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別被「氣候變化」恐懼宣傳嚇倒

【2023年08月06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 Carter撰文/唐雲舒編譯)如果你像我一樣,你就會對各家網站上鋪天蓋地的氣候變化報導感到受不了。

我去查看天氣預報,網站告訴我由於氣候變化,大西洋洋流會停止運動。我打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60分鐘》(60 Minutes)節目,他們說米德湖(Lake Mead)水庫水位下降是氣候變化導致的,卻不提加州從亞利桑那州(Arizona)和內華達州(Nevada)購買「綠色電力」、把大量的水引入胡佛大壩(Hoover Dam)這一事實;節目也沒說加州否決了一切在沿海地區設立海水淡化廠的提議這回事兒,而這些淡化廠將有助於解決西南沙漠地帶的水源不足問題;《60分鐘》還忽略了去年冬天降雪量創紀錄的消息,這些雪融化後會填補水庫的缺口。我登錄《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網站,每天看到的重點新聞都在講述氣候變化的新跡象。

美國歷來取得的進步、生活水平的提高,都是和廉價能源分不開的。我們有煤炭、有大量森林,但發現地下蘊藏的石油後,美國才出現迅猛的發展勢頭、取得目前的(頭號大國)地位。沒有石油的話,很多事情我們都不會做成。當前我們仍然需要石油、天然氣和其它化石燃料來推動社會發展。但是我們也可以做其它的事情。

到目前為止,那些癡迷「氣候變化」一說的狂熱分子只會提出昂貴但卻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能源方案。

我向「氣候變化」狂熱分子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什麼樣的數據能讓你改變想法?如果這只關乎科學的話,數據變化應該導致結論變化。只是,市面上找不到會改變任何人想法的數據資料。於是大家就明白了,「氣候變化」狂熱分子不是要解決氣候問題,而是要做一些其它的事情。氣候已經變成了一種宗教。

第二個問題是,即使氣溫升高,真對我們有害嗎?很多時候,(當氣溫升高時)可以種植更多糧食,對我們是有利的。同時,較高的氣溫比較低的氣溫更容易忍受。沒錯,鳳凰城(Phoenix)高達115華氏度(約46攝氏度)的溫度是不好受,但和明尼蘇達州(Minnesota)北部零下15度的溫度(在寒風吹襲下體感溫度低達零下50度)相比如何呢?兩個都去體驗一下,看看你會是什麼感覺。

氣溫變化超出鐘型曲線(正態分布曲線)的範圍了嗎?從統計學的角度來說,我們看到的(變化)可能是微不足道的。考慮到我們所處的這個物質世界存在時間很久遠,而我們記錄氣溫數據的時間相對很短,準確記錄的時間就更短了,那情況更是如此。

每個人在觀察天氣時都會出現「近因偏差」(recency bias)問題:如果天氣這段時間熱,我們就容易認為天氣一直都很熱,而不去考慮6個月前或者6年前是什麼情況。在颶風、龍捲風或者酷寒天氣出現時,也是一樣的。1990年代全球出現一段酷熱期,導致很多人死亡;而在1970年代,人們都擔心又一個冰期到來。

我要問的第三個問題是,如果我們要做點什麼的話,如何做?答案總是和能源需求分不開的。實際上,(目前)所有的解決方案都是要求少用能源:夏天把溫度調節器的數值調高,冬天調低;少開車;限制使用能源。如果他們說要增加能源供應的話,一定是指太陽能和風能,而我們知道這不可行。此外,這類能源非常貴,會讓窮人和中產階層人士負擔不起。但如果你主張使用核能的話,那你就會被視為在晚禱時闖入教堂的魔鬼。

解決任何氣候方面的問題,答案只有一個:我們必須儘可能用最廉價、最「綠」的能源來滿足信息經濟時代的即時需求。如何做到?必須將核能作為動力中心。如果我們想用太陽能等替代能源,應該有針對性地小規模分散使用。限制能源使用、加強控制不是我們解決問題的方案,我們要通過創造更多財富來實現這一目標。

作者簡介:

傑夫‧卡特(Jeff Carter)曾擔任獨立交易員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董事會成員,並在芝加哥創辦了天使投資公司Hyde Park Angels和風險投資公司。他擁有伊利諾伊州吉斯商學院(Gies College of Business)的本科學位和芝加哥布斯商學院(Chicago Booth)的工商管理碩士(MBA)學位。

原文:Tune Out the Climate Change Fear-Mongering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