大家內心都已經開始扭曲了,但是又不能說出來,這個社會就很壓抑。就是政府一些宣傳,不允許你說話。

那個四通橋上面寫標語的人,還有當初烏魯木齊中路,很多人舉白紙的那個活動,政府去抓人,這些事情就讓人心裡很難受、很不舒服。

我沒有看過醫生,但是我知道我那個時候我心理有問題。因為每天都不開心,非常難受,看什麼都不順眼那種。

到了美國之後心終於放下來了,不能說每天都很開心嘛,反正就是很輕鬆,就是不會因為一些亂七八糟的事去影響心情。

其實我在決定我要離開中國的那一刻起,我就沒有後悔過。我覺得自由這個東西是需要靠自己去爭取的。自由、權利這些東西都是要靠自己去爭取,不是說別人誰給你的。你追求的這個過程中,肯定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我知道我做的這個決定,會影響我的後半生,以及包括我可能未來十年我都沒有辦法回到中國,可能沒有辦法見到我的父母。

但是,我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可能雖然我沒有辦法回去,但是我覺得以後我的父母可能會醒悟過來,可能會像我一樣。我希望以後還是有機會可以把他們接到美國這邊來。

沒有後悔過做出這個決定,從來都沒有後悔過,哪怕是在雨林裡面,哭著去爬那個泥的時候,我都沒有後悔過。

我覺得這跟現在中國的社會有關。政府的各種封控也好,各種所謂的政治活動,搞得人已經沒有辦法去正常地生活了。大家都是普通人,只是想去安安穩穩地生活而已,但是在中國你很難做到去安穩生活,它的任何一個決定都會影響你的生活、影響你的工作、影響你的各方面。

其實對我來說也是一樣,我也不願意冒著很多危險背井離鄉,去到另外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家,去重新開始去生活,我也不想要這樣。但是沒有辦法,中共現在已經把大家逼到讓人沒有辦法喘息的狀況了。就是很難生活,所以大家才想要這麼冒死往外跑,就這個樣子。

其實對我來說,我選擇來美國,除了要自由、要權利、要人權,這個是一方面,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覺得可能跟我的性格有關。我很討厭中國的那一套人情世故,還有像我在學校裡面在單位上班的話,可能會有那種交際應酬,我很討厭中國那種交際應酬。

我覺得在美國這邊,你可以真正過你自己想過的生活,沒有人指指點點,可以完全地做自己。所以對我來說,我的下一步就是,有了合法留在這裡的身分之後,我就會想要去過我自己想過的生活,去經歷很多我以前想經歷,但是卻沒有辦法經歷的一些事情,就是豐富自己的人生。

最後,我就希望、呼籲中國有越來越多的年輕的一代人能夠醒悟過來,也不是說非得像我一樣通過走線這種方式進來(美國)怎麼樣也好。就是能夠真正去獨立地思考,人獨立思考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能夠醒悟過來,能夠敢於去發聲,不要再沉默。如果你一直沉默下去的話……我覺得你會看到社會上發生很多的事情,當你沉默不語的時候,可能那件事情有一天會發生在你的身上。就是醒悟過來,希望大家。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78IIcKAIDpp6SJOlf3vDA

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